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说开

  言璟笙轻叹,果然,抬手抚摸她的脸颊:“为什么道歉呢?我来,是为了告诉你,我会等你罢了,颂颂,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我不急也不会逼你,我们慢慢来好不好?”我知道你的担忧,你的顾虑,你的苦涩和无奈我都清楚,所以我不急,所以我愿意等你,颂颂,你比我想象中善良,你比我想象中更值得我深爱。

  阮颂扭开头,不愿他看见脸上的泪和情绪,她有她的坚强和骄傲。“谢谢你,给我一点时间。”

  言璟笙毫不介怀的笑着说:“颂颂,接下来的几天,你陪我在这里到处看看好不好?”阮颂转头看他,没有生气,没有厌烦,只有满满的包容和温柔,笑意清浅的看着她,你说你需要时间,就没有完全否决我,不是么?

  点点头:“好。”

  等两人从酒馆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掉了,夜晚的丽江,光影层叠,会忘记自我,萌生一种柔情的倾诉和莫名的依恋。大红的灯笼一盏盏的亮起来,一切都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令你忍不住的沉醉。也许这才是丽江真正迷人的地方吧。热闹的街市,听到耳旁温润如玉的男人低声让她注意安全,注意脚下,人多怕她被挤便伸出一只手为她隔出一片方寸之地,让阮颂想起古代京城闹花灯,想起闹花灯时,太平公主邂逅薛绍,揭下面罩,看到你,好浪漫,好浪漫。要是能牵着一双手,在这人群中快速穿梭,留心脚下、小心迷路、注意安全什么的,一概抛掷脑后,只要牵着手不放,那将是多么有意思。

  走回客栈的途中,言璟笙像过去一样和阮颂聊天,聊他的学生时代,他的工作,最后聊他的生活,言璟笙一直以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话多的人,现在看来,不过是没有遇到那个人罢了,真心遇见一个人,会迫不及待的告诉她所有关于自己的信息。阮颂静静的听着,听得很认真,脸上也不由自主的带着柔和的笑意,这些都是关于他啊,原来,真的会遇到一个人,让你想了解他,接触他,靠近他。

  走到住的地方,阮颂知道言璟笙来的时候也定了同一家客栈,所以他跟在身后的时候也不觉得奇怪。“颂颂,我就住在对面这间房,早些休息,明天见。”言璟笙在她的房门口站定,看她点头开门进屋,才进自己的房间。

  叩叩叩,阮颂开门看着门外的言璟笙:“言先生,怎么了?”

  言璟笙拿着手里的纱布和药水晃了晃:“给你上药。”回到房间整理行李时看到为她准备的换洗药物才想起什么事没做。“还有,别再叫我言先生。”

  阮颂脸微红,点点头放他进来。“麻烦你了,你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水。”

  言璟笙换好药越好明天出发的时间就离开了。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阮颂感到小腹有点钝钝的疼,有种不妙的预感,去洗手间一看,果然。扶额轻叹,姨妈你可不可以晚那么两天,平时不见你那么准时!!

  酷l匠网永久l免费Oy看-小0《说

  言璟笙来敲门的时候阮颂刚穿戴完毕,丽江虽比B市凉快,但总体还是热的,穿着一袭白色长裙蹬着凉鞋就和言璟笙出门了。

  丽江的古城,街道复杂,交错蜿蜒,很容易迷路,据黑金妹介绍,逛丽江古城,一定要逛到迷路,才有味道,但是就算迷路了,也不用着急,逆水而出,顺水而入便是。

  走在丽江古城里,阮颂发现披肩特别多,多姿多彩的披肩将来自四面八方的善男信女们迅速融入了丽江的节奏。这里的披肩不同于苏杭丝巾那么婉约,丽江的披肩有着浓郁、热烈的属性。阮颂喜欢这里的披肩,因为丽江的披肩使中国女性的东方气质得到了平衡,使女人显得忧伤、浪漫、高雅。披上这一件件红、黄、蓝、绿相间的彩条,周边缀满了流苏,犹如躲进了恋人的怀抱中,虽然衣着单薄,却总能在瑟瑟凉风中感受到别样的温暖。披上披肩的阮颂,虽没有花容月貌,却有那份恬淡惬意的知性之美。放眼望去,周围女孩子们肩上的披肩,不同的样式、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味道,可言璟笙觉得,只有阮颂,明明相似的披肩,甚至那张娴静的脸上没有任何粉黛的装饰,偏偏在他心里驻扎,难以驱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