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阮颂的病房前,言璟笙抬手抚上她苍白的脸颊,脸上已经只剩下怜惜和温柔的神情,感情里,一味的自责和抱歉内疚只会让彼此距离更远,要磨合,要付出更多的爱和精力才可以把棱角磨匀。

  大手将苍白柔弱无骨的小手握在手里,小手动了动,“颂颂,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阮颂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他担忧的眉眼,随后,把头扭向一边:“你走吧,我累了。”

  言璟笙心里一疼:“颂颂,对不起”

  /最JI新y章z节|上√酷r匠网z

  这句话彻底惹毛了阮颂一下子推开他:“你走开,谁要你的对不起,你不是要谈合作吗,不是要和你的好妹妹一起吃饭吗,”声音开始哽咽:“你不是...不信我吗?”目光微凉,“你又说什么对不起?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言璟笙避开吊水的针头,一把将人摁进怀里,一下一下的上下抚着:“颂颂乖,不哭了好不好,我看着难受。”

  坐下身来,将她的脸抬起来看着她的眼睛:“我怎么能再丢下你一个人”亲了亲她的眼睛,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从苏盛出现开始,我就很害怕,怕你回心转意,怕你看到他以后再次喜欢上他...”

  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我多嫉妒他啊,明明我先遇到你的...可在我将你放在心上的两年里,你喜欢的人是他,你在乎的人是他,你难过的人也是他,颂颂,我所有的悲喜,我所有的妒忌,爆发的太快,只因我不愿意失去好不容易找到并拥有的你”

  “你知不知道这两天我想的最多的是什么?我就在想啊,如果两年前我没有在你完全康复前离开,一直陪着你,直到你记得我,喜欢我,和我在一起以后,再回国处理那些事情该有多好,可是,世上又哪有那么多如果呢?不是不信你,是不信我自己。”

  阮颂内心一震,害怕么?原来,像天神一样的言璟笙,也会...不自信么。

  “两年前...记不清从哪一天开始,我的梦里总会出现一双眼睛,很温柔,很安定人心,还有一道声音,一直和我说话,可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等我认真听,就什么都听不到了,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个多月”见不得他半点难受的模样,阮颂开口,声音已经变得柔和,温柔的嗓音在病房里显得格外安宁。

  “我第一次和苏盛有交集,是在图书馆,当时我在借书,但我的借书卡没有带,他正好排队在我后面,就开口说‘同学,用我的吧’,听到他的声音我就会想起梦里的声音,我回过头去看他,他的眼睛也很明亮纯净,我觉得像梦里那双,又觉得...一定不是的,后来,我和他慢慢熟悉...”将过去的事一点一点的告诉他,言璟笙认真的听着,没有一丝不耐。

  “后来越来越熟,我...仍然会梦见那双眼睛,半年后我们在一起了,可我还是没有找到那双眼睛的感觉,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要那么执着,直到一个月以后发生了一些事,我们分手了,我当时更多的是难过失去了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那种失恋的感觉,微乎其微...直到回国以后遇见你...”阮颂看着他,“我总觉得,我那么执着那么想要找到的那个人,会不会有那么一点可能,就是你呢?”

  听到这里,言璟笙心里涌起层层喜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声音越发温润“那现在,你确定了吗?”

  “恩,我不知道为什么两年前你走了以后我就不记得你了,应该是下意识把你关进了心底最深的地方吧,可你生日那天跟我说了以后,我真的好高兴,我生死都要找到的人,是你啊,原来,我竟把你放在心上两年,那双眼,那个声音,是我的救赎啊”

  抬手摸上他的脸:“我爱你啊,你别害怕...唔...”

  言璟笙突然吻住她的唇,温柔的,又不可拒绝的一点一点的攻城略地,将满腔的欢喜爱意传给她,阮颂的眼睛慢慢迷离,全身也软了下来,直到手边传来痛感提醒她是病人时才用力推开他:“我还在生病,会传染...”

  言璟笙宠溺一笑,将自己的唇抵住她的,用她难以抵挡的宠腻音开口说:“我不怕,我爱你,宝贝。”阮颂的脸腾地一红,以前只觉得别人这样喊肉麻,为什么言先生一喊自己就招架不住想把头埋在他怀里呢!而且...也确实这样做了。

  “呵呵...”言璟笙看着整个头埋在自己肚子上的小女人,喉间发出愉快的笑声,阮颂更不好意思了,她感觉到他的大手摸着他的头发,一下一下...怎么有种顺毛的赶脚?这是头顶传来他温柔干净的声音:“我原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两年前的邂逅里不愿走出来,不停地留恋驻足,徘徊着固执的等着,原来你也在那里。”

  阮颂心里只觉得一片柔软,低声道:“嗯...那个人就是你,我就觉得值得”所有的等待和放弃,都是值得的。

  听着她闷在怀里发出的声音,言璟笙只觉得,还有什么,能比与你心心念念人两情相悦更让人欢喜。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阮颂将头抬起来看着他,脸还有点红红的。

  言璟笙看着她因为刚哭过显得亮晶晶的眼睛,还有未褪下红潮的小脸,心里软乎乎的,再加上刚才的一番真情流露,哪里还舍得走,亲了亲她的额头说:“不走了,在这里陪你。”

  阮颂心里一喜,眼睛更亮了,又突然想到什么,皱着眉头:“可是你睡哪儿啊?”环顾四周,因为是叶清欢特意安排的病房,所以并不像普通病房那样有两张或三张病床,只有一张,有沙发但完全塞不下眼前这个187的大男人。

  言璟笙闻言,雅痞一笑:“嗯,我们一起睡。”

  “啊?”阮颂双手下意识捏紧被单,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试图从他眼里找到一丝玩笑的神色,尽管不抗拒甚至有点想他留下来,但还是觉得很难为情吧...言璟笙笑着揉她的头顶:“乖,又不是没睡过,来,躺下。”

  摸头杀!

  阮颂晕乎乎的享受着他的服侍,没注意到言璟笙眼里一闪而过的得逞的笑容。

  脱了衣服鞋子从另一边上床,小心翼翼的避开她的手,将她抱进怀里,吻了吻她的眼睛:“睡吧,我的美人。”

  病床上,男女的身体完美的贴在一起,如此契合,仿若一体,月光洒进来,满满的一室温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