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自习,当一身黑色皮衣的左鸩楠如同暗夜精灵出现在高三教学区门口时,她身后所经过的地方,不少男生就如同赶尸匠身后的死尸一样跟了过来,甩都甩不掉。

  他们的狗眼已经被亮瞎了,都说高中美女多,确实不假,但是和刚才那飘然而过的银发绝美少女一比,顿时就黯然失色。

  不,这个女生走过的地方,何止是她们失色,那是天地失色。

  她强大的气场就如同一堵无形的气墙让这些凡夫俗子根本无法近身,他们只能用一双污浊的眼球上下扫视着那不应当属于这个人间的躯体。

  少女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审视,因为她那么美,美的事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只不过,美的东西,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少女停在了高三教学区门口,她三丈之内,没有人靠近,三丈之外,则停满了跟上来的人与驻足停留的人。

  他们都很感兴趣,这个女神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找谁,他们中有很多自命不凡的,刚来这个学校,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他们贪婪地看着那茕茕孑立的银发女神,心里已经开始有了非分之想。

  眼下众目睽睽,正是表现自己手段和实力的最佳时机,一名一米八出头,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面如冠玉,身形修长的男生从容不迫地走上前去。

  他来到左鸩楠身前一米停了下来,清了清嗓子,儒雅地说道:“同学你好,我是高一十六班的白子山,之前是六中的老大,很快也会是高一的老大,你……”

  “滚。”左鸩楠连头都没回,就甩出一个字,不带一丝情绪,瞬间把白子山的话噎住了。

  “同学,别拒人于千里之外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要和你做朋友啊,你看看……”白子山心中不悦,但大庭广众下,正是展现他修养的时候,他强忍不满道。

  “我再说一次,滚!”左鸩楠的声音让白子山的表情瞬间僵硬。

  “你别给脸不要脸,搞得自己还是处女是的,你……”他还没说完,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的身子已经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滚入人群,一动不动了。

  “这……”

  刚才白子山的身边,除了左鸩楠,谁也没有。

  他们只感觉左鸩楠那飘逸的黑银长发荡了一下,然后白子山就飞出去了,没人看清左鸩楠是如何出手的。

  这一幕,太过匪夷所思,让他们目瞪口呆,也让那些方才跃跃欲试的人庆幸自己没有傻了吧唧的上前。

  他们决定静观其变,看看这一言不合就出手的冷艳女生是什么来头。

  她要等得人应该很快就来了,了解她的最好方式自然是从了解她身边的人开始了。

  警卫室的警卫最开始见这个漂亮女生明显在这等人,还想上去拿规定来刁难刁难她的,现在看到她踹飞白子山的一幕,顿时老实了。

  这时从高三教学楼内走出一名男生,那男生一米八六的身高,和左鸩楠一样的丹凤眼,碎发飘逸,面容白皙,血色瞳孔,外貌和骨相和左鸩楠极像,与左鸩楠邪魅的气质不同,他的气质透着一股神秘和深邃,他的气场内敛,但无形中显露出的那么一两丝就让人感到巨大的压力。

  他就是左鸩枫,左鸩楠的亲生哥哥。

  左鸩枫走到门前,对着门卫说道:“麻烦开一下门。”

  门开了,左鸩楠莲步迈开,一把搂住左鸩枫的脖子说道:“哥哥,终于能天天见到你了。”

  左鸩枫没辙地一笑,轻抚一下左鸩楠的额头,柔声道:“这才分开一天,你就想我了?以后你找了男朋友,可不能这样。”

  左鸩楠俏皮一笑,半开玩笑道:“我才不找男朋友,在我眼里,哥哥就是最完美的男人,我只愿意做哥哥的女人,要是你不愿意,那我干脆终生不嫁人。”

  左鸩枫摇头苦笑道:“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然后他看了看左鸩楠身后几丈外站着的看客,又看在那倒在地上的人,无奈道:“看来你走到哪里都不会太平啊。

  左鸩楠轻描淡写道:“没办法,苍蝇太多了,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左鸩枫点头:“也好。”

  “站住!打了人就想走?”只见人群中出来五六个五大三粗的男生,他们扶起白子山,凶神恶煞地说道。

  左鸩枫和左鸩楠并肩而走,如同没有听到几人的聒噪。

  “找死!高三就牛逼了?你以为这是小学吗!”

  五人竟然跑上前去,挡住了左鸩枫和左鸩楠的去路。

  “呦,哥们,你是这妞的男朋友吧,还带着情侣美瞳,看你那书呆子样,高三还是好好学习考大学吧,这妞我们老大看上了,如果被废掉的话,可能就不能考试了哦。”

  如果是一个人,他肯定不敢说话这么放肆,因为他看出这个女生有身手,但他们五个大老爷们,还治不了一个小妞?

  他们最开始以为这妞等的人应该很有背景,但一看就是个书呆子,两人亲昵的样子,一看就是情侣,要是这妞真有背景的话,男朋友能是个脓包?

