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阮颂脱下短袖换上风衣时,才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自从梅芜上班的公司搬迁以后,梅芜就在离公司最近的公寓里租了一套一室一厅,和阮颂开始了各自的独居生活。

  接到言璟钰的电话时,阮颂刚把电饭煲插上电。从两个月前开始,言璟钰时不时的会打电话过来,有时候闲聊两句,有时候对阮颂吐苦水。

  阮颂接通电话:“小钰,怎么了啊?”

  言璟钰的声音不似往常般飞扬:“颂颂姐,我不想读书了。”

  阮颂皱眉,声音没有任何波动:“我在做饭,要过来尝尝我的手艺么?”

  “好。”言璟钰现在需要一个人给她疏导一下,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心也好痛好难受,不想父母担心,言璟笙出差了,现在只有阮颂能给她指引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先吃饭,吃了饭再说。”阮颂将言璟钰迎进屋便抢先开口,一看就知道她要说的是说了以后没胃口吃饭的话。

  没吃多少言璟笙就放下碗开始沉默,终于,在阮颂也放下碗并收拾好以后她开口:“颂颂姐,我......我觉得我不想读书了。”

  阮颂点头:“你在电话里说过了,我想知道原因。”

  “最近一段时间,班上的同学都陷入紧张的复习,我......我不喜欢读书,我都学不懂数学和英语,我又是文科生,离高考只有半个多学期了,我很慌,也很烦躁,我不想念书了,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我爸妈说。”言璟钰说完将头撇向一边,其实还有,还有一个原因的,可是我怎么说得出口。

  阮颂喝了一口水,斟酌了一下,开口道:“还有一个原因是什么,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说服不了我,更说服不了你的父母,学不懂不能成为你不努力不上进的借口。”

  言璟钰眼眶一红:“班上的同学说,既然我们家条件那么好,还学什么学,更何况不管我怎么学都是白学什么的......”

  *酷w,匠}-网¤m正@}版Q首TV发,J

  阮颂点头:“男孩儿说的?你喜欢他?”

  言璟钰的脸腾地一红,随即想到他说的话,双眼黯淡下去:“我......他是我的同桌,我看他每天就知道死读书,而且很辛苦,然后他就很生气的质问我,说我懂什么,我这样的富家女,就算不读书也一样可以过上优渥的生活,说班上那么多人都在刻苦学习,让我不好好学别来影响别人,他还对我说,高考是人生中最后一场不看关系不看家世不看脸的考试了”说到这里眼泪流下来,长这么大没受过这种委屈,“我从来没想过高考靠谁,而且,我真没想过影响别人,我知道我不刻苦,可我只是看他辛苦就给他说让他休息休息,绷得太紧会适得其反的,应该适当的放松,他就对我说了这些话,班上那会儿很多人,平时对我冷嘲热讽的人也有,我......我觉得好难堪”

  阮颂的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小钰,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内心住着一个魔鬼,叫自卑。”给她把眼泪擦干,阮颂继续说:“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家人朋友都是知道的,而那些恶意中伤你甚至误解你的人,无非是因为嫉妒,因为自卑,因为不满命运的不公没让他们有一个有钱的爸爸妈妈,万人景仰的哥哥,他们伤害你,你不能退缩,更不能逃,第一次逃了,都会成为以后的障碍,你要知道这个世界除了爱你关心你体谅你的人以外,其他的都是无关痛痒的人,虽然管不住这些人的嘴,但这些人没有资格可以伤害你,为什么不想读书?不是因为你学不懂之类冠冕堂皇的借口,而是因为你长那么大,第一次体验到时间冷暖,世态炎凉。”

  看得出言璟钰听进去了,阮颂微微一笑:“按说这些话不该我对你说,可是小钰,你现在还小,你现在经历的我们都经历过,甚至比你还不顺遂,你现在喜欢的人,如果是一个心态平和的人,那么即使你们两人家世有差距也没多关系,可是你看,那个男孩子很极端,或许是因为自卑,可他能够从家世这一点就抨击你并且还觉得理所当然,那你就要好好考虑了。以后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你会很辛苦,不是特指这个男孩子,而是指这样类型的,你要照顾他可笑的自尊心,可能会卑躬屈膝委曲求全,如果你的工资待遇比他好,如果的工作岗位比他体面,如果你的家世甩他几条街,都会成为你们争吵的由头,你想这样么?”

  言璟钰恍惚的看着一处,是啊,我想这样么?

  阮颂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你爸妈你哥哥把你捧在手心宠了17年,不是让你给别人当受气包的,不要退缩,不要畏惧,这些都是经历,也只是经历,你要学会从一次又一次的泣不成声里长大,因为有些道理,家人,朋友老师都教不了你,你只能一个人勇敢前行,可是,你的身后,有家人朋友。”

  阮颂完全理解现在她遇到的烦恼,都是这样过来的,这而烦恼也许放在她们身上并不算什么,毕竟二十多年来也经历过风浪,可言璟钰不一样,她这个年纪正式最美好也最叛逆的时候,更是最敏感的时候,稍有不慎,走上歪路或者因为什么事而在心里留下一道疤就会对以后产生影响,她也希望言璟钰能够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她相信,言璟笙也好,言家二老也好,有能力保护好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