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陆域到了沈瑞宁住的地方时,只觉得步伐越来越沉重,重的他再也迈不开腿,只能站在她的家门口,不敢敲门,不敢面对她。该说什么呢?宁宁,我来了,对不起,我来晚了。还是沈瑞宁,你这么多年为什么想不想我,怎么都不给我打电话,我好想你?苦涩的扯了扯嘴角,好像说什么,都不适合啊。

  “...清清你很啰嗦啦,还有,杰夫真的只是拿我当朋友了,”乖巧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如此近的距离,真实感让陆域心跳如雷,真的,是她啊,真真切切的她,不是在梦里,也不是在手机里。他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啊?哪里喜欢我了?.....哎呀都说了人家才没有答应和他出去玩呢......考虑什么呀......好啦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出去倒垃圾了哦!”门突然从里面打开,看到门口立着的男人,沈瑞一下子呆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

  “宁......”陆域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只发出了个音节就站在那里看着她,两人就这样,一个在门口,一个在门外对望。

  他想,她瘦了,下巴都尖出来了;头发也长了,更有女人味了;皮肤比以前白了些,但是那种不健康的苍白,突然心如刀绞,这些,都是他,都是他造成的啊。

  她想,他好像比五年前更帅了,也成熟了很多,越来越有魅力了呢。只是,为什么那么憔悴呢?是没有睡好吗?还是工作太累了?胃病还没好吗?赵雅文......没有照顾好他吗?

  陆域最先回过神来,向前一步,正要伸手摸向她的脸,就见她如一只受惊的小兽向后垮了一大步,垃圾也掉在地上,随即转身从里面把门关上,一切动作都做得连贯,连贯的让他心里空了一大块。

  沈瑞宁背靠着门慢慢蹲下身,眼泪开始不听话的爬出来,阿域,是阿域啊,真的是他,为什么来呢,一个人还是...她陪着的呢?一瞬间心里排山倒海的难受袭来,将她压在那里动弹不得,死咬着下唇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五年前的那一幕,就算过了再长的时间也不能忘掉,衣衫凌乱的男人,未着寸缕的女人.....沈瑞宁闭上眼睛将泪意逼回去,他不信她,所以舍得伤害她。

  陆域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头靠在门上,仔细地听着里面的声音,他听得到,也感受到了她的难受和浓得化不开的悲伤,,像他一样。宁宁,哭了吗?右手捂向胸口,好难受,怎么办,我该拿我们怎么办?我好像没有资格要求你的原谅,没有资格解释,五年前误解你,甚至让你看到那样难受的场景,是不是很恨我?是不是,再不想看到我?是的吧,我来了,可你还是不愿见我。

  眼里开始茫然,怎么办呢,我们该怎么办?想起梅芜那天晚上回过头说的话:宁子不想让我给听这个的,她说,算了吧,你们算了,就到这里了。瞳孔猛地一缩,不,不能算的!

  “宁宁,开门”他终于出声。

  “你来做什么呢,看我有没有过得比你好吗?看到了吧,我的确很好,可以回去了吗?”房间里的声音不再像昔日那般娇俏可爱,只剩下麻木和...冰冷。

  最}$新Y}章.)节)上酷%匠X网AQ

  想到这个词,陆域心中又是一痛,自找的,这都是他自找的啊。

  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转身那一刹那,沈瑞宁的手也摸上了门把手,准备开门。

  没有看到那个高大坚毅的身影,沈瑞宁放开扶着门的手,阿域...走了啊,捂着脸蹲下去,终于哭出了声。

  她也不知道,那个她爱惨了也爱惨了她的男人,在她房子外面的一颗大树下一边用力的捶打树干一边低吼,像发狂的兽,看到你,不愿放过曾那样伤害你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