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的掌声经久不衰,不管程小华混得怎么样,在他引以为傲的篮球上,他可能永远被人压一头了。

  人潮逐渐散去,程小华一众灰头土脸,临走时他狠狠地瞪眼一眼左鸩枫,带着失败的战士回家了。

  四个女生并没有走,穆烟烟、朱伟艳、陆小夕、韶华音,她们要为自己关注的男孩送上祝贺。

  刘云鹏见穆烟烟过来了,那站到一半的身体又一屁股坐下,表情作痛苦状,穆烟烟见状忙上前问没事吧。

  刘云鹏捂着伤患处痛苦道:“哎呀,烟烟,我可能不行了,给我力量,给我你的吻!”

  穆烟烟见他又没正经的了,脸露薄怒,随后她眼珠一转,凑近刘云鹏小声道:“哎呀,你快不行了啊,晚上我本来想和你做点羞羞的事情呢,看来……”

  哐!刘云鹏前一瞬间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瞬间就如同吃了大力丸满血复活,激动道:“真的吗?那得找个雅间啊,这里不行,要不去我家吧,我家今晚没人……”

  穆烟烟瞬间拉下脸,冷声道:“想得美!”

  √更^新最快Eb上W}酷pX匠X网P

  刘云鹏这才意识到上当了,不禁感叹道:“烟烟,你学坏了,你心眼子多了……”

  穆烟烟冷哼道:“哼,女人的心眼都是被你们这些臭男人训练出来了!”

  见到这对活宝情侣,大家都忍俊不禁。

  而对左鸩枫青睐有加的三个少女,朱伟艳,明眸善睐,靥辅承权;陆小夕,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韶华音,瑰姿艳逸,仪静体闲。

  她们走上前去,朱伟艳在他身前两米停住,相比于陆小夕和韶华音与左鸩枫的关系,她就显得远了一些。

  陆小夕站在左枫一米外对着左鸩枫打趣道:“哎呀,你这一闹腾,恐怕知名度又大了,我看不久以后,就有人找你排队签名,还有戴红色的美瞳了。

  韶华音停在左鸩枫身前,递上一个毛巾和一杯水,柔声说道:“累了吧,我们回教室吧。”

  左鸩枫接过毛巾和水,对着韶华音柔和一笑,然后对着所有人说道:“回去吧!”

  朱伟艳和陆小夕内心都有些苦涩,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队伍后面,都望着左鸩枫的背影若有所思。

  走了一会,陆小夕回过头对着朱伟艳说道:“你是不是对他的秘密很好奇?”

  朱伟艳微微错愕,随即点头道:“是,也不是,一开始我注意他是因为他的红色眼睛和独特气质,但随着接触的深入,我发现他身上那重重的疑团,我每深入一层,映入眼帘的都是更多的迷雾,现在的我非常矛盾,我怕继续深入下去,会迷失在这片雾色之中,而就这么放弃,我又不甘心,我,到底该怎么办?”

  这些她压抑了太久了,不知道为何,她对陆小夕没有戒备。

  陆小夕和煦一笑,似是对她,也似是对她自己说道:“好奇心,是最致命和危险的毒药,它能让人自己心甘情愿掉进那名为吸引力的陷阱里,为探寻‘未知’往那浑浊不清的深处漫溯,直到你找不到回去的方向,在迷失的惶恐和前路的诱惑中失去‘回头’这个念头,彻底沦为那‘未知’的奴隶。”

  说到这里,不自觉又盼向那个红眼少年修长的背影,眼角湿润了,接着说道:“特别是这片‘未知’本身显露出的‘已知’就足够让人疯狂的时候,如果那片‘未知’知道探寻者的存在,会不会主动揭开神秘的面纱,接纳那迷路的探寻者,哪怕不显露行迹,只给探寻者一片栖息之地。”

  朱伟艳感受到陆小夕话语里的苦涩,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坚强的女孩其实陷得比自己更深,她不禁轻叹一声,惆怅道:“也许他知道探寻者的存在,只是刻意回避呢,或是因为不愿见她,或是因为怕揭开了神秘面纱后会让她失望,而故意躲避着她呢?”

  左鸩枫突然心里一紧,回头望去,陆小夕见左鸩枫回过头来,伸出手将自己打大沿帽向前下方拉了拉,遮住了自己朦胧的泪眼,再掀开时,已经露出了最灿烂的微笑,左鸩枫见状,想是自己多虑了,便冲她一笑,回过头去。

  陆小夕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枫,如果哪一天我身陷囹圄,希望你不要救我;如果我的逝去能让我占据你心里一丁点位置,那么我陆小夕,无怨无悔!”

  许多年后,左鸩枫想到这段青葱往事时,不禁都会感叹: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对感情方面没有那么迟钝,是不是就不会导致后来那一系列的爱恨纠缠,甚至是生死一念。

  最后他又会摇摇头,不悔梦归处,只怪太匆匆!

  此时此刻,程小华的教室内,气氛一片阴沉,这都是因为程小华此刻正在上火,班里的人大气不敢喘,生怕白挨一顿打。

  吧嗒!

  打火机的清脆的声音响起,程小华就这么在教室里旁若无人的点燃了一根香烟,他坐在桌子上,一只脚悬空,另一只脚踩在板凳上。

  当然,踩得不是自己的板凳。

  他此刻想到的,一来是这场比赛的种种,最主要的还是比赛结束后左鸩枫对着自己的忠告:不要再打韶华音的主意,否则就让你从这个世界蒸发!

