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车停在医院附近的停车场,阮颂往医院赶去。

  刚走出电梯阮颂就被一道大力扯过,脖子被人拿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架住:“你们都让开,让开!”阮颂认出这个疯狂的女人是昨晚和叶清欢聊到的病人家属,因为儿子车祸抢救无效死亡,最近都来医院闹,认为是医院的责任。“让那些给我儿子动手术的医生出来,还我儿子!”女人面目狰狞,受伤的水果刀因为身体颤动划破了阮颂的脖子,阮颂皱眉,昨晚还在提醒叶清欢注意安全,没想到自己倒霉往刀口上撞。阮颂无奈的苦笑:“这位女士,您镇定,有话好好说,院方能帮你的地方一定会帮的,或者您有什么觉得难以承受的地方,您和我说说,好不好?”一番话说的很真诚又稳定人心,本就是心理学专业的她此刻拿出自己的工作状态和这个女人沟通。“你知道什么,我儿子没了,这家医院的医生把我儿子医死了,我要他们赔我儿子!赔我儿子!”

  “我很遗憾这个消息,但我理解你的感受,请节哀。”阮颂轻叹了口气,人死不能复生。

  “你理解什么?你怎么可能理解,你觉得你能感同身受吗?我就只有那么一个儿子!”虽然手还拿着水果刀架在她脖子上,但明显手不在颤抖,刀子也离开她的脖子几厘米,就在阮颂觉得可以再接再厉胜利在望时,叶清欢和两位主治医生跑过来:“李太太,您冷静,先放开她。”年轻一些的男医生急忙说话并抬手想阻止女人的动作。

  不料女人又将手里的刀子拿的比之前更近:“你别动!再动我杀了她!”叶清欢心里咒骂,蠢货!没看到病人家属本来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么,冒冒失失的向前冲只会刺激她!“李太太,我是你儿子的主治医生,我叫叶清欢,对于你儿子的死,我很遗憾也感到非常抱歉,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放过她行吗?你儿子的手术是我做的,你儿子的死亡是我宣布的,放了她,我过来。”该死的,颂颂受伤了!

  阮颂眼眶微红,心下感动脸色也有些动容:“李太太,医生们的职责是救死扶伤,送到他们手下的伤患他们比谁都希望能治好,您儿子的事我的确不能感同身受,也不希望有机会感同身受,可您想想,医生是人,不是神,人死不能复生,对吗?”

  李太太情绪崩溃的哭喊:“我儿子没有了,你们为什么不治好他!为什么不治好他!他还那么年轻,他才二十九岁啊!”手因为情绪激动颤抖的更厉害,感觉到伤口越来越深,阮颂忍着疼正要开口,一道温润的声音插进来:“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是你儿子想看到的么?你的儿子因为车祸重创身亡,你的心情我们所有人都理解,可你又凭什么要求无辜的人为你儿子的死买单?他在天上看着你,看到一直以来疼他爱他的母亲变得疯狂和麻木,他会讨厌你,他会觉得你因为他变成了一个刽子手,他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安宁。”

  李太太听完手顿住,愣愣的呢喃:“不,不会的,我的儿子。”见刀子离开到安全距离,言璟笙快速冲上去夺过刀,一旁的保安也上前将人控制住。

  “颂颂,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颂颂说话!”言璟笙紧紧的将脸色苍白的女人抱入怀,担忧的发问。

  阮颂被他勒得紧紧的,说不出话,只能轻轻的上下摸着他的背安抚,言璟笙,我没事,你又救了我,我没事。言璟笙感受到她的安抚,放松了力道正想看她,就听她无奈的说:“带我去包扎一下好吗?我没事,只是脖子被划破了。”

  言璟笙顾不得其他,将她一把横抱起就往楼上跑去,留下原地若有所思的叶清欢和呆在一边的林妙妙。林妙妙回过神来大声朝他的背影喊:“璟笙,璟笙!”看着言璟笙因为那个女人变得惊慌失措,不再处变不惊,林妙妙承认,她嫉妒了,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言璟笙为谁这么担惊受怕过。

  “需要我帮你去和她解释么?”阮颂也听到了刚才那个女人的叫喊声,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她,听到声音才反应过来,言璟笙抱着她,而言璟笙的女朋友就在一旁看着。

  言璟笙莫名:“解释什么?”一边问一边俯身给她缠纱布,伤口比他想象中的深,如果他没有遇到,如果那个病人家属突然发狂,如果......言璟笙不敢想。

  “她不是你女朋友么?但我觉得她好像误会了什么,要我去和她说清楚么?”阮颂无语,这个男人不知道刚刚她的举动很容易让人误会么?

  言璟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她没误会,是你误会了,她不是我女朋友。”

  “耶?那什么,我看到......”阮颂一愣,正想说看到他们一起逛街,还听到那个女子叫他‘璟笙’,话说到一半就停下,不管是不是女朋友,都与她无关。

  言璟笙见她愣住,心里百转千回豁然开朗,如果说她误会他有女朋友,那么那天的疏离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I更`新最快上酷匠☆网i,

  “她是我的大学同学,不是女朋友。所以,颂颂,是你误会我了。”言璟笙包扎好伤口并未起身,就这么看着她,目光沉静如水,距离近的让阮颂的脸感受到他鼻尖的呼吸。脸开始升温,心脏也开始剧烈的跳动,言先生你不要靠我那么近啊啊啊啊!“颂颂,下次不要让自己那么危险了。”我很怕,我怕你出事,我怕失去你。眼里浓浓的担忧因为近距离阮颂看的一清二楚,内心动容,喃喃道:“言先生......”平复好内心的躁动,嘴角露出让人安心的笑容:“言先生,唔,以后我一定让自己远离江湖纷争!”

  第一次见到阮颂娇俏又调皮的一面,言璟笙心神一动,宠溺的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顶:“你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希望下次见你是比较安宁祥和的场面。”

  “恩,一定!”阮颂听完也是一笑,又正色道:“言先生,今天真的谢谢你,你已经救了我两次了!还有,你很厉害呢。”指的是他对李太太说的话,为什么他感觉言先生也懂心理学?言璟笙摇头:“你不用跟我客气,我更高兴今天你能完好无损。”没有人知道当时他风轻云淡,应付自如的表面下是多么的慌乱,手都在发抖。“如果实在感谢,请我吃饭吧。”

  阮颂点头,这是自然,“那言先生什么时候有空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一家火锅店,很不错的。”

  言璟笙点头,又好像想到什么,无奈的笑着看着她说:“颂颂,我还没有你的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