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吉霸,铁阎令爱子,从小深受警察父亲的严格教育,以及教授母亲的艺术熏陶,是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五道杠’式的好少年,在J县小升初的考试中以优异成绩考入J县三中,在班级里更是担任班干部,是老师和校长的小助手,是同学们的好榜样。

  这样的好苗子究竟会干出什么让铁阎令慌成这样的事情?莫非他被人绑架了?那铁阎令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调用荷枪实弹的特警去解救自己的吉霸儿子,何苦这样鬼鬼祟祟呢?

  当铁阎令风尘仆仆地到了J县三中政教处时,他发现吉霸正被人按住,他挣扎着想要站起,那双眼里涌动的凶光哪像是一个家风很好的少年该有的,那就如同狂犬病患者一样!

  “吉霸!怎么回事,吉霸怎么了?”

  “铁局长,你终于来了,铁吉霸同学他……。”政教处主任此刻有些语无伦次,毕竟此事实在非同小可。

  “吉霸怎么了?你说啊!”铁阎令急了。

  “他…带枪来校园,想胡乱开枪,还想对一名路过的女生进行非礼,若不是一个青年见义勇为,冒着生命危险夺过了他的枪,这枪声一响,恐怕一切都晚了……。”政教处主任口气里带着浓浓的后怕。

  “手枪!?怎么会,在哪里,给我看看!”铁阎令感觉很不可思议。

  政教处主人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皮包,从里面掏出一把黝黑的手枪。

  铁阎令刀削般的脸唰得一下就白了,那正是他雪藏在家中,从来不带出来的54手枪,此刻那枪的保险是关上的。

  “怎么会!”他忙小心翼翼地接过手枪,将保险打开,拿出弹夹一看,里面竟然整齐排布着七颗金灿灿的子弹,还有一颗,已经被推到了枪膛里!

  这把枪他明明是藏在书柜的书籍内,怎么会被吉霸拿走?他又怎么可能懂得如何上膛装弹?要知道他虽然是警察局长,法律上也是不允许非工作时间内配枪的,这事要是传出去!

  “张主任,现在知道这事的还有别人吗?”铁阎令严肃道。

  “知道这事的除了被非礼的女生,就是见义勇为的青年,因为这事没有上报警方,也不好强行让青年协助调查,现在那个女同学受了些惊吓,在心理辅导室内,那个青年已经走了。”张主任说道。

  “带我去见那个女生!”说完他瞪了一眼吉霸,看到他的样子,不禁眉头一皱,那双眼里是看不透的深邃。

  见到那个女生时,铁阎令的样子显得很是疑惑,他发现这次应该是他猜错了,那个女生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此刻身上青一道紫一道,衣衫凌乱,眼角还挂着泪痕,正蜷缩在那瑟瑟发抖,见到铁阎令进来,她还使劲往里杵了杵身子,那眼里,除了惊恐还是惊恐,仿佛在说:怪蜀黎,别过来。

  铁阎令见状也只能将一张阎王脸挂上慈祥笑容,他友善地靠近两步,和蔼地说道:“好闺女,别害怕,叔叔是好人,告诉叔叔,你哪里受伤了。”

  那小姑娘见状只是摇头,张主任无奈只好问了问她是哪个班的,叫什么,连哄带骗才终于问明白事情的经过。

  她只是背着书包上学校,路过时见一个拿着玩具枪的少年向她走来,她见是三好学生铁吉霸,就没有防备,还准备笑着打招呼,哪知道,铁吉霸一上来就凶神恶煞的把枪对着她,威胁不配合就杀了她,一言不合就把她推倒在地,那意思是要帮她检查身体。

  她誓死反抗,就在她娇嫩的身子就要被铁吉霸玷污的时候,一个英勇的大哥哥不顾自己安危,挽救了她的清白,她说到铁吉霸时那种咬牙切齿的恨与说到男英雄那眉飞色舞的崇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后铁阎令只能安抚了再安抚,最后找来了这女生的家长,私下偷偷给了五万块钱要他们承诺不泄漏这事,而这女生家长也不是不讲理之人,竟然只象征性地收了两万,把剩下的三万全都退回去,无论铁阎令怎么塞都没用。

  铁阎令见对方如此明理,不禁对那女生的歉疚更大,但转而想到自己的岗位工资其实并不高,他又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上任这么多年也没有捞到什么油水,既然对方如此好说话,而且并不知道自己是公安局长的身份,也就不再推辞,把那三万块钱拿了回去。

  最后关于那个见义勇为的男青年,他是怎么也无法找到,他走的地方正好是监控拍不到的地方,他看出铁吉霸的状态不正常,就去医院做了检查,但是却没查出什么药物反应,一记镇静剂打下去,吉霸已经沉沉睡去,此刻平静下来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点燃了一根烟,仔细梳理起今天一整天这猝不及防的一系列事情,突然他掐烟的手指定住了,表情越来越难看,最后他的额头上都冒出的汗珠,背后也被冷汗打湿,当那香烟燃烧到过滤嘴时那长长的烟灰断裂,他轰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坏了!!”他懊恼道。

  “母亲…,母亲,我滴母呜呜呜呜亲。”华夏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沐沐的歌又响了起来,只是这首动听的歌曲在这寂静的房间和他焦躁的表情下颇为诡异,他强忍住内心的翻涌拿起了电话,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认出来了,那正是会议的时候第一次打来得号码。

