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music{悲壮}

  蔚蓝的天空,微风阵阵,不断带着空气中的硝烟和灰尘飘向远方。阳光依旧耀眼,只是少了往日的温和感。毒辣的光芒照在被摧残的满是伤痕的地面上,带走一个又一个幼小的地面生灵的生命气息。

  超乎想象的高温灼烧着残破的城市建筑,不时发出可怕的爆裂声。海面上更是弥漫起大量的白色雾气,把本来就拥有神秘气息的大海渲染的更加未知和可怕。

  在硝烟还未完全消散的破碎大街上,散落着一些已经被摧毁的武器设备和一些被烧的焦黑的残破车壳。几名身穿厚重防护服的大兵拿着生命探测器徘徊在其中,寻找着生还者。

  在一处塌陷的大楼下方的废墟中,一台已经有些扭曲变形的保险箱在轻微的晃动着。也许是因为保险箱的安全性能太好,屏蔽了探测器的信号吧,搜救的那几名大兵并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一个多小时以后,阳光变得更加的毒辣了。大兵们的防护服都开始发出警报。无奈之下的几人只好收起手中的设备,带着失望的情绪快速的向着来时的方向撤离。

  这样的搜救已经持续了三天,除了第一天还能找到个别生还者以外,后面这两天什么收获都没有。

  几人快速的返回到城市中心的一个地下避难所,冲进避难所大门后,急忙去掉头盔,大口的喘息着。外面的温度太高,虽然有防护服的保护,但还是让这几名大兵热到快要无法忍受的地步,在头盔刚刚摘下来的时候,几人的头顶同时升起一股水蒸气。脸色无一例外都是涨得通红,再看看他们手中的头盔,边缘的塑胶都有融化的迹象。

  其中一个最年轻的大兵抬手从胸前的防护服上面拆下一个电子测温仪,脸色非常难看的盯着仪表显示的数字。

  “0075.0°C”

  其他几人也都扫了一眼仪表,之后一脸苦笑的仰面躺倒在地上。他们突然感到很庆幸,还好有这个地下避难所让他们生存,还好有队长带着他们寻找希望...

  大门正对着的是一个空旷的大厅,大厅中只有几十人在打着台球聊着天,几乎每个人的眼神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空洞。

  这时,从大厅一侧的一间房间中走出一名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郎。女郎身穿一身棕色的紧身皮衣,黑色的波浪卷发被一根发卡紧紧的固定在脑后。她踩着一双小皮靴,手中端着一个放着四杯冒着寒气的啤酒的托盘,向着门口的四名大兵走去,丰满又不失线条的曲线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大厅中的人们在看到女郎的时候,大多数人眼中流露出的是贪婪的充满欲王的眼神,只有少数的几名女性和几名同样穿着防护服的大兵们的眼神才是正常的,只是带着一丝丝尊敬,看向女郎的背影。

  她叫顾茴,是这个地下避难所的拥有者。战争逐渐减弱的最初,她就开始救助一些受伤的平民和士兵在这里避难。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人,只有几个士兵知道她拥有可怕的强大能力。在这些之情的士兵的威慑下,地下避难所的秩序还算不错。

  “嗨!”顾茴向着那四名四仰八叉的躺在地面上的大兵打了声招呼,上前把手中的酒放在他们身旁。

  四人看到顾茴过来时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对于她的诱惑显然有了不小的抵抗力。不过视线扫过一旁的散发着冰爽气息的酒杯时,几乎同时起身坐了起来。

  顾茴蹲下身形,坐在几人旁边,看着他们恨不得连杯子一起吃下去的好笑模样,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在如今这个末世之中,战争几乎摧毁了一切。能在酷热的环境忙碌完后喝到一大杯冰镇啤酒,那是很多人想都不敢去想的美梦。

  看着几人神色轻松了几分,顾茴用手轻轻碰了碰她身旁的最年轻的大兵,轻声问道:“浩宇,今天还是没有发现生还者吗?”

