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委员叫朱志鹏,是一名留着山羊胡的魁梧男生,与班里其他只会读书的人不同,他的篮球技术就算在全年级也是名列前茅,这一点连擅长运动的刘云鹏和于文歧都是公认的。

  然而他一说完,班里的学生很快就低下了头,莫说他们不会打,会打也不去,只有学习才能改变命运,玩物丧志。

  班长陈洪福听到后更是义愤填膺:“不要把普通班的恶习和不良风气传染到我们班,身为学生,学习是第一要务,只有差生和社会的败类才会去打这个,我要把这件事汇报给老师!”

  说完,陈洪福起身,昂首挺胸地向着办公室走去,但几分钟后,他两手插兜,一脸阴郁的进了教室,因为班主任左鹏芹竟然想同意这个比赛,说是要缓解一下学习压力。

  他不禁想:班主任是怎么想的?

  突然,他虎躯一震,竟无语凝噎!

  对,她一定是借这个机会让班里的差生远离神圣的课堂,老师,您的良苦用心,我懂了!我不会辜负您的重托。

  想到这里他带着运筹帷幄地笑容对着全班说道:“同学们,刚才左老师说了,篮球比赛的事,她同意了,并指明让以下几人参加。”

  说完他看了看教室中的某片区域,神色中略带鄙夷道:“他们分别是:于昊正、于文歧、潘子政、刘云鹏”以上四名同学请认真比赛,班级的荣誉就交给你们了,其他同学会在教室中为你们加油的!

  说完他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就要坐下。

  然而他还没坐稳,朱志鹏就说道:“这真是左老师说的?她就算是个女老师,这么大了也不可能不知道篮球比赛最少要五人上场,并有一名替补的吗?”

  这句话说完,陈洪福一愣,显然他不知道。

  但是他班长的威严不能丢,对着朱志鹏就说道:“左老师是我们的授业恩师,你身为班干部的一员,质疑老师是大逆不道的,吕不韦曾经说过,古之圣王,未有不尊师者,孔子曰:……”

  “那个,我打断一下,我不会打篮球,所以我不参加!”于昊正打着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打断了陈洪福的陈词。

  陈洪福眼见自己就要辜负左鹏芹对自己的重托,又对着于昊正劝说道:“于昊正同学,这是个大好的机会改变你在同学眼中的形象,虽然你平时不务正业,但是……”

  “那个,我也不参加。”

  “我也是!”

  刘云鹏和于文岐接连弃权,虽然他们热爱运动,但是他们不想听陈洪福这个250在这里瞎BB。

  “你……你们,这是班主任的命令,你们必须去!朱志鹏,你是体育委员,更应该贯彻班主任的精神!”陈洪福已经方寸大乱了。

  朱志鹏本来很乐意篮球赛的事,但被陈洪福这个什么也不懂就自以为是的煞笔一搞,顿时失去了兴致。

  l酷匠6☆网唯aD一T正l版",g*其他Gq都i◎是,盗版

  直接坐下,头都不抬地说道:“既然是班主任托付给你的事情,那这就是你的任务了,实在不行你就让班主任自己来说吧!”

  陈洪福面部肌肉扭曲,此刻他的神色十分地窘迫,但却强行控制,让他那本就生得很尖酸刻薄的脸更加僵硬。

  他站了半晌,见没人理睬他,只能悻悻地坐下,心里自我安慰道:左老师,我尽力了,辜负了你的嘱托,对不起。

  但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却让全班同学书写的声音停住了。

  “我参加!”说话的竟然是那一直沉默不语的左鸩枫!

  陈洪福本来一喜,但见是左鸩枫应答,不禁皱眉道:“左同学,你的成绩十分优秀,还是在教室里学习比较好……”

  “不用说了,就这么定了!”左鸩枫不愿与他废话。

  “我参加!”

  “我参加!”

  “我也参加!

  “我也是!”

  一连四声响应,其中三道是于文岐,刘云鹏,潘子政,他们知道左鸩枫不会打篮球,这时要参加肯定有他的用意,所以想也不想就响应,最后一道是朱志鹏,他参加完全是因为他对篮球的钟爱。

  这时左鸩枫对于昊正使了个眼色,于昊正道:“我是真不大会,枫哥你是一点不会,上去干嘛。”

  左鸩枫道:“你好歹还会点,我一点不会,所以我当替补,而且,你懂得。”

  于昊正一点头,说道:“我也参加!”

  陈洪福见虽然支走了差生,但是却把两名学习优秀的学生拉下了水,觉得这样不妥,还想说什么。

  这时,一声轻音荡漾开来:“班长,这件事就这样了吧,我们还要学习,反正是大家自愿参与的,到时候谁想去看也可以自己去看,不要再多言了。”

  说话的竟然是韶华音。

  “没错!”

  “同意!”

  这次是陆小夕和朱伟艳,陈洪福只能摇摇头,将这事敲定了下来。

  韶华音对着左鸩枫一笑,左鸩枫决定的事情,只要不涉及到不良因素,她都会无条件支持。

  “大正,你应该感觉到了吧,这场篮球赛有些蹊跷。”

  “没错,我实在想不出咱们班和高二那个班能产生什么关系,实验班学生根本不好这口,高一班级那么多,他为什么会选一班?”

