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片梦幻般的空间,天空大片的七彩祥云不断的到处飘荡,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让人神清气爽的味道。金色的阳光洒在五彩缤纷的大地上,各类不知名的可爱小动物在草丛中欢快的奔跑。一眼望去,整个空间一片美满祥和。

  在天空中央,漂浮着七座浮空的小岛。最中央的那座小岛上,清晰可见的矗立着一座宏伟庞大的宫殿。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泛着种种的神秘。

  宫殿中,在最首位的王座上,坐着一名浑身笼罩在耀眼白光中的人影。在下方的大殿上,摆放着一张石床。凌霄仍然在昏迷中没有醒来,他被那名带他来的老者安置在了石床上。

  “宫主,人已经带回。”老者微微一笑,指了指凌霄,朝着王座上的人影轻声道。

  “赤木兄,他这是怎么回事?”王座上的人影语气听上去有些不满,对于凌霄昏迷的状态,他以为是赤木老者造成的。

  “额...宫主,你误会了...我到达传送法阵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样了。”赤木老者无奈的解释道,“不过,宫主。我想,这次幽冥火的择主应该不会再出问题了。”

  “哦?此话怎讲?”宫主诧异道。

  赤木老者淡淡一笑,围着凌霄绕了一圈,再次确定了下自己的发现,然后道,“此子天赋不错,本来在他这个年纪,应该早就达到了至少金丹期的修为。但是,他如今才只有地级后期的实力。”赤木看了看王座上的白光团,“就算没有修炼天赋的人,在力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会得到应有的突破。修炼、积累、成长、突破,这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是,这小家伙却一直停在地级后期。我能感觉到,他体内储存的火之力早已经蠢蠢欲动,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制着,无法完成那本该顺理成章的突破。”赤木眼中精光闪闪,突然停止了解说。

  而王座上,那团耀眼的白光突然间收的干干净净,像是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一个高大的身影猛的从王座上站了起来,一袭白袍,一头白发。面部已经有些微微苍老,但却仍然留着年轻时的英俊。

  “你说什么!他!他在......?”宫主脸上露出一抹狂喜,愣愣的盯着凌霄,有些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想。

  “恭喜宫主!小子陌有救了!”赤木脸上带着微笑,朝着宫主拱了拱手道。

  “他被心劫所困!力量也被劫云压制,无法突破。如果能助他解开心结,渡过心劫。他将会拥有完全把握吸收幽冥火!”赤木说出了自己在凌霄身上的发现。

  “好!好!好!”宫主欣喜若狂,连说三个好字,他瞬间闪身到凌霄的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他的额头上。“嗯?这小家伙的灵魂执念竟然是一个女人?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痴情种啊。”

  “为情所困?难怪啊。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情劫,最容易引发心劫的到来。”赤木若有所思道,“严格说起来,倒不是因为这小家伙有什么逆天的大运或者惊人的天赋,反而是我们的运气不错啊。”

  宫主收回手掌,“是啊,因情引发心劫的人,世间何其多?只是想遇到一个拥有火之力、又是地级以上,金丹期以下的初级修真者,比大海捞针容易不到哪去。”

  “接下来就交给我了,赤木兄,你去休息吧。”宫主对赤木老者摆了摆手。

  “宫主,你打算如何帮这小家伙渡过心劫?”赤木老者有些好奇,轻声问道。

  “帮?没人能帮他。别说你我金仙期的修为,就算是仙尊出手,也帮不了他。”宫主瞥了一眼赤木,“我准备送他进入幻魔楼,幻境会造就适合他渡过心劫的环境,我的女儿和爱徒,也许能间接的帮他一些吧。”

  “小子陌和顾小子还在幻魔楼没出来?这都好几年了!”赤木惊讶道。

  “唉,由他们去吧。毕竟让子陌呆在那被阴寒之气侵蚀的身体中什么都不能做,她会憋坏的。有顾小子陪着她,也是一件好事。”宫主摆了摆手,淡淡道。

  ....................

  S☆更e%新最快上酷匠网t

  凌霄的意识一片混乱,他的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那段丢失的记忆和最后挚爱离去时的凄惨。

  昏迷的这两日中,他一直被困在这段让他痛不欲生的回忆中,怎么都无法逃离,怎么都无法平静。

  直到精神力被消耗一空,灵魂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他才终于有了休息的机会。

  ....................

