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鸩枫凭借实力赢得了灭魂、转魄姐妹的尊重。

  “你们很不错!确实可以胜任这次的任务。”左鸩枫满意道。

  两人点头称是,于昊正给两人交代了任务细节之后,就和左鸩枫一起去了操场上。

  “灭魂、转魄两姐妹看起来也和咱们一样的年纪,但好像经历了什么,让她们变得如此冷血。”左鸩枫说道。

  “你可知灭魂手腕上那道割痕是怎么来的吗?”于昊正眼帘低垂说道。

  “那道割痕非常利落,而且方向是朝外的,不像她自己割的,但手法力道却是女人所为,难道,是她的妹妹?”左鸩枫凭着他掌握的蛛丝马迹推测道。

  “那倒不是,是她的妈妈干的,他的爸爸从活着的时候就嗜酒如命,喝醉了酒就对母女三人进行凌虐,最后她妈妈忍无可忍给她爸爸的下酒菜里放了毒药,但是因为内心矛盾,剂量并没有放够,所以并没有马上死去,爸爸用刀捅了妈妈,最后药性发作毒死了,她妈妈临死前担心两个孩子以后孤苦伶仃,就想带着她们一起死,只是在一刀割了姐姐的手腕后就伤重死掉了,也幸亏她的状态让她用不出太大的力气,否则……”

  于昊正的口气带着一丝沉重,毕竟这个故事太过凄惨。

  说完他转身去了厕所。

  左鸩枫默然,他曾回忆过往的经历,得出了一条结论:憎恨和爱都是让人强大的最强动力,内中有深刻爱的人,失去爱的那份憎恨就会越深刻。

  灭魂、转魄的故事让他不禁联想到了自己,曾经这个世界都是自己的敌人,连最亲近的人也不例外,无处容身的他只能堕入内心的黑暗世界。

  好在在他完全沉沦之前,那细微的破晓晨光撕裂了黑暗,挽救了他的内心。

  后来自己身边多了那么多肝胆相照的兄弟,自己内心的黑暗早就被净化干净,曾经因为憎恨而战的他变为为爱而战,也许他刚开始崛起时的确想过向这个世界报仇。

  但现在,他只想保护自己爱的人,还有爱自己的人。

  他喃喃道:“灭魂,转魄,还有我不知道名字的瞳组兄弟,我一定会带领你们登上顶点,不让这世间任何力量能束缚你们,能伤害你们!”

  “同学!你刚才又是说力量,又是说伤害的,是你伤害了别人,还是别人伤害了你?”一声慵懒粗犷的男声突兀的响起,将左鸩枫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他转头看向那声音的来源,只见那人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皮肤黝黑,毛寸头,一身黄色体恤衫,一条牛仔七分裤,一双人字拖,懒散悠哉地向他走了过来。

  “你有什么事?”左鸩枫冷漠道。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翔,是一名国家级体育教师,我来这所学校工作就是为了网罗天才的。”这人赫然是赵翔!

  “哦,我们见过吗?你网罗天才和我有什么关系?”左鸩枫对他的话不以为意道。

  “嘿!我正要说这事,我看你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篮球天才,你放弃学业,跟我学打篮球如何?我保证你进国家队,不是跟你吹,华夏在NMB联盟打球的篮球巨星李义大帝就是我一手调教出……”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左鸩枫见这人满嘴跑火车皮,不愿和他废话,直接打断了他。

  “骚年,先不要过早的下定论,恕我直言,你现在正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有时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努力的方向不对,还不如原地打转,而……等等,先别走,你听我说完……”

  左鸩枫嫌他聒噪,直接掉头走了,那人还跟在后面喋喋不休,让左鸩枫不胜其烦,好在于昊正这时从厕所里出来了,赵翔才转身向别的地方走去。

  左鸩枫很少骂人,但这次他在心里默默骂了赵翔一句:傻逼。

  于昊正一出来就看到左鸩枫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左鸩枫摇摇头,平淡道:“没事,遇到一只苍蝇,已经飞走了。”

  于昊正一摇头,和左鸩枫一起回了教室。

  左鸩枫之所以皱眉,是因为那神经质的家伙在临走前,对自己悄声道:“左鸩枫同学,我还会找你的。”

  而赵翔远远看着左鸩枫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哎,本来想让他知道我很厉害,没想到嘴上没把住,吹破了天了,这下不好忽悠了,他天赋很好,要是被别的老师挑去,培育成可用之才,那就麻烦了,毕竟亲手毁灭好苗子才是我当老师最大的乐趣……”

  说完他摇摇头,心事重重地走了。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临近教室,左鸩枫看见在阴暗的松树下面,看似随意徘徊的校服女生,远了看,根本分不出她到底是灭魂,还是转魄。

  左鸩枫给韶华音安排的是二十四小时轮流保护,所以得有两个女子交替倒班才行。

  “那是妹妹转魄,我给她安排的是白天。”于昊正说道。

  左鸩枫点头,和于昊正进了教室。

  高二(五)班,程小华收到了一条短信:左鸩枫调查清楚了,打架厉害,但是没人罩着,也不混,家住在望海小区,那里没有特别有钱的人,还有个在三中上学的妹妹,他和于昊正只是认识的关系,韶华音,家境贫寒,每星期都要去一次县医院,她的弟弟是个残疾人,住在那,平时和同班穆烟烟一起,如果要动手,最好选在她去医院探望的路上。

