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十二点了,明天还要上班,该走了。”言璟笙看了看表,又看了看烂醉如泥的宋胤之,有些头痛。孟钧白失笑,“你先带着小四回去,我在这儿和老大多待会儿。”

  “行吧,回头来我家吃饭,我妈老念叨家里你们走了冷清,老大我们先走了。”言璟笙跟陆老大和孟二打了招呼,扶起宋胤之就往包厢门口走,孟钧白说:“等会儿,我送你出去,你这样该怎么回去,打车吧,不许酒驾。”边说边帮忙扶着宋胤之往外走。

  另一边,即言璟笙等人的隔壁包厢,阮颂看了看时间,转头对叶清欢说:“很晚了,该回家了,我明天有个病人,清欢,我们先回去了,走吧,送我们出去,,看样子今天得我开车。你今晚就睡这儿别走了啊,你也喝酒了。”

  叶清欢点头,给两人拿包,梅芜笑眯眯的说,“我觉得吧,我才喝了几杯,车还是能开的么~”阮颂无视之,往包厢外走。

  “颂颂小心!”打开包厢门就看到黑影袭来,走在身旁的梅芜下意识用身体挡住阮颂。

  “胤之!!!!”孟钧白扶额,宋小四为什么每次你喝醉酒都要丢一次人!!!

  “言少?”梅芜也有点愣。言璟笙带着歉意的笑容看着梅芜说:“梅小姐,我很抱歉,我朋友喝醉了,吓到你们,不好意思。”清润的嗓音让人很舒服,梅芜看到是言璟笙那一刻也知道不能发多大的火,对梅芜工作近况熟知的阮颂更清楚,更何况也没多大事。

  “阿芜,我没事,我们走吧。”梅芜顺着阮颂的话下台,“言少言重了,我朋友没事,很晚了,我们先回去了。”言璟笙看着阮颂,眼里闪过一抹光,是她?

  “一起走吧,我们也要回去了。”言璟笙说完扶着宋胤之往外走。孟钧白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有问题!

  梅芜看了他一眼,了然的笑笑:“走吧”。

  “阿芜,车钥匙给我,我去开车,在这里等我”放开挽着梅芜的手,阮颂对言璟笙礼貌性点点头就准备往停车场走,“我和你过去吧,”言璟笙擒着一抹笑看着阮颂,眼神平静:“停车场到这里有一节路灯好像很暗。”阮颂接过钥匙点点头,不作他想,两人相携离去。宋胤之此时突然说了一句:“那不是老三的梦中情人么?”梅芜和叶清欢齐齐挑眉:“哦?”梦中情人么?呵......有意思!叶清欢似笑非笑的和梅芜对视一眼,颂颂大概可能也许......桃花到了呢!

  “言先生上车吧,也喝酒了么?”阮颂边打开车门边询问言璟笙,言璟笙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专注地看着她:“好。”阮颂,颂颂......么?

  更PV新$最快.l上d)酷}=匠网

  阮颂稳稳的开着车心里苦笑,这个男人,看不透,心理咨询师二级的水平也看不透,要么是这个男人心思藏得很深,要么是他心思纯净,但他明显是前者。说不清楚为什么想看透他,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因为他有一双梦里出现过好几次的眼眸。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言璟笙。”言璟笙活了二十八年,难得莽撞。阮颂偏过头直视:“唔...阮颂,包耳旁,歌颂的颂。”忽略掉心里的异样,阮颂努力平静的开车。余光打量着身旁的男人,温润如玉,清俊高贵,最难招架的是他莫名其妙的温柔并且专注的眼神,还有那宠腻音,轻叹了口气,调侃道:“言先生问其他女孩子电话一定要比其他人简单,现在的好多姑娘都是声控。”比如她!!说完也不管他的回应就打开车窗叫梅芜,“上车。”言璟笙挑眉,声控么?颂颂,控你一个人就够了。

  梅芜别有深意的看着副驾驶上的男人,客气道:“言少,需要我们送你回去么?”“麻烦了,兰馨花园A栋。”言璟笙正要说话,孟钧白和酒醒一半的宋胤之突然齐声开口。梅芜错愕,叶清欢也挑眉看向孟钧白。

  言璟笙失笑:“梅小姐,麻烦了,我们都喝酒了。”一下子转过头:“颂颂,可以么?”,阮颂心里乱了一下,下意识回答道:“好......”

  “那就拜托你了,梅小姐,不介意坐后座吧?”接收到梅芜的视线,阮颂才从那声“颂颂”里回过神来,阿芜你那意味声长的眼神是什么鬼,人家声控伤不起啊喂!梅芜正要说话,走到身旁的宋胤之拉开车门,弯下腰看着她:“上车吧,好困。”梅芜嘴角抽了抽坐进后座,这家伙,不知道客气的么!

  车外的孟钧白和叶清欢见此均挑眉,孟钧白想,宋小四你行啊,助攻力MAX,叶清欢则弯身对着驾驶位的阮颂说,“女人,路上慢点,我先回去了。”掉头:“阿芜,回去赶紧休息。”说完挥挥手,阮颂只是娴静的笑笑,一车四人,绝尘而去。

  “叶小姐不走么?”作为酒吧的VIP,自然知道眼前这个英气逼人的女人是酒吧老板娘。

  “孟先生不也还没走么?我住酒吧。”酒吧三层楼,第三层是叶清泽没结婚前的住所,后来变成她的。“恩,我还有一个朋友在包厢,还要回去陪他。”孟钧白说着和叶清欢一起往回走。

  “赵小姐?你来找陆老大么?”孟钧白看着立在包厢门口的赵雅文皱眉,这个女人怎么知道的消息!赵雅文听到声音回过头正要说话,就看到孟钧白身旁的叶清欢,脸色巨变,有些失控的看着叶清欢:“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心里开始不安,为什么她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她和孟钧白一起?他们很熟吗?当年的事是不是暴露了?孟钧白看着眼前脸色煞白的赵雅文和面容讥讽的叶清欢,总觉得其中藏着什么大秘密,而且根据他敏锐的观察,秘密一定和陆老大有关,而陆老大的事能让赵雅文如此失态的,只有一个:沈瑞宁!短短几秒所有的联系已经在大脑里过了一遍,孟钧白果断选择围观。

  “赵雅文,你那么慌做什么,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今天你看到的人是我,可过段时间,你猜,你会看到谁?”叶清欢勾起恶劣的笑容,眼神凶狠的盯着她:“这家酒吧是老子的,十秒之内,滚出老子视线!立刻,马上!!”突然爆发的女王气场让一旁的孟钧白吓了一跳的同时也更加确定之前的信息,过段时间?难道沈瑞宁过段时间会回来?

  赵雅文脸色难看的颤抖着,她在怕,也在赌,她在赌叶清欢会不会把事情说出来,听到她说前半句时狠狠的舒了口气,可听到后半句,她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沈瑞宁,一定是沈瑞宁!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憋着一口气赵雅文狼狈的跑出酒吧。

  “孟先生,看戏看的爽么?”没有温度的丹凤眼瞥着孟钧白,孟钧白苦笑:“误会......”话音未落就见叶清欢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