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鸩楠缓缓地站了起来,凌红的笑容变得僵硬,两腿发软,全身颤抖.她竭力掩饰,直到左鸩楠从她身边冷漠地走过去,她咣当一下坐在了床上。

  不知为何,当左鸩楠的银发从她脖颈上掠过的时候,她有种心脏被人捏住的感觉。

  她看向左鸩楠的背影,那目光里充满怨愤和不甘。

  “她应该是没发现,否则以她的脾气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凌红喃喃自语。

  左鸩楠此刻心情十分糟糕,她需要发泄,她来到了学校附近的健身娱乐部,来到了挂着拳击袋的房间。

  几十平的房间内,十几个人正对着那约莫半人高的拳击袋挥洒着汗水,他们有中年人,有年轻人,还有两个女人。

  只不过这两个女人用的拳击袋比男人小一号,且其粉拳打在上面也只是让它微微摆动,引来周围男子们一阵嘘声。

  “呦,快看,又来了个小娘子!”

  “我去!头发眉毛染成这样,绝对的小太妹!不过这身材实在是太火辣了!”

  “今晚有戏了!”

  说完,所有男人都非常有默契地加快打击的频率,拳脚和拳击袋接触的闷响响彻这房间。

  他们此刻的行为,倒吻合了自然界动物发情期的求偶表现。

  只是对于这些,她如同没听见一般,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来到最大的拳击袋前面。

  这一下,那如同耍猴一样的男人和两个拼命地女人都停下来。

  他们的眼里全部写着不可思议。

  “妹子,那个可是给专业拳手玩得,我们这些大男人都玩不了,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受伤了可不好。”一名男子说道。

  左鸩楠并未理会,拍了拍那足有一人高的拳击沙袋,那感觉就如同拍在重金属之上。

  “哎,漂亮的人脑子都有坑!你看看,连手套都不带,她以为她的拳头是铁打的吗?”

  “谁不说呢,不听劝,没带把还竟干些带把都干不了的事”

  “这样也好,等一会她受伤了,我们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对头!”

  说完他们都翘首以盼,只有两个女生对她抱有热切的期待,她们又不傻,如何不知道周围的那些男子暗地里笑话她们,她们只想左鸩楠能创造奇迹,为她们女人争口气。

  左鸩楠傲立在巨大的沙袋之前,深呼吸一口,气沉丹田。

  一记直拳,沙袋微微晃动,两拳、三拳、四拳……七拳!只是短短的一秒钟,她就打了七拳,然而这只是个开端。

  勾拳,摆拳,俯拳,冲拳,刺拳……出拳行云流水,不带一丝牵强,变招干净利落,前后一气呵成。

  在场所有男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而两个女生她们的双眼放光,如同两颗小星星,那样子就如同天后巨星的粉丝见到了的自己偶像。

  啪啪啪啪啪啪……。

  连珠炮一样的闷响连成一片,眼花缭乱的粉拳成了残影,那比人还高的沙袋此刻就如同在雨中摇曳的浮萍,那如同大铁柱一样的形状竟然被左鸩楠一双肉拳蹂躏成各种形状,而且那沙袋大幅度回弹的力道,却被她轻描淡写地化解掉。

  咕咚!

  男子们咽了一口唾沫,他们想到自己竟然对这样的变态心怀非分之想,不禁有些后怕,这暴雨一样的拳头打在他们身上恐怕能把他们打成一滩烂泥……。

  “哇哦!!!”两个女子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内心的激动,如同高潮一样大叫出声。

  Bang!

  只见沙袋在九十度回弹的过程中,左鸩楠矫健的身躯高高弹起,盈腰旋转,那高挑的秀腿顺势一扫,一记凌厉的回旋踢就在沙袋速度到达最大的一瞬炸裂在它的上面。

  那悬挂沙袋的尼龙绳直接绷断,那数百公斤的沙袋划过一道夸张的弧线,洒下满地的沙子,如同轰炸机丢下的炸弹一样落在那群目瞪口呆的男人面前,也砸在他们的心里。

  扑戚!

  沙袋轰然炸开,化成一地散沙,这专业级拳手用的拳击沙袋就这样被硬生生打爆了!

  有个青年他一双崭新的白色名牌运动鞋就这样被沙子掩埋,以往,依照他的脾气,肯定一言不合就开干,但是他现在却无动于衷。

  啪啪!

  左鸩楠柔荑嫩手拍了两下,不屑道:“没劲!”

  “太帅了!!!!”那两个女生对左鸩楠的崇拜之情已经到了极致,其中一人鼓起勇气上前,有些紧张地问道:“姐姐你好,你真是太厉害了!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样的水平,能不能看在我们差不多年纪的份上,给我们一些指点!”

  “对呀!对呀!说说嘛!”另外一名女生性格比较活泼,当下应和道。

  “没空!”让她们心冷的是,左鸩楠连看都没看她们一眼就往外面走去。

  “站住!这位女士,我们这个是米国皇家特供的限量版拳击沙袋,放在这一直没用,和新品差不多,我们本着人道主义可以给你打9.9折,原价10000元的,现在只收你9900,再加上100元的人工打扫费用,一共是10000元,你看你是刷卡,还是现金?”

