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大门,一股嘈杂混乱的声音猛的冲入凌霄的脑海,让他有些微微的不适应。大厅的格局很简单,周围是一圈出售酒水的吧台,吧台的边上坐着大量的青年男女。在大厅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舞池,在昏暗的五颜六色的灯光下,人们在其中放纵的尽情乱舞着。在舞池靠后的边缘位置,有一个十米见方的小型舞台,其上正有三名身材火辣的美女在疯狂的舞动着诱人的身躯,带动着整个大厅的火爆氛围。

  凌霄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轻笑走到一旁人数相对比较少的一个吧台,要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然后转过头看着群魔乱舞般的中央舞池,感受着久违的夜场气氛。

  帝豪之都十二层。

  唯一一间不大的房间内,只摆放着一张大床。床上盘膝而坐着三人,两女一男。

  在大床正前方的墙壁上,挂着一面长宽足有两米大小的显示屏,其上正回放着刚才凌霄在大门口出手的画面。

  “这人很不简单,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其中一名黑衣女子黛眉微皱,她一直在回放着凌霄出手瞬间的画面。

  “大姐,管他呢,反正只要没有破坏这里的东西,我们也不用出手。”另一名穿着粉色连衣裙,看上去有一种邻家妹妹样子的女子不在意的轻声道。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惹他,不是我对龙帝不敬,就算龙帝亲自出手对付他,可能也讨不了好!”剩下的那名男子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凌霄,眼中闪过一抹凝重。

  D酷、匠网%首V+发

  “白狼,你认识他?”黑衣女子问道。

  白狼摸了摸脸上的一道狰狞疤痕,“不久前,中央市区的那场大爆炸,就是他搞出来的!我在那场大爆炸中差点被干掉,本以为他死了,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白狼眼中闪过一抹惊恐,并没有被身旁两名女子看到。

  “就是你说的那名火系异能者?连穿甲弹都杀不掉的那位?”黑衣女子脸色一变,低沉着声音道。

  “据我所知,达到这种程度的异能者全世界也只有三人!天朝守护者赤凰,美国超人,血族始隐。他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粉色连衣裙女子满眼吃惊,有些不可置信道。

  “他是林家的座上贵宾,叫凌霄。至于其他的信息,我也不清楚。”白狼低声道。

  “我们要不要下去拜见一下?毕竟他可是世界巅峰级的强者。”黑衣女子皱着眉头,语气有些不确定道。

  “我看还是不要随便打扰那人比较好,也许他只是来玩玩而已。”粉衣女子若有所思,随后转头看着白狼道:“刚才招惹那位强者的,应该是你洪越帮的人吧?你最好提醒一下,若是因为几个不开眼的垃圾惹怒那人毁掉这里,我想就是整个洪越帮,也承受不起师父的怒火吧?!!”

  白狼皱了皱眉,粉衣女子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不过说的也是事实。“嗯,我会让那小子注意的。”

  ……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马上就要到十点了。凌霄坐在吧台边已经喝掉了整整两瓶威士忌,周围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嗨!帅哥,好酒量啊!”这时,一旁不远处坐着的一名靓丽女孩起身走到凌霄身边,满眼不可置信的盯着他。她经常出入这里,见识过的人也不少,不过像凌霄这样,把威士忌当矿泉水喝的,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在女孩盯着凌霄的同时,凌霄也在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长得不错,眼睛挺大,面容属于清纯靓丽型。不过看上去最多二十出头的年纪,身材却是有些火爆过头了。

  胸前一对玉峰不算大,但绝不小,至少有C的样子。穿着一件短小的露脐牛仔上衣,显露出那水蛇般的纤腰,没有一丝不协调的赘肉。下身穿着一件短小的短裤,一对丰满修长的洁白玉腿暴露在空气中。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平底帆布鞋,整个人都散发着青春的火热。

  对于凌霄的肆无忌惮,女孩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她敢这样穿,当然也不怕别人看。

  “怎么?不信?”凌霄看够了,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坏笑。对于这位年轻美丽的女孩,凌霄心里冒出想要逗逗她的想法。他突然起身拉住女孩的手,“去下面玩玩如何?”

  女孩愣了愣,看了一眼下方的舞池,有些犹豫。舞池已经人满为患,而且她虽然很大大咧咧,但是真的要进入这人潮中,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让人难堪的事。

  “害怕啦?”凌霄看到了女孩犹豫的目光,戏谑道。

  “啊!不,不是……我才没有!”女孩甩开凌霄的手,“你叫什么啊?我都不认识你呢,怎么能随便跟你走!”

  凌霄有些好笑的看着脸色微红的女孩,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我叫凌霄,你呢。”

  女孩抬手拨弄了一下眼前的头发,诧异的看了凌霄一眼,然后在旁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你也姓凌?我叫凌筱雨,来自京城凌家,说不定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呢。”

  凌霄微微一愣,“猿粪啊,竟然遇到了一个同姓的小美女。来,叔叔请你喝一杯。”凌霄对吧台内的服务生摆了摆手,“来两杯‘墨海之心’。”

  墨海之心是帝豪之都的特色鸡尾酒,周围的人群几乎都在喝这种鸡尾酒。

  “嘁!你才多大啊,还叔叔?”凌筱雨撇了撇嘴道。

  “我都快奔三的人了,当你叔叔妥妥的。”凌霄微微一笑,要算年龄的话,如今他距离三十岁也只差一步了。

  “骗谁呢,你看起来最多比我大一两岁!还装?”凌筱雨根本不信,从外表看去,凌霄确实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呵呵,不纠结这个了。话说你是一个人来的?这里可不是什么正经地方,你就不怕……嘿嘿。”凌霄看了一眼凌筱雨那惹火的身材,嘿嘿笑道。

  “这里可是我们凌家的产业,只有别人怕我的份!”凌筱雨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对凌霄挥了挥小拳头。

  “啥?这是你家的?你不是说你是京城来的吗?”凌霄惊讶道。

  “对呀,我来这里上学,老爸不放心我,就在这里弄了这间夜总会,我住在第十层。”凌筱雨很随意的说道。

  “……”凌霄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于凌筱雨的话,凌霄没有怀疑。反正信与不信,都对他没有什么好坏,也没有什么关系。

  这时,整个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大厅的灯光都灭了,只留下周围吧台边的小彩灯还在忽闪忽闪。

  凌霄神色一紧,就要起身。“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不用紧张,接下来是每个月才有一次的特色活动,大家都在静静等待呢。”凌筱雨抬手拍了拍凌霄的肩膀,轻笑道。

  凌霄轻轻点了点头,放开精神力,他发现大厅中的所有人都在安静的盯着舞池边缘的舞台,没有人表现出什么异常。这才放松了身体,有些尴尬的对着凌筱雨笑了笑。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凌霄在随时随地都会保持着一丝警惕。危险,往往都在不经意的放松之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