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刘中洋一伙人没有来上学,不知情的以为他们集体逃课了,知道内情的都清楚,他们已经来不了了,就算来了,也是只永远屈居人下的狗了。

  按理说失去了一个大敌,刘洪涛应该大快朵颐才对,但是此刻他却在楼角愁眉苦脸地抽着烟,身边站在十几名男生,也是满面愁容,一名青年这时开口了:“刘中洋被废了,这高一高大还争不争?”

  刘洪涛一听,将烟头一摔,面色一狠道:“争!刘中洋我从来就没有当自己人,只是暂时利用的筹码而已,而且他那么容易就被废了,我真是高看他了!”

  那青年道:“可是我们在学校里的势力,好像不如他们。”

  刘洪涛面色阴沉,沉吟片刻道:“哼,区区一个高一,把那位请来的话,很快就搞定了,即便他不是本校的。”

  听到这里,这些面带愁容的青年终于恢复了神采,他们愁的就是刘洪涛没下下决心请动那位,现在他决定了,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那名青年振奋道:“付强老大一来,于昊正那一伙子人根本就不足为惧。”

  其余人也附和道:“是啊!付强老大的实力可比于云龙高了N个档次,就算不能带很多人进一中,只要他自己来,就足以摆平一切。”

  刘洪涛脸上露出傲色,理所当然道:“那是,我哥付强可是二中当之无愧的王,可和我们这些还为争一个年级老大焦头烂额的小白不是一个级别的,而且,他的背后,可是有真正社会大哥在撑腰,虽然我请不动他背后的人,但只要他来就足够了。”

  他先前是有顾虑的,付强是个自视甚高的人,这种年级内斗请他出马并不太合适,而且还会降低他刘洪涛在付强心里的分量,情分是一方面,但如果被认定为废物,那一样没什么卵用。

  要想排除这个隐患,必须让付强足够重视于昊正他们的实力才行,他已经决定,中午亲自去找付强,好好吹吹耳边风。

  话分两头,在刘洪涛他们草木皆兵时,左鸩枫却悠闲地作着数学题,他处理好刘云鹏的事情后,继续做起了瞳组的甩手掌柜,他相信在自己正式接管之前,于昊正可以摆平一切,甚至不输于自己。

  于昊正此刻正拿着一张A4纸,上面记录着二中老大付强的详细资料,毕竟知己知彼,才能将损失减少到最小,每一个兄弟的安危都是自己该考虑到的,能力是一方面,左鸩枫能将瞳组托付给他人格也是很大一方面。

  放下纸,他感叹道:“这个刘君君还真有手段,才一个晚上,就把付强的情报掌握的这么全面,看来她的确有资格进入幻瞳小组。”

  也不知刘君君用了什么手段,这张纸上的信息详细到媲美查户口。

  不仅列明了付强的势力靠山和潜在敌人,还有他从小学到高中全部事迹,甚至他初中时搞大了哪几个女生的肚子,破了几个处,甚至床上的嗜好都一清二楚,付强的家庭住址,父母的工作单位,姓名电话,老家在哪都明明白白。

  这些信息就算是熟人也不可能一天之内就套出来,虽然不知道刘君君用了什么手段,但她确实很行。

  这时,于昊正收到了潘子政的短信:确认了,情报属实。

  f3酷。=匠网首i发v_

  于昊正再次感叹:“女人这种动物,真是可怕!特别是受过伤的女人。”

  对于这些,左鸩枫听在耳中,只是嘴角微微一扬,继续解着复杂的方程。

  中午,二中附近的三星级酒店里,刘洪涛订了一大桌请付强和他的众多女人,刘洪涛拿出一条子芙蓉王,为付强亲自斟上茅台酒,又为付强的众多女人每人递上一盒女士香烟,因为付强喜欢抽烟的女人,这是众所周知的。

  只是这些女人遇到付强之前抽不抽烟就不知道了,待一切准备停妥。

  刘洪涛兴高采烈道:“强哥!弟弟很长时间没请你和嫂子们请客了,今天正好有机会,特来孝敬孝敬哥哥和嫂嫂们……”

  其中一个穿齐B小短裙的卷发女娇笑道:“咯咯咯,多日不见,刘小弟还是那么会说话……”

  众女子纷纷娇笑打趣起来,缭绕的烟雾和浓烈的胭脂味充斥了房间。

  刘洪涛只能挨个赔笑着,只是内心却吐槽起来:我了个去,上次请付强吃饭,他身边好像不是这批人啊,哪有什么上次见面啊……,当然这话他可不敢在这说出来,只能在心里嘀咕嘀咕。

  付强皮肤黝黑,他指尖夹着香烟,两眼眯起,说道:“说吧,你小子又惹了什么摆不平的麻烦了,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他一说完,他的众多女人都停止了打趣,一副乖巧,文静,优雅,端庄的姿态。

  刘洪涛尴尬一笑,瞬间换上一副声泪俱下的样子:“强哥,你是不知道啊,我们这一级高一出了一匹精钢葫芦娃啊,一个比一个能打,凭着自己有两下子,就大放厥词,说什么在学生里没有能干过他们的,前不久于云龙就被他们收拾一顿,还收服了,昨天晚上刘中洋都被废了,虽然不知道啥样,但我估计是上不了学了,他们的气焰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放话要把我以及我身后的人物一块摆平了,他们说我可以,但是他们这么说无疑也是瞧不起强哥你!

