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之城,一号战争基地内的一处战地医院中。

  之前风风火火冲出去救月魔的红发青年,已经带着重伤昏迷的月魔回到了这里。通过护送巡查机回来的剩余四名黑甲,红发青年得知了这次王城的危机。他没有直接离去,而是独自一人蹲在月魔病房外的走廊上抽烟。

  病房内,墨无情静静的坐在病床前,看着浑身缠满绷带的月魔,眼中有一抹担心。

  刚才红发青年离开的时候,告诉她不要用能力对月魔进行治疗。目前月魔的身体太过虚弱,经受不起光系治疗对肉体的霸道控制和极速恢复。她只好无奈的在一边陪同,等着月魔自己慢慢醒来。

  墨无情是一名光系能力者,也是战争实验室残留的能力者。她的能力不同于其他能力者,除了治疗和一些特殊的辅助,她一点战斗能力都没有。当初月魔被派出去抢夺王城的时候,她是他的专属医师。后来月魔统治了王城,战斗的日子逐渐减少,她也在闲余时间学会了烹饪,成了月魔的御用的厨娘。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不短,经历过各类大小的战斗,也互相陪伴着度过了很多无趣无聊的时光。对于爱情,或多或少还是有那么点意思,只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这次的意外,巡查机在多次差点被入侵巨兽击中时,墨无情都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然而,月魔的部队却非常及时的赶到救了她。虽然不是月魔本人亲自前来,总归是他亲自第一时间下达的命令,才能及时赶到。

  看着自己在乎的人,为了自己和王城去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竟然能转危为安,击杀对手,墨无情心底为他自豪。

  “他会没事的,他可是王城之主,末世金字塔巅峰的超级强者。”就在墨无情发呆的时候,一道清脆又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顾茴身穿一件黑色紧身皮衣,脚蹬一双直达膝盖之上的高跟长靴,雪白的大腿裸露在外,显得格外精干飒爽。一头棕色长发很随意的披在双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眼中没有一丝担忧,反而是充满信心,看着床上的月魔轻声说道。

  墨无情猛的起身,一脸紧张的转过身来,一看到原来是顾茴,才松了一口气。

  “四姐姐,原来是你啊,吓我一跳。”墨无情亲昵的上前,轻轻和唐欢一个拥抱,然后腻声道。

  “当然是我啊,葬魂那家伙能放别人轻易进来吗?”顾茴轻笑道,“好久不见啊,小妹。长高了嘛,嗯,还漂亮了不少。”顾茴伸手轻轻捏了捏墨无情的小琼鼻,然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她,夸赞道。

  墨无情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脚踩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整个人看上娇小柔弱,像一个乖巧的洋娃娃。

  “唔......,也对捏。二哥受了伤,葬魂这家伙也只有可能会放四姐姐你进来,其他人肯定不可能进来这里。他对四姐姐仰慕已久了呢,嘻嘻。”墨无情在见到顾茴之后,就像一瞬间变成了小孩子一般,整个人都变得萌萌的。

  “那是,本帅一直风流倜傥......不过葬魂这家伙真心不讨人喜欢,根本就是一个疯子。”顾茴撇了撇嘴,“好啦,你先在这里陪着二哥吧,我出去看看他们有没有打起来。现在王城局势紧张,二哥又不能主持大局,真是麻烦啊。”

  “嗯,好的,我会一直陪着他的。二哥养伤的这一段时间,就麻烦四姐姐了。葬天和葬魂除了二哥的话之外,也只会听四姐姐你的了,王城的大局,暂时只能麻烦你来代劳了。”墨无情握住顾茴的手,看了看床上的月魔,然后郑重的嘱托道。

  “我尽力吧,大哥不知道跑哪去了,本来有他就行的,现在所有担子都只能让本帅来挑了,好紧张,好兴奋......”顾茴轻轻松开墨无情的手,然后表现出一种很无奈又莫名兴奋的表情。

  “大哥......火神凌霄吗?记得当年他很强的,火系掌控无人比拟呢,为什么他没有来呢?”墨无情眼中出现回忆的神色,轻声喃呢。

  “现在不同当年了,大哥不知道为什么实力一直无法突破天级。听说了这次王城威胁来自五头金丹巨兽,他就很失落的离开了。你也知道,他的性格就是要么做到最好,要么就不做的。虽然能更好的指挥千军万马,但是如果不能带领队伍冲击前线的话,他宁可不接手。”顾茴耸耸肩,无奈道。“好啦,你在这陪着二哥吧,我出去看看有什么要做的事情。”

  ....................

  `I酷匠c网d唯一6正y版Z,#其他d都-是C盗◎版◎

  洛华和童嫣在战舰刚到战争基地的时候,就主动要求离开,去向了王城。这场战役是强者的舞台,他们这些实力不够的人贸然参与只会莫名其妙的丧命。而如果只是加入到志愿军或者战争基地的队伍中的话,洛华又不愿意听从别人的指挥。身为赏金猎人,这些年他早都习惯了没有束缚的生活。童嫣是他喜欢的女人,他更不会同意她去加入那些混乱的队伍中。

  医院大楼外的宽阔大院,老方脸上带着几个明显的脚印,正在盯着周围空旷的空间寻找着什么。

  老陈老神在在的靠着大楼的墙壁,看着场中较量。

  ....................

  在刚才他们三人通过月魂的介绍认识了一位基地内职位比较高的指挥官员,在这位官员的带领下来到了月魔所在的医院。然而,他们刚走到医院的大门口,一名穿着休闲服,身上还带着一些杂乱血迹的红发青年就突然的出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名红发青年面无表情,也不说话,只是在看到顾茴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放她进去,而拦住了剩下的老方和老陈。

  老陈很淡定,既然不让进,那就不进了呗。他很干脆的转身,直接退到了一边,找了一个夕阳照不到的地方靠着墙,表情很是悠哉。

  老方就没那么好脾气,怎么说自己也是一方强者,就是那月魔亲自来了也不一定能稳赢他。看了看葬魂的打扮,一身虽然还算干净,但是有些破破烂的休闲服,上面还沾着一些不知道是谁的已经干涩了的血迹。老方还以为他是月魔手下的一个小喽啰,顿时更是火冒三丈。

  “一个小喽啰,在这摆什么臭脸?一边玩蛋去!”老方说着,伸手就想抓葬魂的肩膀,准备把他扔到一边。

  很显然,老方失算了。他什么都没抓住,上一秒还在他面前的葬魂,在他伸手的那一瞬间,竟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在老方还发愣的时候,一股巨力猛的撞击在老方的下巴,把他整个人一下子顶了起来,然后就是一股大力撞在他腹部,老方的身体一下子就飞到了院子中,在地上滑行了好几米,才停了下来。

  老方一个挺身跳了起来,虽然这连续的两次攻击没有给他造成什么伤害,但是确实把他吓着了。四下看了看,还是没任何人影。就在老方四处找葬魂的时候,他的脸上又连续的挨了好几脚,还有一个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沙哑声音,“这叫鞋上脸,是对你随便以貌取人的教训!”

  “%¥#@……%¥#!!!!!草!你小子给我出来!有本事面对面打一场!!!”听到这个声音,老方气的跳脚大骂。

  这时空气中又逐渐安静了下来,老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集中精神在四周搜索着什么。这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