  所以他推测,这个女的就是练过女子防身术而已,不足为惧,那么自己老大被打的事就不能这么算了,他们一块出头,一是在人前装逼,一个是讨好老大。

  说完,他们桀骜地看着眼前这对红眼男女。

  这时人群中有高二的人认出了左鸩枫,失声说道:“我擦,这不是一中老大于昊正身边的红人红眼男吗?他女朋友这么漂亮啊,于昊正和这人很铁的,他们要倒霉了。”

  几人一听,心里泛了嘀咕,当听到那个老大、红人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

  但这大庭广众之下,哪有装逼装到一半因为看客一句话就认怂的?

  他一声冷哼道:“呦,小书呆子还有点背景啊,看你的样子是不是给那个叫于昊正的跑腿的,就是买个辣条,写个作业什么的?告诉你,一中老大是白哥的,识相的话,趁早……”

  他还没说完,一颗带血的门牙就飞了出去,和他一起上前的四人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门牙是左鸩楠干得,另外四人是左鸩枫的杰作。

  他们的路数竟然一样,都是——截拳道。

  然后两人不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向着操场走去。

  蝼蚁的看法,无关紧要。

  与二人相比,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

  “上了高中,有什么打算吗,还打算和初中一样?”左鸩枫问道。

  “身边的事都太简单,身边的人都太渺小,让人提不起干劲来。”左鸩楠陈述的是一个事实,因为她太优秀了。

  “那是因为你现在的视野局限在学校而已,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踏入社会做准备的,即便是你哥哥我,没有充足的准备,也没有把握应对这个社会的凶险。”夜空下,左鸩枫认真说道。

  左鸩楠星眸闪亮,一眨不眨地盯着左鸩枫,认真说道:“哥哥,我觉得你,是个有故事的人,你好像经历了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特别是在家里经常摩挲的那柄蓝色雨伞,是你很重要的东西吧。”

  左鸩枫回想过去,面带微笑:“哪有,就是一把雨伞而已。”

  左鸩楠沉默不语,片刻后,一语点破:“如果不重要,你干嘛要把它纹在你的肩膀上?只为了掩饰你那些伤口的话,应该纹个更深色的东西上去吧。”

  “你…,你都知道?”左鸩枫惊愕道。

  左鸩楠眼帘低垂,片刻后抬起头看向远处的星空,红唇轻启,惆怅道:“没错,从你还上初中时我就知道,你有次洗澡没关窗户,我碰巧看到的。”

  “……”左鸩枫无语。

  “你知道的,不止这些吧,楠楠。”左鸩枫问道。

  “我,曾经看过两段视频,是你上高二那年我在网上看到的。”左鸩楠语出惊人。

  :z酷匠网正版49首B发◎

  左鸩枫他惊愕无比地看着左鸩楠,半天说不出话。

  左鸩楠面色复杂:“那视频应该是哥哥初一的时候吧,我记得,哥哥你的蜕变,就在那时,以前的你,沉默寡言,郁郁寡欢。但是初一寒假,你回来后就变了一个人。”

  “在那之前,你和爸妈的关系并不好,爸妈一直很内疚,想和你道歉来着,但是你回来后就和他们其乐融融了,以前的你,恨着他们,并且对楠楠,也有芥蒂,对吧。”左鸩楠思绪回到过往,声音有些苦涩。

  “人的成长,都会伴随着痛苦,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不饱尝痛苦,也就不会懂得拥有的可贵,也许我曾经恨过爸妈,但是恨因爱而生,失去爱,才会产生恨,我一直深爱着他们,对于你,我从来只有爱,没有恨,所谓的芥蒂,也只是怕你会和别人一样,否定我这个哥哥。”左鸩枫终于吐露了隐藏多年的心扉。

  左鸩楠一双眸子水光涟涟,左鸩枫的话深深触动了她,她注视着左鸩枫的眼睛,郑重地说道:“哥哥,楠楠从来没有否定过你,你还记得有次邻居家的孩子玩玩具枪时打到了我吗,那时爸爸不在家,我哭着和妈妈说,但是妈妈那时候生病,只能让我老实呆在家里,别去招惹那孩子。”

  “当时你听到了,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开,然后你偷偷找到那个孩子,和他打架,抢过他的枪对着他的脸把子弹全打完了。然后大叫以后再欺负楠楠就杀了他。”

  “那孩子叫来了他爸爸,掐着你的脖子,用皮鞋踩着你的手指,扇了你几十个耳光,而你回到家却若无其事地自己回到被窝里处理伤口,这些我都知道,楠楠都看见了。”

  “虽然我没说,但是从那时起,你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你沉默寡言,敏感脆弱,但偏偏你从来不和别人交流,你自闭犹豫,悲观厌世,你曾经痴迷于血腥无比的图像。”

  “楠楠一直梦想着你能主动来和我说句话,也曾经不止一次想主动和你说说话,只不过那时的我太小,不知道怎么开导你,我只能一直观察着你,在背后默默注视着你,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楠楠其实都看在眼里。”说到这里,左鸩楠看向左鸩枫的眼神带着特别的意味。

  “莫非,你?”左鸩枫一愣。

  “没错,包括你喝了楠楠尿的事情,我也记得一清二楚!”左鸩楠语出惊人。

  左鸩枫的脚步,骤然停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哈哈哈哈,终于是瞒不住了,美人如玉,佳人在侧,月明星稀,晚风习习,这个让人尴尬无比的话题,左鸩枫将如何应对?且看下一章。晚上9点之前更新,望解封,秋枫下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