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五年前(四)

  叶清欢转过身来盯着他,清冷的眸子平静不再,只有满腔的愤懑:“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她从酒吧跑出来就被三个人尾随,差点被拖进黑巷子里轮奸?你知不知道她为了反抗被揍了多少拳?”指着赵雅文:“三个男人,收到这个婊子的钱就听话的丧心病狂的揍她,我哥赶来的时候你知道她的样子有多触目惊心么?”

  叶清欢回想起哥哥说的话,闭了闭眼:“右手再也不能画画,左耳耳鸣差点失聪,浑身是血......”身子颤了颤,略带哽咽的说:“你知不知道,你本来有个孩子?”你知不知道她一边忍着痛快要失去知觉还一直喊你的名字?你知不知道我哥要抱她去医院她昏过去都还下意识挣扎?你知不知道她得知自己再不能画画没有哭,浑身疼痛没有哭,看到我们回来出现在医院没有哭,可当听到她失去了一个孩子以后哀恸的昏过去?你知不知道她差点因为这些事自杀命悬一线?

  叶清欢深吸一口气,双手一拍,指着赵雅文对着进来的两个男人示意:“带下去。”

  从叶清欢开口直到结束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陆域突然开口:“把她留给我。”

  叶清欢正要讥讽出声,就看到陆域已经变成了她预料之外的样子,眼睛因为流泪而红肿,又因为愤怒和暴戾显得嗜血,叶清欢点点头,挥手让人退下,用眼神向梅芜示意,两人相继离开,就在踏出门的刹那,陆域叫住梅芜:“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我和赵雅文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这五年,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话是对梅芜说的,眼睛却是看着她的手机,宁宁,那么混蛋的我,都让你经历了什么,你在哪里?我该怎么面对你?你还愿不愿意要我?

  梅芜开口:“这五年你让这个女人在你身边,她动手术的时候这个女人完好无损,她做复健的时候这个女人完好无损,她看心理医生的时候这个女人完好无损,她一次次拿起画笔又放下,内心煎熬的时候这个女人完好无损,你觉得,这些对的起她?呵......”厌恶的扫了他们一眼,和叶清欢离开包厢。

  包厢的气氛变得很压抑,陆域觉得自己已经入魔了,是啊,梅芜说的对,在宁宁身心俱痛肝肠寸断生无可恋的时候,自己还好好的,罪魁祸首还好好的,他甚至没有帮她报仇,怎么有脸说没有对不起她?既然已经下了地狱,就永远待在那里吧。

  陆域终于开口,对地上绝望的赵雅文平静说:“因为我对宁宁的不够信任,衍生了后来的局面,我一辈子也原谅不了我自己,我该的,我认,可我还是会把她找回来,穷尽一生。”

  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意:“你不是很爱我么?那就和我一样,永远的待在,我为你建造的地狱里好了。”

  孟钧白和宋胤之互相看了看,赵雅文,多半是废了。

  果然!“钧白,找五个人来,男人。”孟钧白点点头,看了看赵雅文,轻叹了口气出去了。

  “当年宁宁掉过一个孩子,你也怀一个吧。”陆域缓缓走近她眼里开始闪过疯狂的情绪:“你别怕,我不会让你生下来的。因为孩子生下来知道有你这么肮脏的母亲,他会很难过的。”温柔的声音让赵雅文内心的恐惧不减反增,她是真的后悔了,五年前她不该做那些事的,沈瑞宁!对,都怪沈瑞宁!

  突然脖子被一道强劲掐住,陆域残忍地看着她说:“是我要弄你,你为什么恨她?你在诅咒她?不许,甚至连想都不许想?”

  半小时后,孟钧白回来了,身后,是五个或肮脏或丑陋或肥胖的男人,个个眼里都冒着猥琐色情的光,和一个面色平静的男人。

  陆域那手帕擦了擦碰过赵雅文的手,对那个平静的男人说:“录下来。”便和宋胤之孟钧白一起离开。

  更F☆新最快上酷匠网No

  身后,是赵雅文惊惧绝望的尖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