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个艳阳天,苏春季节,万物生长勃发,新旧交替,新陈代谢是自然界的规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大自然的法则。

  此刻大街上排成一溜长龙一样的豪华轿车,浩浩荡荡地向着郊外监狱的方向行驶而去,两只大老虎的炮手旧部,生意伙伴,甚至沾亲带故,面上沾点的人都想方设法别出心载地想表现自己,让两位大佬认识到,即便他们不在的这五年,他们依然是J县道上的传说,依然是他们这些信徒们的教父,在狼群和大老虎们撕咬到来之前,他们可一定要站好队才行啊。

  本来还在站队的问题上摇摆不定的人们,在瞳组这销声匿迹将近一个月之后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瞳组已经怂了,怵了,惧了,已经在乌龟壳里藏着等待死亡的到来了,所以即便王八的壳里好避风,他们也得考虑到老虎的怒火才行啊。

  很多J县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老百姓都知道今儿个是个什么日子,纷纷避开这道,也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们看到这浩浩荡荡的长龙,都以为是哪家的富贵公子娶媳妇呢。

  J县郊外的监狱外,也许是早就料到此地会发生点什么,今天的这里,站满了枪械齐备的警察,他们穿着笔挺的警服,要么腰间佩着手枪,要么怀里抱着钢枪,列在道路两边严阵以待。

  咣当!

  监狱门口的大铁门开了,两个穿着蓝白条囚服,留着光头的男人悠闲地走了出来,就好似这坐了五年的牢是就跟做了五年的大保健一样惬意,仔细看去,这两人的容貌竟然一模一样,区别的是一个人左膀子纹着龙,一个人右膀子纹着龙,左的是小成子,右的是大成子,他们好像是以右为大。

  大成子出来后看着这个艳阳天,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如同刚睡醒一般:“这J县的天,晴了那么久,是不是也该变变天了,成涛啊,你觉得是打雷好呢?还是下雨好呢?”

  小成子摇了摇手上和脚上还没解开的镣铐,就如同大姑娘摇着金贵首饰一样叮当作响,悠哉道:“光打雷不下雨不好,光下雨不打雷也不好,即打雷又下雨,才够劲!”

  大成子刚想表示赞同,突然道路的尽头浩浩荡荡来了一条豪车的长龙,大成子做了个猴子望远的姿势,就如同一个看热闹的人说道:“成涛啊,这条子送犯人的车都升级成这样了?看来J县这五年GDP迅速发展啊!”

  “对头啊!真是错过了好多精彩啊!”也不知也两只老虎是真傻还是装傻竟然一唱一和唱起来大戏。

  这时狱警上前打开两人的镣铐,得到自由的两人活动了一下手脚关节,只是一瞬间那还有些自由散漫的目光就被威严和肃杀所取代,那种眼光,唯有手上沾过鲜血甚至收割过人命的人才能具备的!

  两人穿着囚服,昂首挺胸,并肩而立,站在道路中央,就如同检阅士兵的将军,两人的冷漠似乎让这艳阳天都微微降温了,当然,肯定没降温,这是错觉。

  见到这一幕,那些严阵以待的警察们纷纷将自己的枪亮了亮,好显示谁才是此地的主宰,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大成子见到警察们一起亮枪,竟然十分洪亮的说了句:“同志们辛苦了~!”

  小成子也跟着说道:“精神面貌不错,同志们戒骄戒躁,要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把你们的心肝和大脑都涂在华夏国的大地上!”

  两边警戒的警察们脸色铁青,但也只能忍着,上级的命令只是震慑,开枪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啊,这枪里压根就没有子弹呢!

  那车队此刻就如同享受夹道欢迎待遇的领导一样,风风光光,每辆车之间的距离都十分考究,最终在两位‘元首’身前十米停下,车门打开,开得角度都是一样的,下来的人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每辆车最后下来的人都拿出一箱万响大红鞭炮,离开车子五米放置。

  当一切就位,最前面一辆车里下来两名带墨镜的人,拿着两身笔挺的白色西装,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帮两人换上,一个举着托盘的旗袍美女呈上两个精美手动刮胡刀和两个精致的洗脸盆,笑容可掬地为两位大哥接风洗尘,剔除胡须,盥洗面部。

  似乎是怕大哥被晒着,那两个墨镜男将那墨镜拿下递给大哥,然后佳丽打开精致的太阳伞为老大遮阳,那些身上穿着警服配着警徽的正义斗士们气得真想直跺脚啊,看着两人作威作福的脸,恨不得用加特林扫他们一梭梭子弹。

  但现实是,他们不能跺脚,也没有加特林,甚至连子弹都没有,这就是现实,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U酷K2匠z_网…J正版首V》发*

  一身行头齐备后,两个囚犯摇身一变成了上位者,以藐视的姿态审视着一切,那两排在此警戒的警察们倒真像陪衬他们威严的绿叶了。

  “J县各界同仁恭迎盘龙帮龙头强爷,涛爷避暑归来!”所有西装大汉和旗袍美女都谦卑地低下了头颅,腰弯下了九十度,并且一直保持着,似乎这两位爷不发话,他们就一生一世弯下去。

  见到这一幕,大成子小成子表情漠然,如同没有看到俯首弯腰的这一干人,随意地顾盼着左右,抬头看看蓝天。

  “火。”大成子冷漠地吐出一个字。

  最前方的西装男忙从一个如同工艺品一样的铁盒中,拿出一根Punch雪茄,又从另一个盒子中拿出一根Cohiba,恭敬地帮两位爷点上,这两位爷就这样不急不慢地喷云吐雾,那些弯腰的人依然保持着谦卑的神情,即便额头上冒出了汗也如同未闻一般。

  直到两人慢吞吞地抽完了雪茄,西装男拿来两个精致木制杯,两人漱了漱口,又拿崭新的白色毛巾擦了擦嘴,看了一眼还在弯着腰的众人,大成子开口了:“都抬起头来吧,这几年道上的动静我们在里面差不多都清楚了,你们在场的人里不管这几年有什么小心思小动作我们都可以不计较了,只是后面怎么做就不用我说了吧,否则就按道上规矩办了!”

  众人如逢大赦,这才敢抬起头来。

  “走吧,去问候下那群山娃子们,瞳组,可笑!”他嗤笑道,屈指一弹那即将燃烧殆尽的雪茄屁股,就如同弹鼻屎一样精准无误地弹到了那已经铺展开来的鞭炮上,点燃了一根,火苗如同瘟疫,很快爆豆声响彻成一片。

  这一行人风风光光地走了,十分钟后只有那几十万响鞭炮留下的大红大紫和脸色同样大红大紫的警察们。

  这两位爷混了这么多年,却忘记了两个最基本的道理,做人要低调,莫欺少年穷!

  殊不知,这风光无限的迎接之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惨淡不堪的落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求推荐,求挖挖,跪求跪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