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

  停好车梅芜对靠在自己肩上睡着的宋胤之没好气的说:“喂,起来,你们到了”

  …E酷Q》匠y网c唯一正B√版f,其e他H7都\w是‘盗版

  宋胤之“嗯”了一声,揉了揉眼睛立起身子,“你太瘦了,靠的我脖子疼......”话未说完梅芜炸毛,“呵,兄弟你头有包么!老娘和你很熟吗?”看着眼前炸毛兔一样的女人,又想起一路上身旁的奶香,宋胤之的心蓦地一软,收回了原本想要说的话,认真的看着她,“对不起。”

  梅芜再一次愣,“没...没关系。”这个男人怎么就道歉了?这这这...那她也不和他计较好了......她发现今晚上她老是让人弄得一愣一愣的。

  阮颂眉眼弯弯的看着梅芜和宋胤之,阿芜你这愣愣的表情和宋先生呆呆的样子...真的好萌啊喂!如果阮颂回头,一定能看见那个叫言璟笙的男人,温柔的,专注的,宠溺的看着她,眼里泛滥的柔光能让人为之沉沦。

  “颂颂,要不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你.....”抵抗住他独有的温润嗓音,阮颂失笑:“谢谢,但不用了,我们就住在前面的街心花园,往前开几分钟就到了,你也喝了酒,酒驾不好。”梅芜戏谑的看着他们:“行了啊,言少,你和你朋友快回去吧,大晚上的还玩什么十八相送么!”经过今晚梅芜觉得她很难再把言璟笙像之前那样客气的对待,怕什么,姐有颂颂呀!言璟笙听完也不恼,柔声对阮颂道了声谢便下了车。宋胤之见此也酷着一张脸打开车门,低沉的声音在梅芜头顶想起,“麻烦了,开车小心,早点休息。”最后那句话是对梅芜说的。

  梅芜不耐烦的挥挥手就让阮颂驱车离去。

  “颂颂,你觉得言少怎么样,还有,他都叫你颂颂了呐~”回去的路上,梅芜还是没忍住,趴在副驾驶背椅上开始八卦,充满求助于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阮颂。

  阮颂觉得,她也很奇怪也很莫名其妙啊!而且那样温柔的宠腻嗓音叫‘颂颂’真的是秒杀啊!!!!

  “今天才认识,叫我颂颂可能是因为..我面善?”阮颂想起今天他在下车时俯身过来说的一句话:“颂颂,我这半生就只和一个姑娘搭过讪。”感觉耳朵已经麻掉了,那么近的距离,酒香和薄荷香充斥了她的嗅觉,现在想想都还觉得耳边一阵酥麻。于是就在梅芜的不依不饶中,阮颂的耳朵可疑的一路红到家。

  “喂?妈妈~”阮颂刚结束今天的工作就接到母上大人的电话,“颂儿,在干嘛呢?吃饭没有啊?算了我不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找男朋友啊?算了,没找是吧,我让你李阿姨给你留意了,她也约好了,这个周末,星期六吧,就在你们上班的对面那家咖啡馆,你去见见。”林云中气十足的声音让阮颂放宽了心,说明自家老妈身体很好。可谈话内容让她有点闹心,相亲什么的,真的好害羞的啊!而且明明自己还那么年轻!

  “妈妈,我才27呀~”

  “都27了!你李阿姨家的女儿和你同年,去年结婚现在孩子都有了,我不管,我要抱孙子!”林云躲开老伴要来抢电话的手,继续说道:“就这样吧,你这老姑娘,我挂了把饭店的座位号发给你,当然还有照片哟~嘿嘿嘿~是个帅哥呢!”

  阮颂哭笑不得的看着照片和地址,妈妈你这样兴奋到底是为哪般啊,难道我和这男人见一面你就有孙子了?唔......隔空受精?阮颂被自己吓到了,脱下工作服向外走。看面相,应该是个好说话的,跟他说清楚吧,相亲什么的太不靠谱了。直至多年以后,阮颂看着枕边的言璟笙,问他说:“要是当年我要是没在相亲那次,是不是我们就要错过了?”言璟笙说:“我在你不记得我的时候就已经把你放在心上那么久,后来再次相遇,我就没打算放过你。”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下班回到家,阮颂想到四天以后的相亲就烦躁的瘫倒在沙发上,妈妈当了那么多年的班主任,要是随便请个假一定会被她看出来,这些套路瞒不住她,爸爸......爸爸只听妈妈的,不能拉进我军阵营,阮颂开始一个头两个大,揉了揉太阳穴,对着下班回来刚进家门的梅芜说:“阿芜,我妈要我去相亲!!怎么办?”

  梅芜听完一乐:“行啊,就去见见,虽然没那心思,但也试试么,上次回去阿姨就一个劲儿和我说让我在我们公司给你留意哈哈哈~”

  阮颂悠悠的看了她一眼,我被逼相亲你还那么开心,你不知道你家就在我家楼下么,我妈经常去你家串门,相亲什么的,你也逃不掉好么呵呵呵。梅芜明显看懂了她眼神的含义,顿时苦着个脸:“唔,颂颂,我妈妈最听你的话,你帮我挡挡啊!!!!”

  阮颂白了她一眼洗澡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