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那口乌黑的棺材上面的镇魂钉蹦的一生弹开,duang的一声哪棺材盖打开了,一股阴冷的感觉扑面而来。与此同时,出来了一个身上破破烂烂的男子,这浑身干瘪的皮肤,眼睛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我操这什么啊,吓死我了,那个干尸朝我们走了过来,眼看这人就要扑了上来,我一狠心,咬了下舌尖,一股甜味充斥了口腔,我一口血喷了那个干尸一脸,他的脸上冒起了青烟,凯子说,我操虞哥牛逼啊,在来几口弄死他,我说去你妈的,还再来几口,一次就要疼死我了,怕是他没死我就死了。当那干尸在扑过来的时候,嘭的一声从门外来了一个一身道士服的男子,你们两个小子不在外面。进来这里找死干什么,操。这也不像传说的道士那样仙风道骨,反而像个小痞子一样,哟不错啊,还知道舌尖写破煞,有点意思啊。就怕你血放干他也死不了把,这道士拿出桃木剑,我跟凯子躲道旁边看了起来,哪道士用桃木剑与那干尸打了起来,不知道那把桃木剑为什么这么结实,打了半天也没有损坏,随后那个道士拿了一个符咒贴在了那个干尸头上,急急如律令,那尸体便倒了下来。感谢大师降妖,我立马附和起来,他说什么大师,我不喜欢,叫我清风道人把,随即扔给了我一张名片,咱俩有缘,有事给我打电话,于是便说了一些,今日我龙虎山清风道人云游至此,见与兄弟你有缘,便为你继续赶尸到湘西。我说谢谢了清风哥,我们走了,我点了根烟,给了凯子一根,这次事情过后,我更是相信了三清书,之前还是怕我祖宗玩意碰见什么坑爹的神棍,再被坑了。毕竟舌尖血也是我从书上看到的

  A酷02匠网QI首yC发4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