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阮颂是被自家老妈的电话吵醒的。

  “颂颂啊,这看着就快要过年了,你还没找男朋友啊?”

  早上阮母出门买菜,遇到邻居李阿姨,结果听她说,她的女儿已经怀了二胎,把她嫉妒惨了,她也要抱孙子玩儿的说!!!!!

  “妈,现在才秋天,十月份,离过年早着呢!”阮颂有点汗颜,您这无时无刻自带的逼婚技能哪儿来的!

  “反正我不管,你知不知道啊,你李阿姨她的女儿,都怀二胎了!”阮颂揉了揉太阳穴,果然!

  “你看看你,你眼光别老这么高,现在是你挑别人,过两年就是别人挑你了,你以为你还很年轻么?你都二十七了啊老姑娘!”

  “妈,好啦,过年一定努力带一个给你看好不好!”阮颂想起昨晚言璟笙临走时那个缠绵悱恻吻,脸烧了起来。

  z酷匠$-网k永!久jX免_费看K小74说Qi

  阮母一听女儿松口做了保证,就知道有戏,回头问问梅家丫头,她们家松松是不是有对象了。

  挂掉电话,阮颂收到一条短信,是言璟笙的:早安,我的女友大人。

  将头埋在被窝里拱啊拱啊拱,在一起了呢,好开心好兴奋怎么办哟~拱到一半,想起昨晚的事,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后续发展,就给叶清欢打了个电话。

  “欢欢,昨晚怎么样?没打起来吧?”不能怪她小题大做,特别是有梅芜这个冲动的女人在,天知道她会不会跳起来就给赵雅文或者陆域几巴掌。不过这次她明显猜错了,因为动手的人是叶清欢。

  电话那头,叶清欢似乎在一个很吵的地方,简短的说了句让她问梅芜就挂了电话。一脸茫然的又给梅芜打过去:“阿芜,在哪儿啊?出来见个面么。”

  诶无痕明显刚睡醒,声音里带有浓浓的鼻音:“颂颂,你来我这里吧,恩,今天我们都不要去上班了么。”

  阮颂幽怨的挂掉电话请了假,你们一个个的,就不能在电话里和我说么要这样吊胃口!!

  打车到明焱公司对面的公寓大楼时,接到了言璟笙的电话,约好晚上一起吃饭并告诉他不要去医院接自己因为她在梅芜这里就挂了电话。

  梅芜披头散发给她开门,不得不说,穿着睡衣走来走去的梅芜,真的是性感爆棚,特别是那双魅惑人心的双眼,她看了都忍不住失神,更不要说外面的那些男人。

  “快坐下来和我说说昨晚我走了以后发生了什么?”阮颂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冷静平和,反倒多了点迫切。

  梅芜洗漱完毕走到沙发上看着她:“当年的事,好像,陆域也被算计了...”

  将昨晚的事事无巨细的跟阮颂复述了一遍,两人同时轻叹了一口气。

  “那...怎么办呢,都五年了,两人又放不下彼此,明明还相爱啊”,阮颂摇了摇头低喃。

  “要不,快过年的时候,我们把她带回来?她总不能一辈子不回家啊?阿姨那么多年都在等她回家,还有瑞安,如果结合陆域的话,那这几年瑞安一直不肯露面见宁子也是有原因的了,出于愧疚吧,她们姐妹的关系那么好,她一定也觉得宁子的不幸她也有责任。”

  阮颂点点头:“恩,回头我们和清欢说一声,我们三一起去。”

  “谁知道是几个人呢到时候...”,阮颂也反应过来,陆域,一定会去的吧,或许,现在就已经在去的路上了呢,五年啊,五年的思念。然而,阮颂确实猜对了,陆域用一晚上的时间在叶清欢那里打听出沈瑞宁的地址后,就买了机票飞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