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B市的飞机上,言璟笙轻柔的将睡着的阮颂扶来靠在自己肩上,一米六五的个子因为纤细的身材显得很娇小的窝在他身边,言璟笙眸光柔和,看着机窗外的云陷入回忆。

  第一次见面时什么时候呢,两年前到美国办公,结束后突发奇想去学生时代的大学听课,回忆校园生活,刚坐定就看见一个穿着牛仔裤,一件白T身材苗条的女生夹着一本书睡眼惺忪的走进来,走到他旁边的座位就趴在桌上继续睡,丸子头乖乖的侧对着他,白皙的脸上,鼻子因为睡姿不舒服皱在一起,小巧的嘴巴动了动像在说什么,终于沉沉的睡去。言璟笙觉得他观察的太仔细了,因为他发现她带的书和这堂课不符,待会万一被点可怎么办呢,言璟笙恶劣的想知道。

  Dt最a新、s章P、节c上酷+7匠;网

  台上是一位知名的中国心理学教授,也是他学生时代的的导师,他的课上十分严谨,也很受欢迎,极少有人打瞌睡,因此睡着的女生显得尤其显眼,教授说:“最后一排从左数第二个女生,请起立。”女生不动,没听见,言璟笙看教授的脸沉下来,不由得侧过身拍她的肩:“同学,同学”言璟笙轻轻的推了推,见她悠悠转醒,带笑的声音又想起:“教授让你起立回答问题。”

  女生刚刚清醒过来,呆呆愣愣的样子看着很可爱,半分钟后回过神来起身看着讲台上的教授,教授问她一个专业问题,她歪头皱眉,低喃:“唔,走错教室了啊。”言璟笙见她按了按太阳穴镇静的回答教授的问题,眼里有一丝意外。教授满意的点点头让她坐下。

  下课后她便从后门安静的离开了,那是言璟笙第一次见阮颂,第二次是什么时候呢?言璟笙看着阮颂的睡颜想了想。

  那次以后,过了两个月他又去美国,接到在美国开心理咨询室的姑姑的电话,让他过去帮一个忙。如果第一次是因为她有趣而对她有印象,那么第二次就是对那双空洞的眸子浓浓的心疼而对她念念不忘了。

  刚到姑姑那儿就听到一间治疗室里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放开我,我要杀了他们,放开!”声音听着很熟悉,从半开门缝里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言璟笙心里有点不平静了,皱眉看向他的姑姑:“怎么回事?”

  姑姑叹了口气,原来,三个星期前,阮颂在学校写完报告出来已经傍晚,走回住处时要经过一个小巷子,突然冲出来三个壮汉,将她掳进巷子,想要对她施暴,刚撕开她的前襟,就被路过的一个中国女孩听到,冲进来想要救她,兽性大发的三个男人一看又送上来一个女人,准备换种玩法,当着她的面,轮了那个女孩,阮颂崩溃的大叫,看着其中一个男人狞笑着朝她走过来压在她的身上,关键时刻,叶清欢和梅芜还有沈瑞宁冲进来,叶清欢几下将三个男人制服,才幸免于难,可就在此时,那个被轮的女孩承受不住打击撞死在她面前,血流到她的脚下,阮颂尖叫着昏了过去,醒来以后,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也不哭,就是凶狠的要找三个男人,而且每天洗澡的时候都要洗一两个小时,一开始没人发觉,直到一个星期以前梅芜觉得奇怪冲进去看到她浑身都被搓得通红,有些地方甚至已经脱皮,阮颂说脏,很脏,她说她的全身都被碰的很恶心,而且总觉得身上充满鲜血的味道,她要洗干净。梅芜脸色心疼的同时心也沉下来,将她送到这里,这件事是她的心魔,一定要解开心结,不然对她以后影响很大。言璟笙听完觉得浑身的血都在沸腾,都在叫嚣着让他做些什么,最终他什么也没做,走进治疗室。

  梅芜等人在陪伴她的第三天就被要求回家等她,这样的自己,让她很厌恶,她不想让她们看到心疼。言璟笙进去后,让室内按住她的两名工作人员出去把门关上,这个动作又大大刺激了阮颂:“你要做什么,不要过来,我说了放我出去!”

  言璟笙放轻语气温柔地对她说:“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言璟笙一步步靠近,直到将她拥入怀:“你不要怕,我就在这里,不伤害你,你要做什么,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刻意放柔的嗓音起了很大的安抚效果,阮颂渐渐放下防备,最后眼神麻木空洞的看着他,平静的说:“拜托你,我想洗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