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璟笙心里咯噔一下,颂颂...“小雅,合作案明天你来我的公司我们继续,我先回去了。”说完不管她的反应就急匆匆的向外走去,没有看到身后孟君雅扭曲的脸。

  车停稳在街心花园时,就看到一个男人扶着一个女人往外面走出来,正是苏盛和阮颂,言璟笙看着阮颂柔弱无骨的靠在苏盛怀里的样子只觉得刺目,冷声道:“放开她!”

  阮颂苏盛均是一愣,抬起头看到他冰冷的眉眼,温润的气质不再,阮颂只觉得陌生,他没有看到自己病的站不住脚的面容,只关心她和别的男人是不是有关系只知道怀疑她么?

  见两人不动,言璟笙神色更冷:“我说,放...”

  “苏盛,走吧。”阮颂淡淡的开口,不再看他,往苏盛的车走去。

  言璟笙愣住,眼里划过一丝受伤,心底也是一凉,颂颂...苏盛经过他身边时,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呵...言璟笙,你也不过如此。”

  言璟笙这才注意到阮颂苍白得吓人的病容,顾不得其他,一把将阮颂横抱起来,冲着苏盛道:“开车,快点!”

  怀里一空,苏盛皱眉,但还是什么都没说,麻利的将车往医院开去。

  车上言璟笙心里止不住的懊恼和悔恨,他在做什么,他都做了些什么,怎么可以怀疑她!想着刚上车坐定阮颂想挣扎着逃离他的样子,言璟笙抱着她的手一紧:“对不起,颂颂...”

  阮颂眼里一丝自嘲的笑,不再挣扎,也不看他。

  感受到她的疏离,言璟笙觉得心里密密麻麻的像被虫蚁咬了一样难受,心疼的看着她的面容:“病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为什么不说?”

  酷l匠:r网z唯DU一D@正{版,%、其他C都是“盗~b版^s

  阮颂更是轻笑出声,仍旧什么都没说,呵...果然,你的好妹妹啊!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刚刚叶清欢打电话给她说在咖啡馆看到他和一个女生在一起,就知道是谁了,告诉叶清欢自己没有大碍让她不用过来以后便挂了电话,那样糟糕的自己,谁也不想见,可没想到发烧竟越来越严重,快要失去意识时接到苏盛的电话,到最后出现在她家面前的人,是苏盛。

  言璟笙看着阮颂的表情心里一紧,觉得自己一定错过了什么,可面前阮颂的状态让她问不出口,也不敢问。

  半晌,阮颂突然开口:“言璟笙,你信不信,孟君雅喜欢你,很喜欢。”

  言璟笙只觉得不可能:“怎么可能,颂颂,她只拿我当哥哥,我也拿她当妹妹...”但总觉得自己漏了什么,正要开口说什么,阮颂已经将眼睛闭上不再看他,隔绝的姿态让言璟笙很受伤,默默的抱着她。

  “到了!”听到苏盛的声音,言璟笙轻柔又快速的将怀里越来越烫的人抱下来冲进医院,早就等候多时的医生连忙接过,叶清欢此时也跑过来,大致看了一眼,眉间一冷,拦住言璟笙和苏盛,“滚!”

  “我要去守着她...”言璟笙不明所以。

  “清欢,让我过去...”苏盛也是一急。

  “呵,言璟笙,颂颂再晚送过来三十分钟,就可以不用送来了!你呢,你在哪里?颂颂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在哪里?颂颂发短信给你的时候你在哪里?现在在这儿装什么?不需要你守!”不管一脸错愕的言璟笙,又看向苏盛,“你他妈还有脸来?颂颂放下了老子又说原谅你么?两年前是谁问也不问一句就毫不留情的伤害她?你知不知道,不管何种关系,你在那之前都是颂颂最重要的异性朋友,没有之一!你他妈怎么回报她的,信任她很难么?男人的面子在外面重要在自己女人面前也很重要吗?有那么放不下吗?什么喜欢?什么爱?恶心!”最后半句话显然意有所指,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转身离开。

  言璟笙手里还拿着阮颂的手机,是之前她快失去意识时下意识让他帮忙拿的,打开手机,五点零五分,拨出电话:阿笙...又翻出短信,五点零六分,:我身体有点不舒服,你能不能来看我?

  六点整:“阿笙,我难受...”那个时候,他在和孟君雅谈合作案,中途去了趟厕所...电光火石间,言璟笙明白了什么...“...有我的电话吗?”

  “没有...”

  “.....你拿我的手机干嘛?”

  “看几点了...”

  ......“...孟君雅喜欢你,很喜欢...”

  “’...怎么可能”

  ......一旁的苏盛回过神来突然开口:“今天我打她电话她接起来,第一句喊的,阿笙...我难受...”苏盛苦笑:“两年前,有一个喜欢我的女孩子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阮的事情,拿着所谓的照片以及证据来找我,说她是杀人犯,说她害死了一个女孩,照片里是她杀那三个男人的样子,我...很震惊,就去质问她,说了很多伤人的话......”

  “谢谢你今天过来找她,真的谢谢......”不等他说完,言璟笙已经不想听了,原来,他已经把对颂颂情感的不信任表现得那么明显,让一个男人都看不过去来替她解释了么。

  他的颂颂...明明知道她经历过那样的事,最怕最渴望的就是信任,可他呢?叶清欢说的没错,死犟什么呢,她是颂颂啊,自己的女人,本来就是用来疼的,可他竟然不信她,颂颂那么善良,说的话总是有她的道理的。想起车里阮颂明明有机会质问他,给他告状甚至拿出证据证明,可她没有,怕他为难,怕他不信,怕他......言璟笙握着手机的手在抖,他的颂颂啊,现在一定对他很失望,三十年来第一次尝到懊悔的滋味。

  “你先回去吧,我要去守着她。”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

  苏盛想起叶清欢:“可清欢说...”

  “如果我今晚走了,颂颂就不要我了,哪怕只能在这里等,我也是要守着她的。”

  苏盛看着眼前目光坚定,并且毫不在意说出这样“弱”的话的言璟笙,终于释怀的笑了,他知道他哪里不如他了。他比自己爱颂颂...叶清欢在角落点点头:要是走了,颂颂就真的心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