  程小华,回了一句话:密切留意韶华音动向,最好总结出她行动的规律。

  放下手机,他自语道:“哼,一个有点蛮力的穷B而已,跟我装什么逼,很快我就让你付出代价,韶华音家境贫寒,那么从钱上入手,或许能让她乖乖就范,就算你不识相,我也有两手准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几天后,韶华音突然接到了父母的电话,电话里父母告诉她一个声称她朋友的人给他弟弟垫付了1万元医疗费,托她谢谢那个朋友,但是韶华音说她不认识什么朋友,更不知道这件事,她父母说如果哪天知道了,一定要登门拜谢。

  放下电话后,韶华音无法平静,到底是谁会干这种事情,自己在高中里一心一意学习,根本没交什么特别的朋友。

  是左鸩枫?不可能,他就算是这么干也会提前告诉自己,再说他的家庭情况比她强不了多少。

  难道是张锡铭吗?他对自己图谋不轨,被左鸩枫教训了,自己还欠他几万块钱,按理说他如果出现应该也是要债,怎么可能明知道白费钱也要做没意义的事情。

  心烦意乱的她摇了摇脑袋,强行压下心中的疑惑,开始学习,但是淡淡的不安一直萦绕心间。

  没过多久,她就收到一封匿名信:韶华音同学,首先我要为我的冒昧道个歉,我偷偷的调查了你的家庭情况。

  但是我绝对没有恶意,我只是听我一个住在医院附近的同学说你经常跑去医院,从而担心你,事出有因,再次恳请你的原谅。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被你恬静的气质深深吸引了,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纯洁的女孩。

  我想追求你,但是却又没有信心,因为我听说你在实验班,而我只是个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富二代而已。

  每天我开着家里给买的玛莎拉蒂穿行在这喧哗的校园,父母在我的户头里打了20万,还有一张额度50万的信用卡。

  但是我却过得并不快乐,我挥金如土,企图用金钱慰藉我寂寞的心灵,但却徒增空虚。

  直到我遇到了你,我才知道我需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个你这样完美的女孩,为了你,我愿意和你分享我的金钱。

  我的玛莎拉蒂永远有你的位置,你会是第一个知道我银行卡密码的人。

  这1万块钱只是一个见面礼,如果你想见到我,今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在学校湖边最西边那棵柳树下面等你,当然,是开着我的玛莎拉蒂。

  看完这封信,韶华音秀眉紧蹙,她此刻的感觉,不是感动和欣喜,而是恶心,除了恶心,还有厌恶和不安。

  她生平最厌恶的,就是以为用钱就能买到一切,处处把有多少钱挂在嘴上的人。

  她不安的是这种有钱的人往往手段特别多,就像他先入为主的送上1万块钱,让自己先亏欠他的,好占据主动权。

  这种行为,其实是非常卑鄙的行为。

  但是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而且不能让左鸩枫知道,想到这里,她起身去教室外,悄悄给自己的父母打个电话,让他们将那1万块钱汇过来了。

  晚自习结束后,韶华音用黑色塑料袋装了一摞钞票向着校园河边走去,那宁静的河边此刻人声鼎沸,因为那里停着一辆常人梦寐以求的豪华座驾——玛莎拉蒂。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玛莎拉蒂是花钱租来的,第二天就得还回去。

  在韶华音接近那里后,玛莎拉蒂的示廓灯和远光灯都亮了起来,绚烂的灯光在黑夜的湖边闪烁着,为夜晚的湖水穿上一件银色的纱幔,这纱幔在晚风下泛起褶皱,如同艳丽的裙摆,那是涟漪。

  韶华音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去,这时车门打开,程小华穿着一身燕尾服慢条斯理地走下车来。

  D酷:匠Dg网永!久PE免费看小K说S

  他整理了一下打底白色衬衣上的蝴蝶结,手中捧着一蹙绚烂的玫瑰,他带着和煦的笑容迎着韶华音走了上去。

  在围观男生的惊呼,围观女生的艳羡中对着韶华音深情地说道:“华音,多谢你能来,我美丽的公主,只有你能配得上这么娇艳的玫瑰,你的骑士诚心邀请你共进晚宴。”

  程小华对自己今晚的扮相和说辞十分有信心,他相信韶华音已经被自己的甜言和金钱攻陷了芳心。

  “答应他!答应他!”不少男生开始喊了起来,那是程小华找来的托。

  “答应他!答应他!”这是跟着起哄凑热闹的男生。

  “好羡慕,我想给他生孩子!”

  “要是我,别说是共进晚餐,今晚进洞房都行!”这是拜金的花痴女生。

  听到这里,程小华笑容更深。

  韶华音此时内心已经恶心到了极点,她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个让她作呕的地方。

  她加快了步履,在程小华的期待,看客的哄闹中走上去,将袋子放在了地上。

  冷声道说道:“你的钱,拿回去,我不需要!”

  程小华的笑僵在了脸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呼,今天的三更完毕,这是一个漫长又精彩的故事,秋枫心中的世界才展现了小小一角,点击追书,和秋枫一起探寻那美丽的未知吧……晚安,亲爱的读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