  所以,哎!可惜弟弟无能,打不过啊!!”

  说实话,如果是一般人,很可能就被刘洪涛这一番悲催的陈词给感染了,但是付强能做上二中的老大,可不是能打那么简单。

  他掐灭了香烟,盯着刘洪涛,幽幽道:“哦?是吗,说白了,就是你们高一玩过家家,你打不过人家,所以想找我来摆平是吧,小老弟啊,你也太让哥哥失望了,混得人,得有点出息,这种小打小闹都搞不定,趁早好好念书,我付强不帮废物,好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他和他的众多女人起身就要离开。

  刘洪涛一咬牙,急忙说道:“哥哥!陆云霆的女儿也跟了他们!”

  付强步子骤然停了,眉毛一挑道:“你是说陆小夕?她降级去了高一,还跟了他们?”

  刘洪涛说道:“是啊,哥哥你有所不知,陆小夕二年前之所以拒绝你,就是因为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和那伙人的老大关系密切,如果能搞定他们,那凭强哥你的魅力,搞定陆小夕也不是什么难事。”

  付强心动了,因为他的愿望就是能跟着陆云霆混。

  他满意地拍了拍刘洪涛的肩膀,说道:“洪涛,你做得不错,你提供的这个消息如果是真的,我付强亏待不了你,以后你就是高一绝对的老大,等你升入高三,理所应当就是一中老大了!”

  刘洪涛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付强对陆小夕还没死心,而他的众多女人一听到陆小夕的名字脸上顿时生出了不悦,对刘洪涛投去杀人的目光。

  因为陆小夕和她们,那就是凤凰和草鸡的分别,要是她成了付强的女人,她们几个自然就会被抛弃了,因为没有一个大佬愿意自己的女婿身边跟着众多女人。

  但是付强却不同,他需要一个跳板,一步登天的跳板,陆小夕就是这个不二人选。

  他说道:“这周六,我会去你们学校走一趟,看看这群葫芦娃多么能闹腾。”

  刘洪涛大喜,恭恭敬敬地送走了付强,他不禁狠道:“哼!付强一去,你们这群山娃子都得跪!”

  这个付强真有这么恐怖吗?好像是真的,在刘君君提供给于昊正的那张纸上,有一行字是这样的:付强十六岁时代表J县参加R市少年散打,一击KO当时市里最大的夺冠热门——S省省队员,让J县第一次获得全市第一。

  而那时的付强才上高一,现在他高三,身体素质更强,训练也没落下,如今的他,到底有多强呢?谁也不知道。

  回到学校,刘洪涛马上对于昊正下了战书,约在周六,一战决定高一年级的归属,于昊正当然是爽快答应,各自无话,静待周六的到来。

  周五,刘云鹏出院了,除了个别地方还有点淤青用创可贴贴着,算是没事了。

  晚上,在于文岐独居的小屋内,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晚宴算是庆祝他出院,这次晚宴比瞳组成立那晚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刘云鹏的女友穆烟烟,另一个就是陆小夕。

  众人大体上说了下刘云鹏住院几天的情况,随后开怀畅饮着,刘云鹏又恢复了野性,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最后众人纷纷规劝他才有所节制,按照他的话:只要没喝死,就往死里喝,血他,什么也不管了,喝猴子!!舒坦!!

  酒过三巡,众人的话题自然转移到明天的约战上。

  于昊正说道:“刘君君那边我已经得到了新情报,付强明天会来一中,而且来的目的……”说到这他看向陆小夕。

  陆小夕本来笑靥上带着红晕的醉意,但听到付强这个名字时不禁面色一冷,有些嫌恶道:“你的意思是,付强明天掺和这场争斗,是为了我?”

  刘云鹏可能是有些醉了,一拍桌子道:“去他吗的,敢打二嫂的主意!杀猴子!!”

  听到二嫂这俩字,气氛瞬间有些旖旎,特别是陆小夕,俏脸唰就红了,嗔了刘云鹏一眼,随后低下头,不敢看左鸩枫。

  也是,长久以来,除了韶华音,最关心左鸩枫的无疑就是陆小夕了,刘云鹏这句二嫂,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左鸩枫却根本没反应过来,见气氛突然有些尴尬,不禁疑惑道:“怎么了?接着说啊,不过,不是说陆小夕吗,怎么扯到二嫂去了,二嫂又是谁?”

  听到这,众人大笑左鸩枫在感情方面的迟钝,陆小夕也不例外,但不知为何,她内心深处,有些难以名状的苦涩和莫名而来的失落……

  “咳咳!说正事。”于昊正两声咳嗽把众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说道:“既然付强的目的不只是帮刘洪涛那么简单,我想他肯定会做二手准备,他为人虽狂,但能当一个学校的老大,说明他不简单,这件事最坏的结果恐怕会发展成一中和二中之间的大火拼,我们在一中的根基还不稳,如果不动用瞳组的力量,恐怕最后会吃亏!所以这件事,最好先不宜撕破脸皮,我们要先用缓兵之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哈哈哈,不管了今天也三更,以后双休日,节假日一律最少三更;前面写的二中老大是于治浩,系错误,已经修改,后面统一改为付强;另外能看到这里的,想必都是忠实读者了,秋枫再次感恩各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