  被叫做浩宇的年轻大兵轻轻摇了摇头,把手中一直攥着的测温仪递给顾茴,叹了口气。

  看了看测温仪上面的数据,顾茴皱了皱眉。“竟然达到这种程度!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继续找呗,只有我们两个能力者,什么也做不了吧,还有他们需要照顾。”浩宇撇了一眼大厅中的人们,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明天由我带他们出去吧,你的能力在这样的温度下什么也做不了。”顾茴用肩膀轻轻碰了碰浩宇,语气虽然温柔,但却不容反驳。

  “唉,真是够了,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浩宇无奈的点点头,在这样的高温下,虽然自己拥有控水能力,但是空气中的水元素几乎全被蒸发掉了,根本凝聚不出一滴。只有在这地下,炎热被水泥建筑隔离的地方,才能发挥出一点点。他抬手在空中一抓,一团水雾快速凝聚出来,形成了一个核桃大小的水球,然后丢进了自己的嘴里。

  其他三名大兵看着自己队长的神奇能力,眼中满是羡慕。只有顾茴若无其事,像是没有看到一般,只是在一旁皱着眉头抿着嘴唇思索着什么。

  ......

  因为人类的贪婪和暴虐的本性,才有了战争的肆意掠夺。土地和资源被各方抢来抢去,不断摧毁和消耗,导致环境严重恶化。随着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最终还是席卷了全球。

  战火摧残着每一寸土地,无数场大大小小的战役带走了大量生命。直到最后,混乱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几乎所有的国家和城市都被摧毁。

  人类制造的大量核武器和其他杀伤力巨大的武器不停的被投入其中使用,导致大陆板块位移,四分五裂。两极冰雪在高温的天气下不断融化,海平面不断上升,几乎淹没了所有的土地。

  最后,当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美丽的地球也彻底变成了一个水球,在无尽的海洋之中,只留下了一块不到千万平方公里的大陆。

  这最后的乐土,却也是一片凄凉。大片的城市残骸,沙化了的土地,白天炎热的高温,夜晚又是极度寒冷。大陆的边缘,几乎总是在遭受着飓风和海啸的侵袭。

  战争的污染导致很多海洋生物变异,在沿海的一些破败城市中总有人会看到一些未知的极其巨大的不明生物在猎食一些人类和残存的其他动物。

  $5酷匠、(网zT永●久bf免¤费q看小@说+M

  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哪位大神说的。

  战争几乎摧毁了一切,但还是留下了一些希望--那些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能力者......

  像浩宇和顾茴,就是那些幸运的试验品中存活下来的“完整品”。他们和其他人一样,本是一些普通的平民,但是却被军方抓去试验战争实验室开发的能力药剂。

  这种药剂因为无法检测其稳定性和合格率,只能用人去试验可以服用的药剂。大多数的人都在药物喝下去的一瞬间就因为庞大的能量无法控制而爆体,只有少数非常幸运的人服用了成功的药剂而存活下来。

  成功拥有能力的试验者,大脑中都会被植入控制芯片,然后被投入战场。在战争的绞肉机中,哪怕自身再强大,也会有被杀死的可能。在这样的奴役生涯中,又会有一部分人死亡。

  直到最后战争结束,战争实验室被毁灭,残留下来的少之又少的能力者才算是真正的解放。但是面临他们的,却是末世的残酷和未来那缥缈无望的生的希望。

  活下来的能力者,无一例外全都是强大的存在。经历了这一路的各种残酷淘汰,只有他们自己才懂这其中的可怕和无法抹除的噩梦。

  看着面前几人羡慕的目光,浩宇露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拥有这让所有普通人类羡慕的能力,付出了太多太多。曾经被控制的那段时光,眼睁睁的看着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姐妹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一个个的消失却无能为力,连流眼泪的权利都被剥夺。战争结束之后,和自己一起剩下的那几人也失去了消息。

  “还好运气不错,在这片城市的废墟中遇到了顾茴,也许再寻找几天还能找到其他几人也说不定。”心里想着,浩宇感觉心情变好了许多,伸出手拍了拍还在想什么的顾茴,然后起身向着大厅边上的休息室走去。休息好养足了精神,下午还要出去再搜寻一番。

  因为白天和夜晚的温差太大,很不适合外出,所以最佳的搜寻时间就是早晨在中午之前和下午黄昏到晚上之间的时间。这段时间的温度相对比较舒适一些。最起码能让人承受。

  其实这样的温度对于大多数能力者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对于浩宇,在这样的极端温差下,他的能力完全没法正常发挥。高热和低温对于他这水系能力者来说,简直就是克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