  这时,俱乐部的前台人员过来,对着左鸩楠说道。

  几个男子这时幸灾乐祸起来,带着玩味看左鸩楠如何应付。

  “开玩笑!”这时,没想到是第二个说话的女孩子大声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们从网上订的高仿版,质量差不多,价格差十倍!你们俱乐部的账我在做会计的姐姐那里都看过,现在你们还是负债状态!”她掷地有声道。

  左鸩楠本来打算不理会这让自己站住的人,但听到女孩的话,她脚步停了一下。

  “我说10000就10000!少一分都别想走,就算你报警也没用,我们可以提供凭据,”这男子十分跋扈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做个单子还不简单,我如果愿意,想做多少都可以!最多1000块!我可以给你,再多你就属于勒索了!”这女孩的脸都因为气愤而变得红彤彤,如同西红柿一般。

  这时旁边的女孩拉了拉她的衣角,示意她别说了。

  但是她跟他杠上了,一双杏眼圆瞪,看向那男子。

  “别多管闲事,我们老板说了,不交10000也可以,今天晚上陪我们老板一晚上,只要他舒服了,这钱就不要了!”这男子说道。

  随后他看了看左鸩楠,又看了看这女孩,补充道:“当然必须她才行,你,不行!”

  这时房间内涌入十几个手持棍棒,凶神恶煞的人。

  砰!

  门关了。

  吱!

  床帘被关上了。

  吧嗒!

  灯开了。

  男子看向左鸩楠说道:“看你身手还不错,但是打沙袋和打人是两码事,交钱还是陪睡,你自己选吧!”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限制人身自由,敲诈勒索,引诱少女,暴力胁迫!现在J县治安这么严,到底是谁给你的底气让你们敢顶风作案!”这名女生到现在依旧毫无惧色,义正言辞。

  “给你脸你不要,这就没办法了,我看你们姿色也不错,就给我的兄弟们爽一爽吧,来人,给我绑了!”男人说道。

  “大哥,这不关我的事,我从头到尾都没顶嘴啊,打碎沙袋的是她,顶撞你的是她,我是无辜的,你放了我!”另一个女生见火烧到了自己身上,急忙撇清关系。

  “白芳,我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女生失望地看着白芳,说道。

  “你们几个大男人就在那里看着吗?你们不是都很厉害吗?你们不是都爱表现吗?现在那个漂亮姐姐有危险了,你们怎么都哑巴了?”女孩对着那跟柱子一样不动的男生说道。

  那几个男生脸色难看,但却依旧没有任何行动。

  “哼,那是因为他们不傻!他们知道我们老大的身份!你们就认命吧!”说完,一众男子逼近。

  那名女生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她粉拳握起,已经做好玉石俱焚的准备。

  !最I新章节%上Q酷匠网

  “不是想学吗?看好了!”这时,左鸩楠幽幽的声音飘来,让所有人的步伐都停住。

  只见左鸩楠跑动起来,身形如风,长发如瀑,一记鹤舒翎,身形已经高高跃起,两只秀腿直接夹住一名男子的脖颈,一记夺命剪刀腿,那男子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其余人反应过来,抄起棍棒,就对着左鸩楠一个女子招呼过来,左鸩楠玉手探出,直接将最先发难的男子手腕抓住,喀嚓一声,男子惨叫,棍棒落下,左鸩楠将男子甩出挡住其余攻击,另一只手探出抓住武器。

  风卷残云,那名女子看着在漫天棍影中如同鬼魅游走的黑衣女子,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而看着自己人一个接一个痛叫着倒下,带头男子的头皮发麻了。

  他慌乱地后退,想偷偷溜走,但是左鸩楠怎么会放过他。

  “把沙袋推过来!”左鸩楠对着那女生喊道。

  那女生一愣,随即将身前半人高的沙袋猛地推向左鸩楠。

  左鸩楠这时故意露出一个破绽,那名男子眼疾手快就是一记棍棒。

  左鸩楠高高跃起,玉足轻点那棍棒顶端,盈腰后仰,秀发倒垂,一记倒挂金钩,竟然将那如同钟摆飞来的沙袋硬生生踢出,那尼龙绳瞬间崩断,沙袋重重地砸在男子背部,他一声痛叫,倒地不起。

  而在空中的左鸩楠这时玉手中竟然攥着一把沙子,她凌空俯视最后三名目瞪口呆的男子,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对着三名男子的眼睛,将这把沙子猛地扬出。

  “啊!!我的眼睛!!”

  几人丢掉棍棒,捂着眼睛,倒在地上满地打滚。

  左鸩楠落地后又给每人补了一脚,那黑色长筒皮靴的鞋底踩在几人脸上,用力搓了搓,然后就彻底安静了。

  她步履妖娆,不急不慢地来到那带头男子身前,从男子的上衣兜里拿出他的手机,屏幕是亮着的,上面显示的内容是:陈哥,通话时间:17分26秒,不过秒数还在继续增加。

  “你就是这所黑俱乐部的老大吧,我知道你能看到这里的情况,我想知道,你在这个瞳组中是什么位置。”左鸩楠冷冷道。

  哒,哒,哒,哒。电话已经挂断,“你,你知道我们是瞳组,还敢动手?”地上的男人不可思议道。

  左鸩楠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过身来看向那名女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芳!”

  “汪婷婷!”

  两道女声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第二更,秋枫马上接着写,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