  “是啊,我一直就有种感觉,被人窥伺的感觉,这种感觉最近出现的更频繁,而且大多在中午我和韶华音去食堂路上出现,出现的地点几乎都是在路过高二教学楼时,起初我还不怎么确定,直到今天这场篮球赛,才终于确定下来。”

  “不过你的感觉还真够神奇的,一般习武境界高的人确实能感觉到别人对自己的恶意和杀气,难道你的实力真强到这个地步了?”

  “谁知道呢,我只是凭着我的直觉。”

  “那你觉得他们的目标是你呢,还是韶华音呢,毕竟是你和她一起时出现的。”

  “哼,拐弯抹角的弄什么篮球赛,如果针对我,何必这样拐弯抹角,八成是对韶华音有什么心思吧,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否则……我不介意让他做第二个张锡明!”说到这里,左鸩枫的血目中闪烁出冰冷彻骨的寒光!

  “高二(五)班,有什么人?”左鸩枫问道,这些他平常是不关心得,除非有必要。

  “程小华,高二老大,这样的话,前后就说得通了。”

  “莫说他是高二老大,他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该惦记华音。”

  “既然理清脉络,就能制定对策,只是我们的球技确实拿不出手啊!”

  “所有的运动,不同的只是规则,其余要素都是相同的,力量,速度,弹跳,柔韧性,反应能力,悟性……等等,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熟悉规则,适应下球感,他想玩什么,我就慢慢陪他玩!”

  涉及到韶华音的事情,左鸩枫就会露出他身为王者的气魄和獠牙!

  “哈哈哈!你很久没那么激动了吧,好,年轻还是热血一点好!”

  程小华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小动作,早就被这二人通过一些蛛丝马迹解读的透透彻彻,战斗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输了一步了。

  没办法,谁让他妄图染指不该染指的人,也妄想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比赛定在一个星期后,这一个星期中,每有空闲,左鸩枫和于昊正就向朱志鹏他们请教篮球技术,毕竟人家技术确实厉害,虚心请教是应该的。

  有实力的人一般都很傲,朱志鹏也是,起初他碍于同班情谊,也颇为认真的指教起他们,两人蹩脚的运球让他不禁感叹能打架的人不一定能打球。

  但很快他就惊呆了,两人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培养出了极佳的球感,甚至胯下运球,高低运球,运球急停急起,背后运球,运球转身等高难度动作都掌握地十分熟练。

  虽然比不上他来的飘逸自然,但已经不是一般学生能到的水准。

  接下来练习的是投篮和传球,两人很快掌握,投篮也保证了很高的成功率。

  最后他们轮番斗牛,虽然没能赢了朱志鹏,但于昊正那蛮横的身体素质以及左鸩枫匪夷所思的运动神经让他几乎用尽了全力才勉强赢了。

  若非两人接触篮球时间太短,恐怕还真是青出于蓝了,朱志鹏不禁感慨,有天赋就是好,虽然他天赋也不差。

  比赛前一天,各人的位置也确定了,中锋:于昊正,大前锋:于文岐,小前锋:朱志鹏,得分后卫:潘子政,控球后卫:刘云鹏,替补:左鸩枫。

  本来朱志鹏不同意左鸩枫当替补的,但是他说自己有想法,也就随他了。

  比赛这天,球场上人声鼎沸,若是普通的比赛,根本不会有这样爆棚的人气,这些只因为一个人的存在——程小华,他是校园的球星和高二级的老大,一呼百应,球技超群。

  他带领的五班更是好手如云,只要他上场的比赛,从未有败绩,他相信这次也不例外,先从运动上碾压左鸩枫,让韶华音看到自己的英姿,这是俘获其芳心的第一步。

  不过恐怕他一开始就想多了,对韶华音来说,就算他是乔丹附体,能把球打出花来,也并没有什么卵用,相反,不管左鸩枫是输是赢,哪怕他让人冒成狗屎,还把球投进了自家篮筐,也改变不了他对左鸩枫的欣赏。

  有些事情,无论你用什么奇淫巧去博取眼球,也无论用什么方法手段去算计,都无济于事,都是哗众取宠,有些人,哪怕他什么都不做,都是别人眼中最耀眼的存在。

  球赛开始前十分钟,双方队员都到场了,(一)班这边,最高的其实是1米87的于文岐,但是于昊正的体型似乎更适合中锋两个字。

  再看程小华这边,他们的中锋王涛又粗又壮,身高1米95,就像一个人形野兽一样,他不屑地看向对方,在篮框下轻轻一跳,两只手就将篮框抓的满满的。

  “我靠!好弹跳啊!”

  “弹跳是不错,但是身高加了分!”

  “是啊,和程哥差远了,程哥的弹跳在这一中恐怕都是数一数二的。”

  程小华身高1米81,在其中并不算高,打得和朱志鹏一样是小前锋,但谁都知道他的控球能力无人能及,经常一言不合就打控卫,是个名副其实的锋卫摇摆人!他穿着一身黑色红边的球衣,对着于昊正他们一竖中指。

  在全场注视下起跑,一个垫步就是一记爆扣。

  全场沸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上APP推荐了!秋枫决定感恩,今天秋枫豁出去,工作时忙里偷闲!就算被罚款也要冒死万字三更!秒挖!谢谢编辑的大力推荐与读者的大力支持!你们是秋枫努力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