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颂冷笑:“你又想知道什么呢?怎么,找到她你想要怎么样?是再让人轮奸她一遍?还是为你面前这个这五年来你朝夕相伴夜夜相对的女人出气?毁了她么?还是直接杀了她?陆域,你真是个聪明绝顶又愚蠢至极的男人,你一定要记住,五年,在这五年来,和她相比,你真是过得太好,太好了。”

  阮颂话音刚落,叶清欢就掐灭手中的烟对言璟笙说:“把你女人带走。”

  收到眼神示意的阮颂抑制不住怒气又不甘的的抬脚离开,掐住最后一丝理智走出包厢,欢欢说的对,今天是言璟笙的生日,她不能在这个重要且特别的日子给他不美好的回忆。言璟笙连忙追上去,刚刚清场时梅芜就告诉过他如果颂颂离开,他一定要追出去。所以剩下的事,是要交给叶清欢和梅芜么?

  言璟笙追出去后,梅芜率先出声:“陆域,这些年,赵小姐把你伺候的好么?温柔乡的感觉有没有让你忘记过去?”

  陆域黑色眸子里聚起风暴,正要开口,就听到梅芜继续开口:“沈陆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延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红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梅芜狐狸眼微眯,媚态顿显,低喃般的语调念出这段话,让陆域脸色终于不再平静。

  {最¤新m章#~节上酷d匠GK网l~

  “你,你是谁?她,在哪里?”平日里的沉着不再,冷静不再,运筹帷幄更是不见一丝一毫,眼里满是伤痛,全身上下的气息变得悲伤。这段话......是某年代的证婚词,她觉得美,所以他念给她听的,记得那时,她巧笑倩兮古灵精怪的看着他甜甜的喊:相公。

  悲伤?梅芜的眼里涌现出滔天的怒火,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悲伤难过?

  一个月前,她去机场沈瑞宁,在打车回去时,突然看到穿着西装身姿挺拔的陆域和一脸娇羞的赵雅文,两人相携离去的身影让沈瑞宁脸色苍白甚至哭出声,目睹她整个情感变化的梅芜心口泛疼。

  她记得,沈瑞宁当时突然停下身一动不动,目光定定的看着出口方向,远远看到是他时呆立着不走又立马惊慌的拉着自己躲在角落;又看到随后出现的赵雅文时眼里出现的了然和悲伤;最后目送他们离开直至看不见身影后的绝望和潸然泪下,就像一部老电影的片段,那样压抑的伤痛和无措,是怎样的无助彷徨?

  梅芜讥讽的笑出声:“梅芜,沈瑞宁的大学室友,现在的闺中密友。你是不是想问我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忘记你?”手突然指着赵雅文大喊:“你他妈的问她啊,这个贱人不是最清楚么?她不是借着你的名义疯狂的狠毒的替你出了气么?你这肝肠寸断的样子装给谁看?妈的那个笨女人好不容易回来,就因为远远的见了你和这个贱人看你们恩爱的场景就难过的立刻离开。”浑身因为愤怒而发抖,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宋胤之眼疾手快的扶住她。

  没错,一个月前,哭够了的沈瑞宁摸出包包里的礼物,强颜欢笑的对她说:“芜芜,我...我又想走了。这个项链是送给你的,这个打火机是给清清的,这个耳环是给颂颂的。”最后拉开行李箱拿出一个袋子,努力的对她笑着说:“还有这个,这个是给我爸爸妈妈的,姐姐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是我也没有忘记给她带礼物哦,你帮我带回去给她们么。还有呀一定要告诉他们我很想她们的呀,给我妈妈说我会经常和她视频......”

  实在笑不出来,猛地抱住梅芜,声音颤抖的说:“芜芜对不起让你白跑一趟了,可是...可是我还是没办法,芜芜我看到他了,他还那么帅气,不,他比前更好看了呢。还有......还有赵雅文,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

  她说:“我很怕他怪我,怕他...用厌恶的眼神看我。芜芜你看,我多没用啊”

  她说:“我该怎么办么芜芜,我的心好难受啊,就好像......好像空了五年的心突然塞进一把针,疼得我喘不过气,芜芜我还没有很坚强啊。”

  她说:“芜芜,陆域,要是有一天他问起我,你记得告诉他,五年前...这五年...这辈子,我沈瑞宁对不起再多人,也从来不会对不起他,他是阿域啊...”

  她说:“芜芜你帮我给他带一段录音好不好啊”

  她说:“芜芜他都有女朋友了啊我还这样念着他,我嫉妒赵雅文呢我是不是很坏,芜芜你还是把录音删了吧,别给他听了,我们就这样了吧,算了。”因为哭泣而断断续续的话语让梅芜心疼的想杀人。

  抹了抹脸上因为心疼沈瑞宁而留下的泪水,想起沈瑞宁说的那句算了,眼神转向陆域,目光冰凉:“陆域,你不是想知道她的消息么”梅芜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点开录音,“那我就给你她的消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