  这一觉,凌霄睡的很踏实。没有乱七八糟的梦境干扰,也没有人打扰。这一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直到精神恢复饱满,灵魂养足能量,凌霄的意识才渐渐清醒。

  眼睛还没睁开,凌霄就感到一阵阵的狂风不断的带着沙尘划过他的脸,有微微的刺痛,还有沙尘进入鼻子的堵塞感觉。

  慢慢起身,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然后缓慢的睁开眼睛。因为睡的太久,又不知道外界的情况,所以凌霄选择小心一些,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这是一片被黄沙覆盖的一望无际的沙漠,此时正是夜晚,漫天繁星,气温稍微有些偏低。

  凌霄漫无目的的走着,思考着自己不久前的梦境。

  “原来我不是孤儿,原来我还有一群兄弟,原来我有一个挚爱。原来我只是受了伤,丢掉了一部分最珍贵的记忆。原来...我从来都不是孤单一人,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凌霄低声喃喃着,抬头望着天空。漫天的繁星,他感到自己就像是其中的一颗,还有无数的星星在他的身边闪烁着,陪伴着。

  不知不觉中,凌霄来到了一处沙漠边的公路上。顺着公路的方向望去,一边是无边的沙漠深处,一边有一片模糊的城市轮廓。“这应该是真的吧?希望不会是海市蜃楼。”凌霄轻轻摇了摇头,慢慢的顺着公路朝着城市的方向走去。

  时间慢慢过去,星辰逐渐隐匿空中,一轮泛着柔和光芒的曜日慢慢从东方升起。凌霄不知疲倦的走了很久,当阳光暴晒到地面升起阵阵翻滚的热浪,城市的喧嚣也逐渐浮现在了耳边。

  前方数十公里外,就是进入城市的大路。此时十公里之外,正有三辆车呈一字型飞快的朝着公路中央的凌霄驶来。

  “我终于知道是什么不对劲了!”凌霄愣愣的看着那三辆疯狂奔驰的跑车,这里的温度基本正常,而且城市的建筑都是完整的。这隐约传来的喧嚣,证明了这座城市的繁华。“这里是哪里?难道本少爷穿越了不成?”

  一阵刺耳的鸣笛不断传来,那朝着凌霄冲过来的黑色跑车,因为沙漠对空气能见度的影响,导致驾驶员看到凌霄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转头。而凌霄,还在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完全没有要躲闪的反应。

  “嗤!”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那辆黑色跑车最终还是没有撞上凌霄,而是在猛烈的刹车中翻滚到了一旁的荒草堆中。

  凌霄诧异的看了一眼满脸鲜血的正在费力从翻到在地的车中往出爬的西装青年,脑海中闪过一片久远而模糊的回忆。

  战争爆发之前的世界中,虽然有法律的存在,但是很多人仍然会为了自己的欲望,而一错再错,在疾驰的飞奔中,撞飞阻挡他们的所有障碍,包括无辜的行人。

  看到这辆跑车的时候,凌霄已经猜到了自己的命运。这种判断不是无凭无据,只凭这辆跑车的不菲,如果凌霄只是个普通人的话,一定难逃一死。

  毕竟,不管在哪个世界,有钱人的任性总是不需要理由的。

  然而,这次凌霄却失算了。虽然他就算被撞到也不会有任何事,但是这位驾驶员却选择冒着生命危险强行调转车头。

  在凌霄内心被触动的时候,后面追过来的那两辆同样为黑色的跑车慢慢停在了龙昊的身旁。

  两辆车上下来四名黑衣大汉和一名白色西装的英俊青年,那名青年上前两步,看了凌霄一眼。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的人,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帮我们挡住了他的逃跑。”青年指了指一旁卡在车中西装青年,对身旁的两个大汉摆了摆手,“去把他弄出来,我们该回去交差了。”

  “咳咳...白狼!你不能抓我!你是大小姐费尽千辛万苦才从家主手中救下来的,你怎么能反咬一口?”西装青年咳出卡在喉咙的鲜血,气急败坏的大喊道。

  “哈?你竟然知道这件事?看来大小姐对你的看重不一般啊。不过,你当我是傻子吗?她老子要杀我,她放了我我就要认她做救命恩人?别天真了!我白狼不管走到哪都能风起云涌!林家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白狼面色狰狞,“快点动手!让他给我闭嘴!带回去了再慢慢伺候这傻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