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颂颂!”阮颂正在看一处地摊上的东西,这些民族的东西格外的招人喜欢,很有味道。听到叫声回头,咔擦!言璟笙的镜头下的阮颂,眉眼弯弯,长发飞舞,恬静的脸上还有一抹未褪下的笑意。阮颂似嗔似恼的白了他一眼,她才不告诉他她也有拍他一张呢!言璟笙也不说话,只笑意温和的看着她。

  又逛了一会儿,言璟笙对地摊上的一个女生说了什么,将手机递给她又指了指前方的阮颂,女生点点头表示明白。“颂颂,过来。”言璟笙向前边的阮颂招手,阮颂走过去,眼里带着询问的看向他。言璟笙突然拉着她的手对她露出干净温暖的笑,阮颂不明所以的回望着他,丰神俊朗,芝兰玉树。小摊上的女生按下快门,郎才女貌。

  两个人的时光过得充实而快乐,阮颂想,如果生理期没来,她可以更快乐。幽怨的眼神看向坐在对面的言璟笙,今天星期六了,明天就要回B市,少爷你放我出去浪一浪啊浪一浪!

  言璟笙失笑:“好好休息,下午太阳小了带你去吃东西。”

  “言璟笙,我要下床!”昨天晚上吃着火锅阮颂突然脸色煞白,冷汗直冒,吓得言璟笙乱了分寸,送去当地医院医生说,生理期,不宜吃太过辛辣的食物。言璟笙沉着脸将她背回住处,沉着脸看她洗漱完毕躺在床上,阮颂第一次见到沉下脸的言璟笙,乖得不得了,甚至没敢问他为什么睡在她房间的沙发不回房,言先生你别沉着脸么,下次我身体不舒服不瞒着你还不成么!她自然明白言璟笙气她不拿身体当回事,而且身体不舒服也忍着不告诉他。

  言璟笙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红糖水端给她,毫不让步:“喝了这个,下午起床带你去吃饭。”

  阮颂第三次下床申请被驳回,不由得娇气的说:“床上好无聊的!我下床走走么,我去给你泡茶喝么。”怎么办呢,你越是宠我,我就越是想要恃宠而骄。言璟笙对这样小女儿姿态的阮颂没有一点抵抗力,觉得这个时候阮颂说要吃火锅他都要动摇的,只好点头:“那先把这个喝了。”

  阮颂乐得笑弯了眉眼,小口小口的喝完就跳下床,换好衣服对言璟笙说:“明天就要回去了,我要给阿芜和欢欢还有我妈妈带礼物啊!我们去逛逛吧!”言璟笙无奈的点头,揣好房卡和阮颂一起出门。

  “阮小姐?言少?”周云山看两人从同一间房走出来,有些错愕。阮颂自然看出他在想什么,懒得解释误会,微笑着问:“周先生,真巧。”

  言璟笙也微笑着点头,看着阮颂站在自己旁边乖乖的笑就觉得整个人都舒畅了,情敌什么的,完胜!

  周云山也收起错愕:“是很巧,二位这是要出去玩吗?不如一起吧?”

  阮颂正要说话,就听言璟笙说:“不用了,我带颂颂去买点东西,用不了多久就回来。”我扔下公司一堆事给老方专门过来和颂颂过二人世界,还让你凑进来不是自找不痛快么!说完牵着阮颂的手就准备离开,阮颂歉意的笑了笑跟着离开了,留周云山在原地黯然神伤。

  离开周云山的视线阮颂挣了挣被牵住的手,不料言璟笙握得更紧:“乖,别动。”

  阮颂:“......”果然,言先生的宠溺音什么的,怎么可能抵抗的了么!!

  给自己妈妈买了丝巾,给梅芜买了一条民族风的长裙,给叶清欢买了一件中性的风衣,阮颂满载而归,回住处门口等言璟笙的时候再次遇到周云山,周云山见她不进去,奇怪的问:“阮小姐不进去?”

  阮颂微笑着说:“房卡在他那儿,他去买喝的了。”这个他是谁周云山自然清楚。“哦,那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如果一开始觉得两人的关系不可能,现在应该可以确定了,不再自找没趣,周云山转身离开。

  酷v}匠/网永久免;费lU看小N{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