  他梳理了一下情绪,按下了接听,以古井无波的声音说道:“喂。”

  电话那头并没有声音,铁阎令表情阴森,但语调依旧冷漠:“喂,你…”

  “铁局长…,今天第二次打扰了,我知道第一次你一定不会接,所以就跟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那头传来了一个略带玩味的男声。

  r酷V。匠*●网.i首u。发

  “你是谁?”铁阎令的语气冰冷。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麻烦了。”那个声音似乎一点也不嫌麻烦。

  “什么意思?废话少说,在我铁阎令眼里,用枪能解决的事,都不叫麻烦!”他这话倒带着些上位者的霸道。

  “不愧是铁面阎王,气度不凡,你身后三米的书柜从下边数第三排第七本书的夹层中,有我留给你的一样东西,看完,我想你会联络我的。”电话那头说完,也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啪地一声就挂断了。

  铁阎令阴着脸放下了手机,径直来到神秘人说得地方,打开那本《圣经》,在那夹层中,他发现了一个U盘,看到U盘的一瞬间,他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不详很快就应验了,那U盘里只有两段视频和两段录音,录音分别是在三中政教处和心理咨询室内,而视频其中一段竟然是他儿子持枪非礼女同学的画面,画面上并没有出现那见义勇为男青年的身影,显然是被刻意减掉了,第二段视频看完后他的头皮轰然炸了!因为那竟然是在一个房间内,那女生的家长将那三万块钱递回,他欣然接受的画面!!前面所有一切,都没有,有得只是他收钱的画面!起码在任何人看来,这都是他铁阎令贪污受贿的铁证。

  轰!他猛地站了起来,啪!他无力地坐下。

  他知道,这是一个天大的阴谋,是一个周密的陷阱,他英明一世的铁阎令,彻底栽了,他也知道,这个电话,他是必须打回去的。

  吧嗒!吧嗒!吧嗒!

  他拿出一支香烟,手指哆哆嗦嗦地送到嘴上,那打火机的火苗却因为他身躯的颤抖而熄灭掉,好不容易点燃了香烟后,他颤巍巍地拿出手机,闭目定了定神,拨通了那个噩梦一样挥之不去的号码。

  “铁局长,我说过,你一定会打过来。既然你已经打过来,想必是看过U盘的内容了。”电话那边的声音一直慢条斯理,不紧不慢。

  “说吧,你想要什么。”铁阎令也不傻,他知道对方千方百计算计他,肯定是需要自己办什么事情。

  “铁局长果然是爽快人!只是,有些话在电话里不方便说,下午两点,我会亲自去拜访您的,希望您不要惊动任何人,否则私藏枪支罪,干扰司法进程罪,包庇罪,贪污受贿罪,你这小小的县警察局长,乌纱帽不知道兜不兜得住呢。”说完,不等他回话,这电话又挂断了,好显示,他才是掌控节奏的人。

  “哎,一步棋错,满盘皆输。”铁阎令此刻如同一下子老了十岁,突然他眼中露出寒光,但旋即消失,神秘人肯定会留后手,如果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恐怕第二天,自己的事情就会上各大头条了。

  下午两点,铁阎令打开了房间的门,出乎他预料的是,来得人竟然是一个面容白皙,体貌年轻,红色眼睛的青年。

  在他眼中,如此奸诈狡猾的人肯定是尖嘴猴腮,鹰钩鼻子这类的中年人才是,而眼前的人,怎么看最多上高中而已。这青年提着一个包,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他,那样子就如同一个阳光开朗的邻家男孩。

  “铁局长,你这样看着我,是想确认什么呢?”左鸩枫不咸不淡地声音幽幽响起。

  “真是英雄出少年!我铁阎令几十年的英明竟然是毁在一个弱冠都不到的年轻人手里。”铁阎令此刻也接受了现实,他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明哲保身这点道理还是懂得。

  两人入座,就这么静静地对视,左鸩枫翘着二郎腿,拳头撑着腮,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木制的椅子扶手。随后他点燃了一根香烟,悠闲地抽了起来,然后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似乎在说,我的时间是有限的,想保住自己就抓紧有所表示。

  铁阎令内心轻叹一声,点燃一根香烟,率先开口了:“说吧,你想办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办到的,对社会不会造成太坏影响的,我都尽量帮你。”

  左鸩枫不紧不慢道:“这件事,说容易很容易,说难很难,全看你能不能跨过心里的坎。”

  铁阎令正色道:“你,是瞳组组长派来的吗?”他终于将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

  左鸩枫平淡道:“不错!我的条件很简单,瞳组在J县,一路开绿灯!当然我不需要你们当刽子手,只是我们办事的时候,你们别干涉就行了!”

  铁阎令沉默,直到一根烟全部抽完,他才颇为严肃的说了一句:“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今天第五更结束,明天继续五更,以后的日子,都是五更,或者更多!再次求推荐票,求挖掘机,求恶魔果实,秋枫可以不让读者花一份钱,但只求将这些每天免费积累的东西给秋枫,剧情已经开始展开了,但是这个庞大都市也露出了小小一隅,一步一个脚印,一刀一个伤疤,好烫要慢慢熬,好酒要细细品,晚安~群众演员最近会大批量登场,想和秋枫一起演绎的,快去萌萌报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