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瑞宁像感觉到什么一样回过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她,吃惊的表情让他只认为是心虚,见她好像想到什么想开口解释,他却挂断电话转身朝外走。

  他没有看到从酒店洗手间刚走出来的沈瑞安,也没有看见惊慌流泪的沈瑞宁,更没有看到在角落目睹过程的赵雅文。他只觉得心疼痛的喘不过气来,脑子乱乱的,前天晚上那男子和她拥吻的情景和大厅里的场景相互交叉的出现,让他头痛欲裂,他不信沈瑞宁会背叛他,可眼前的一切又让他很难找到话来说服自己。

  晚上因为应酬到酒吧喝酒,送走最后一个客户,接了她不知道第几次打来的电话,她说:“阿域你听我说么,是我姐姐,不是我。我...”

  陆域突然开口:“沈瑞宁,你还怎么解释?我都看到了,你要我怎么说服自己?怎么信你?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知道那种感受么?要不要我亲身告诉你?”酒意上涌让他情绪失控,甚至吼了平时捧在手心舍不得开口说一句重话的女人,啪的挂断电话,继续喝,这时赵雅文出现了,然后...事情,就脱离了他的掌控。

  叶清欢知道他理清了关于当年的误解事件,又开口扔给他一个惊雷:“那天晚上,宁子慌慌张张的跑来找你,我哥当时不知道你们的关系,直接带她去了你所在的房间。”‘旧事’的结构很丰富,一楼是酒吧大厅二楼是各种等级包厢,三楼,是一些大大小小的房间,专门给喝醉或者不愿回家的客人住。而那天......“打开门的,是只围了浴巾的赵雅文,宁子冲进房间,看到的是衣衫半褪的你,躺在酒吧房间的大床上...”说到这里叶清欢一笑:“放心,她只是跑了而已,崩溃的,绝望的跑了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哦,赵雅文顺便告诉她,你说像宁子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已经配不上你了,说你要和她结婚。”

  陆域心蹿起密密麻麻的疼,宁宁该有多伤心呢?一定觉得很失望,没想到自己说的醉话真的这样做了,放心?呵呵,自己误解的那瞬间的感觉,应该就是她看到那样的情景以后的感觉了。自嘲的笑了笑,想到当年他第二天醒过来看到躺在身旁不着寸缕的赵雅文时,他也快崩溃了。

  叶清欢满意的看着他自我厌弃的样子,这怎么够呢?宁子承受的痛苦,可比你要多几百倍啊。“你不是想知道宁子为什么离开么?不是想知道颂颂说的话和阿芜说的话什么意思么?”

  赵雅文突然发出尖锐的叫声,恐惧的开口:“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错了,我道歉,我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别再说了。”

  T最新!章节;上酷匠J网Q

  叶清欢踢开她扯着自己裤脚的手,恶劣的笑:“不要?道歉?呵呵,赵雅文,你也有今天?我拿你的道歉做什么?你道歉就能让宁子的手恢复么?你道歉就能抹杀你叫人轮奸宁子的事实吗!”

  最后两句话将陆域等人震在那里,陆域觉得,好像,从他主动转身走出酒店那一刻开始,就活在黑暗的世界里,而今天,叶清欢的话把他从黑暗的世界拉出,在他以为快要重见光明时,又重重的狠狠的把他打向地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