  这句赤裸裸的威胁让他憋屈到了极点,他在高二年级基本算得上想砸谁就砸谁,除了高三年级的个别存在可以压自己一头,他就是绝对的老大。

  等这一届高三毕业,他是毫无争议的一中霸主,但是自己这个未来的霸主竟然被一个刚上高一的新生威胁了。

  他忍不了,但他知道左鸩枫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还敢说这样的话,肯定是有所依仗。

  片刻后,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我查查左鸩枫是谁罩着的,我不信他只是那个于昊正的伙计那个简单,还有第二计划,两手准备。

  放下短信,他望着窗户外高一的方向冷声道:“哼,左鸩枫,我程小华可不是吓大的,韶华音我不仅要得到他,我还要当着你的面上了他,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凌辱,那种滋味,一定很特别!”

  他此刻根本没意识到他是在找死,如果他知道张锡铭的凄惨下场,以及他老子血手张易波的死是谁干的时,恐怕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有这种想法,只是,没有如果。

  高一(一班)教室内,左鸩枫对着于昊正说道:“程小华今天临走时的眼神让我很在意,我感觉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只是不知道他接下来要针对我,还是直接针对阿音。”

  接下来的一句语气冰冷:“如果是针对我,那好说,我不介意慢慢陪他玩,如果是针对阿音,我会让他步张锡铭的后尘,就算捅破天,我也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于昊正说道:“程小华是以阴险著称的,还真得有所防备,必须加强对韶华音的保护,只是这件事如果交给男生,未免不太方便。”

  左鸩枫说道:“这倒是,你有什么好人选吗?”

  于昊正笑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得动用瞳组的力量,幻瞳小组内全是有特长的女子,其中也不乏身手不凡的,从组里调二人过来,在韶华音周围,轮流倒班保护。”

  左鸩枫点头道:“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交给你了。”

  在关系到韶华音的事情上,左鸩枫可不敢有丝毫马虎。

  于昊正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把人给调过来了。

  令人意外的是,这次来的竟然是一对孪生姐妹花,干练的短发,白皙的脸颊,匀称的身段,飒爽的风姿,黑色修身皮衣皮裤,野外生存专用手套,高挑的长筒皮靴,两条秀腿修长苗条。

  相同的面容,相同的着装,唯一不同的是,姐姐的手腕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妹妹的手腕一片白净。

  姐姐的代号是灭魂,妹妹的代号是转魄,她们从初中毕业后就混迹社会,没有人知道她们经历过什么。

  但是姐姐手腕上那道伤疤,不论是别人留下的,还是她自己留下的,都代表这背后的故事,并不平凡。

  来的时候二人统一穿着一身黑色修身劲装,但这里是学校,穿成这样未免太眨眼,在于昊正的安排下,很快就为两人弄到了一套合身的校服。

  穿上校服的两人,气质竟然与平常学生无异,只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们美眸深处深藏的锐利与锋芒。

  她们见到左鸩枫时,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尊敬。

  左鸩枫也不介意,直接对她们说道:“两人一起全力攻击我,用武器也没关系。”

  姐妹花对视一眼,就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他是在逗我吗?大言不惭。

  旋即她们看向了于昊正,在她们眼里,于昊正才是她们的老大,左鸩枫,她们不认同。

  于昊正冲她们一点头,示意照办。

  两人对视一眼,一左一右化身两道魅影闪现到左鸩枫两侧,姐姐灭魂一记手刀砍下,妹妹转魄则是一记冲拳。

  啪!啪!左鸩枫两手同时探出抓住了两人手腕,姐妹花的攻击并没有结束。

  她们顺势跃起,灭魂膝击向左鸩枫的面门,转魄顺势转到了左鸩枫的身后,另一只手就要锁住左鸩枫的脖颈。

  漂亮的合击!左鸩枫在心里暗赞一声。

  瞬间松开了双手,猛地一拍灭魂顶来的膝盖,身子借力向后靠去,靠在转魄的身子上,将她撞了出去。

  左鸩枫左手对着转魄的香颈探去,一瞬间便钳制住了她的命门,而灭魂欺身上来,四指化刺戳向左鸩枫,左鸩枫右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然而变故突然发生,在抓住的瞬间,灭魂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左鸩枫突然感觉到一股危机感,只见灭魂那被抓住的袖间,一道白光飞速射出。

  左鸩枫从危机感出现的瞬间身体就做出本能反应,他头向侧方位一偏,这白光没射中左鸩枫,此刻竟径直向着转魄射去!

  灭魂和转魄同时露出惊恐的神情,但她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短短一瞬间,她们什么都做不了。

  “不!!”灭魂杏眼圆瞪,失声叫道。

  而灭魄只能绝望地闭上眼,等待那钻心的疼痛到来,只是她没有等到。

  疑惑中她睁开眼睛,只见一把闪着银光的袖剑离她的面门不到一寸,那细薄的剑身被左鸩枫两根手指准确无误地夹住!

  千钧一发!

  “多谢组长出手相救!”灭魂、转魄异口同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此章为你如青瓷加更,你是第一个主动挖章节的人,感谢你对秋枫的肯定,下一章9点30之前,另外,灭魂、转魄这对姐妹花背后可是有一段凄婉的故事,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