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楚子虞,为什么起了个这么娘的名字,恐怕我老爹是想要个女孩把,都说女孩是招商银行,男孩是建设银行,一个是等着收钱,一个是往里面砸钱,自然是不同了。转眼已是15年,我已从丫丫学语变成一个半大小伙子,这年过年,我和父母一起回到了老家沈阳,我们家是农村,自然也是一个小院子,吃的都自己种,自给自足。而我的爷爷在去年去世了。好像是得了什么病,在这也不细说了,毕竟生老病死。而我的奶奶在哪便憔悴了许多,见我们来了出门就迎接我们,大孙子可算来了,想死奶奶了。饿了没,路上累吗。快把包给我,奶奶不用我背就行。就这样我们一直在奶奶家住着,平常我们也一起唠嗑,唠到当年的那件事奶奶便说,子虞,一会去拜拜哪黄三太奶。这黄三太奶便是哪黄皮子,我说好。其实我并没有去,转眼到了过年的前一天,大家都出去置办年货了,留下我跟奶奶,而奶奶出去串门了。这是东北留下的传统,而我就在我家里面溜达,因为我小时候便和父母去到了城市去打拼。所以并没有来过几次老家,我走着走着到了我爷爷的房间,虽然爷爷去世了,但是我们还是留着他的房间,这也是留着一个念想,我推门进去了,里面依然保存着以前的模样,只是空气中有一丝霉味,看了两眼我便要离开了,因为逝者如斯,不管你怎样想他他也不会回来了。我刚要走出去,卡的一声我的鞋把哪年久的地砖踢开了。我想这房子也几十年了。也该修修了,正当我蹲下来准备把地砖填回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本书。

  )}酷匠F网首-5发4w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