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酒吧某VIP包厢,四个风格迥异但同样丰神俊朗的男人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喝酒聊天。

  “很久都没这样坐齐了,老大,这次待多久?”言璟笙看着陆域问道,“你还在找她?这次回国,是因为她的行踪?”陆域看着天花板,想着那个叫沈瑞宁的女人,他说:“老三,她可能要回国了,这么多年,她的行踪我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查到一星半点,她没有这样的本事,有人帮着她在躲我。”灯光微暗,显得此刻的陆域尤其孤寂和......脆弱。盛钧白有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那么真切的脆弱,也只有沈瑞宁能做到,他们没人清楚五年前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五年沈瑞宁像人间蒸发一样,而他们的陆老大,原本儒雅的性格渐渐消失殆尽。五年,可以改变一个人到什么地步呢?宋胤之想,应该就是像陆域这样,笑容越来越少,周身气息越来越冷,除了赵雅文,恐怕没有人敢轻易靠近。

  “雅文呢,这次没和你过来?她也陪在你身边五年了,从来没说过要你给她什么。不求名分的五年里,你就没打算过考虑考虑她?”赵雅文对他的心思他们几人都看得清楚,人也长得漂亮,文文静静的看着很有老人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陆母就是不喜欢她,甚至是抵触。陆域仔细想了想,正要回答,盛钧白打断道:“今儿是来喝酒的,聊什么女人,我们B市四少难得聚拢,小四,这次去S市出差有没有去练酒量?你太弱了啊!今天不醉不归。”盛钧白算是四人里面看的最透彻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赵雅文么,一定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酷“匠)F网r首{D发

  “清欢,”推开包厢的门,梅芜就看到帅气又漂亮的短发女人,上前给了一个热烈的拥抱。“阿芜,好久不见,颂颂呢?”原本清冷的面容看到老友便布满笑意。梅芜也笑:“马上到了,她从家里过来。”

  “欢欢,我们一定要在酒吧聚么?”阮颂推开门,苦着一张脸对叶清欢说:“我要一杯柠檬水。”然后走到两人身边坐下,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阮颂眉眼弯弯的看着叶清欢说道:“清泽哥让我告诉你,原话转述:酒吧也送你了,你也二十六了,滚去给老子带个男人回来!”“哈哈哈,叶清欢,你开不开心,难得你哥那么关心你一次,头发都长到脖子了,该有的女人味也有了,是该找个男人了啊。”梅芜也笑,看着叶清欢,这个女人是医学界的新星,这两年在国外好几个国家到处学习,回国后几大家医院向她抛出橄榄枝,最终选择了B市人民医院,为了离她们,离家更近,也为了沈瑞宁。“叶清泽娶了老婆后就开始瞎操心,你管他的话做什么!”叶清欢皱眉,回国前她哥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催她回家,差点烦死。

  “清欢,宁子她......”

  阮颂正要问起就被叶清欢打断:“那个女人准备回来了,最迟半年。”叶清欢冷笑:“呵...别让我遇到陆域和赵雅文这对狗男女。”

  梅芜问道:“没关系么,阿宁她......”

  梅芜一脸忧心,当年,她和阮颂作为闺蜜一起上了B市的大学,遇到了同寝室的沈瑞宁和叶清欢,四人性格不同,长相也各有千秋,可女生的友情就是在莫名其妙的交谈后莫名其妙的合胃口然后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自此,两人帮变四人帮。那时是住的混合寝室,她们四个人阮颂学心理学,瑞宁学画画,叶清欢学医,自己学设计,都不是长得最出众的,却是当时颜值平均水平稳坐第一的学霸寝室。作为各自专业的佼佼者,大四那年,她们三人都争取到了去国外学习的机会。唯独沈瑞宁对出国无感留守。就是离开了那个女人一年而已,就让曾经张扬肆意的沈瑞宁变成了一潭死水,那一年发生了什么,只有她们三个人最清楚,所以愤慨,不平,甚至三人长那么大第一次如此憎恨一个陌生人。一直以来沈瑞宁总是大事小事都帮着照顾着她们,四个人也不是没有过矛盾,但因为沈瑞宁这个女人,她们即使吵架也会和好如初,那样一个脾气好的人,五年前她们三人回国看到她憔悴的样子差点崩溃,那是沈瑞宁啊,祥和美好的沈瑞宁啊。

  “我把消息放给了陆域,这几年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在找她,呵呵,既然如此,我就让他知道,啊~瑞宁会不会杀了我,她一直在躲那个男人呢~我好像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叶清欢讥讽的笑容一直挂在嘴边,三个人,只有她知道陆域长什么样,倒不是不告诉梅芜和阮颂,只是两人不想知道罢了,B市太大也太小,她们怕长期待在B市工作有一天遇上了会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那个男人越想找到沈瑞宁,叶清欢就越要把她藏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