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我们班就就到了哪训练基地,接待我们的是一个瘦小的列病,我心里想,这年头谁都能当兵,一点都没有当年抗战时候的兵气了,接下来是分配屋子,我被分到了306,与三个男的住在了一起,当然后来我们也成了高中最要好的兄弟,不过这也是后话了,我们进了宿舍就开始侃了起来,我看侃得不过瘾,我说哥几个都报个名号以后好照应啊,第一个说的是一个猥琐的,他说我叫李阳,一个长得很壮的说,我叫路伟,旁边那个说我叫赵凯,叫我凯子就行,眼看分完寝没什么事了,我就把我的大包里面的啤酒烧鸡和一堆熟食拿了出来,我对他们说,还愣着干什么,开造啊,要说这男人只有三个增进感情的办法,喝酒,打架,聊天,我们几个正喝到尽兴,突然我们老师进来了,我操,这不是天要亡我们4个吗,浩哥说,喝着呢啊,我们都嗯了一声,浩哥说喝酒不叫我呢,我们哈哈一笑,把剩下的啤酒什么都拿出来了,凯子这家伙还拿了一盒烟,我们这这5个人喝完酒开始吹了起来,什么都吹,因为这浩哥也不比我们大几岁。就这样,军训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了依然的枯燥乏味,眼看就要回去的那几天,临走前的一个晚上,突然下起来大雨,哪雷也像不要命的往下砸着,那天晚上我也没有睡好,第二天早上我出来透气时,看见一颗两人粗的桃树被生生劈成了两半,而旁边有一块黑了吧唧的木头,我记得三清书上写过,这雷劈木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于是便收了起来,之后做成的桃木剑却是跟随了我多年,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Yb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