炸开的血花好像绚烂的烟火,骨肉纷扬,女人咬住自己的手才没有发出尖叫。

  “一脚……爆头?”更让她惊慌的是,那个陌生的男人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他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血腥。

  收回左腿,韩非肌肉中的热度稍稍减退。

  他也有些诧异,想要踢爆颅骨不仅需要力量和角度,还要有无与伦比的速度。刚才那一记鞭腿力量绝对超过了六百公斤,更关键的是速度也打破了他自己以往的记录。

  瞄准,出腿,等脑袋炸开时,腿已经收回。

  全力出手后,体内的燥热好像被发泄出来,那灼烧灵魂的感觉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潮水般涌来的困意。

  “难道在身体发热时我的肉体力量能得到强化?”摸不清缘由,困意袭来,韩非强打精神拾起地上的剔骨刀。

  后巷中还有一头丧尸,同类惨死显然没有让它吸取到教训,仍旧张牙舞爪扑向活食。

  “噌!”

  身体从侧面弯曲,握紧刀锋,韩非没有任何犹豫,将尖锐的刀子从丧尸柔软的眼眶刺入,贯穿后脑!

  “躺下吧!”丧尸的身体还在痉挛,这只是脑神经停止运作之前的挣扎罢了。

  扭头看向瘫坐在屋内的女人,韩非想要说些什么,但肌肉酸痛,头脑实在昏沉。他两眼一闭,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狭窄肮脏的后巷重归平静,黑夜将一切埋葬。

  ……

  晨光照进屋里,窗台的白兰舒展叶片,被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

  韩非眼睛眯开一条细缝,“这是哪?”

  洁白的墙壁上贴着乱七八糟的照片,身上盖着碎花薄毯,鼻尖萦绕若有若无的处子芳香,这应该是一个女人的房间。

  “你醒了。”刻意压低的女声从侧面传来,韩非一扭头首先看到了那把熟悉的剔骨刀。

  “昨天你杀完那几头丧尸后突然昏倒,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你拖进屋里。”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韩非逆着光看去,她的长相也算中上,十分秀气,跟手中开刃的刀具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

  “救我?我那么凶,正常人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杀我才对嘛?”韩非嘴角挑起一抹微笑,眼睛却肆无忌惮的打量起对方。

  女人皮肤很白,二十岁左右,拿刀的姿势非常专业,手上磨有老茧,应该是熟食店的女主人。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可以做到杀人不眨眼吗?”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女人端来半碗冷掉的卤肉。

  “那些怪物可不算人,他们是魔鬼!”韩非很自然的接过海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你不来点吗?”

  女人想起昨夜的血腥杀戮,紧皱眉头,有些干呕:“免了。”

  半碗卤肉下肚,韩非感觉自己的身体重新焕发活力,经过昨夜一战,他的身体似乎出现了奇特的变化。

  饭量大增,肌肉中隐含一股灼热的力量,在时时刻刻强化着他的筋骨。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韩非将油腻的大手随便蹭在床单上,看的女人握刀的手青筋暴起。

  “李英楠。”

  “这是你开的店铺吗?”

  “这是我哥哥开的,我还是个学生。”

  “哦?还是个雏。”韩非一声轻笑,鼻子闻着屋内的香味。

  女人咬牙切齿,她真后悔自己昨天晚上怎么会把这男人救回来:“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韩非。”刚毅的脸被柔和的光线照射,女人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你是做什么的?我看你身材健硕,还精通格斗,难道你是退伍的士兵?”

  女人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韩非有些尬尴:“我不是士兵,我要杀人还是会被枪毙的。”

  “那你是特警?”

  韩非摇头。

  “武术老师?或者你是大人物的保镖?”

  “都不是。”女人越说越离谱,而韩非只能苦笑,他不想向一个陌生人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要再问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你非要定义一个职业的话,我只能告诉你,我的双手沾满了血腥。另外,我算不上好人。”

  }p最3j新章节(:上酷…匠(网P^

  韩非说的已经非常明显,他对这个女人也有一丝好感。毕竟,对方在自己昏倒时没有落井下石,还主动出手把自己拖进屋里。

  听完韩非颇具特色的自我介绍,女人一度陷入沉默,她实在想不出有哪个职业能够满足韩非所说的那些条件。

  “不要瞎想,时代变了,过去的终将过去。”掀开薄毯,韩非穿上衣服,他没有直接起身,而是猫腰来到窗边向外看去。

  小屋内还残留着文明时代的余温,但外面的世界已经迥然不同。

  整个城市好像被血洗了一样,到处都是血红色的“涂鸦”,随处可见残缺的尸体,而这一切只用了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

  街道上游荡的丧尸数量还在不断增加,不时会有尖叫和痛苦的哭喊传入耳中,悲剧在不停的上演,绝望充斥眼眸,世界似乎已经没有了未来。

  韩非所在的位置是熟食店二楼,这里背面是阴暗的后巷,正面是一条五六米宽的街道,两边都是饭店或者杂货铺。

  “怎么来到了老城区?”昨天晚上他被丧尸追赶慌慌张张,专挑人少的地方走,没有注意竟然一口气跑到了老城区。

  “也好,现在还不是向夜豪那死胖子复仇的时候,活下去才是首要目标。”想起打拳失败后被无情遗弃的自己,韩非拳头握紧,骨骼嘎吱作响。

  “你在看什么?”女人也靠到窗边,但却和韩非保持一定的距离。

  “没什么,我观察一下路线,然后准备离开这里,或许城市外面会安全一点。”韩非没有对女人遮遮掩掩,他只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你叫韩非是吧?”被陌生的女人叫出自己的名字,韩非有些不适应。

  女人欲言又止,有些吞吞吐吐。

  “有话就说,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说不定我会答应。”

  得到韩非示意,女人终于说出了心中的忧虑:“这家店是我哥哥的,末世发生那天,他和嫂子拿着钱去黑楼交保护费,可是一整天都没有回来,我很担心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