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黑风高的柳河边,一名身材修长的少年静观流水潺潺,湖光映出的影像里两个红色的圆点颇为显眼,那是少年赤色的眼瞳,立秋时节,微凉的晚风轻抚低垂的柳枝,也撩动少年蓬松的碎发。

  少年伸手入怀,掏出一根香烟,煤油打火机跳动的火焰映出少年清秀的脸庞,却映不出少年深邃的内心。

  他喷吐一口烟雾,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喃喃道:“快了。”

  少年正是左鸩枫,今晚的火拼他并没有参加,因为他是瞳组最顶峰的存在,这种小事不值得他出手。

  就像杀鸡不能用宰牛刀,以后的道路艰难险阻,不论是谁都不能保证绝对的平安,瞳组的人是,他身边的兄弟是,甚至,他自己都是。

  (最3t新章节*上“酷匠\网

  所以,即便他先前愤怒到恨不得大开杀戒,冷静下来后还是恢复一个领袖该有的风范。

  远处,发动机的轰鸣由远及近,远光灯透过柳枝的空隙中照射过来。

  伴随着习习晚风中一阵平稳的刹车声,四道狼狈的身影被抛下车来,他们四道身躯拥挤在一起如同四只蠕动的蛆虫。

  左鸩枫转过头来,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他清点了一下人数,眼睛一眯,因为他发现了两张陌生的脸。

  一个是泪痕刚干涸不久,面如死灰的脸,一个是带着审视和狐疑打量着自己的脸。

  左鸩枫移开了目光,对着于昊正他们说道:“各位辛苦了。”

  随后低头看向地上四个如同爬虫的人,冷冽道:“你们知不知道自己该死。”

  那三人争相说道:“老……老大,对刘哥不敬的事全是刘中洋那个孙子安排的,我们只是被逼迫的呀。”

  而刘中洋现在终于知道左鸩枫才是自己下场的主宰,直接跪伏在左鸩枫身前,不停地磕着头,乞求道:“枫哥……饶命……我错了,我特么就是个SB。”

  左鸩枫一脚踹出,刘中洋的身躯就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出五米,撞在一颗粗壮的柳树上,那柳树树干颤动,洒下飘零片片飘零的柳叶,刘中洋一口老血喷出。

  看到这一幕,那热裤女生眼中只有畅快,而飞机头此刻内心却起了惊涛骇浪,他知道,这个身形消瘦的男生恐怕实力还要在那壮硕的于昊正之上,身为老大,他的武力值绝对够了。

  刘中洋颤巍巍地爬起,再次跪倒,这次他的称呼又变了:“枫爷,我有眼不识泰山,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左鸩枫又是一脚踹出,这次刘中洋彻底没有力气爬起来了。

  左鸩枫不愿再看这几个废物,幽幽说道:“混得人挨顿打本是家常便饭,云鹏本来就没什么大碍,我本来打算教训你们一顿,如果你们的素质还可以,可以跟着我混,但是事实证明你们四个是废物,太让我失望了,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毕竟你们让我的兄弟流血,动手吧!”

  随着左鸩枫一声令下,于昊正伸手入兜,寒光一现,接着,夜色中的树林上空回荡着交替不休的凄惨哀嚎,三名手下每人都被断了一根手指,而那刘中洋却被挑断了手筋。

  或许左鸩枫的报复太过狠辣,但是他的原则就是这样,可以容忍别人对自己的伤害,但是对自己最亲近的人,触之必杀!

  也许这哀嚎对于那些学生军来说太过惨烈,但是对于刀口舔过血的左鸩枫几人来说,却微不足道。

  见到这一幕,飞机头百感交集:对兄弟如同手足,对敌人狠辣残酷,人格方面,也是当之无愧的领袖。

  处理完刘中洋的事情,左鸩枫才把目光转向飞机头和热裤女。两人这才发觉左鸩枫的瞳孔是一片血红,连那一路上就一直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热裤女都是被吓得花容失色,惊叫出声:“啊!!鬼啊!!”

  飞机头此刻的震撼却大于惊讶,因为左鸩枫那可以看穿人心的目光透过一片血红锁定了自己,在被这眼神的注视下,他感觉自己的内心所想全部被看透,无所遁形。

  他就如同被定身了一般,冷汗不停滴落,想开口说什么,却感觉喉头堵塞,好在左鸩枫很快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转向热裤女。

  那热裤女好像对左鸩枫这双血目颇为恐惧,不禁颤声道:“我…我…我……”

  “你是学生吧,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和刘中洋什么关系。”左鸩枫的声音十分平淡,好像在拉家常一样,这让热裤女的内心平息了不少。

  沉吟片刻后,她以比先前平稳了许多的声音回答道:“我叫刘君君,在二中上高二,我以前是刘中洋的对象,但是从他把我丢弃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关系就已经破裂了,虽然我不是处女,可能在你们眼里我很骚,但是我也不是那种万人骑的女生,要是你们不信,我也……”

  “我信!”左鸩枫打断了她的复述,平淡却笃定道。

  “你信?你真的信?你凭什么信?”刘君君似乎很难相信自己这个别人眼中的烂货会有人相信自己的话。

  “就凭我这双眼睛……”左鸩枫淡然道。

  “那……谢谢。”也许是左鸩枫那种难以捉摸的气质,让她不由得相信了他的话。

  “一直以来,别人都戴着有色眼睛看你吧?”左鸩枫说道。

  “是,我的标签就是婊子,烂货,骚B,一切的开端都是我失身给那个人后,又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从此我的噩梦就开始了,既然全世界都这么看我,我索性就随波逐流,刘中洋虽然很轻浮,但却对我不错,我一直强迫自己配合他的轻浮,只要他对我好就够了。

  但是,最终却让我沦落地更彻底了!”

  说完,两行清泪滑落脸颊,让她此刻的样子有些楚楚可怜。

  此刻左鸩枫让自己回忆起那遗忘已久的被尊重感,不禁泪腺决堤,如果不是此刻在大庭广众之下,恐怕她都要借左鸩枫的肩膀发泄一番,当然这些左鸩枫并不知道,因为在感情方面,他比一般人还要迟钝。

  见她泪眼婆娑,左鸩枫一时倒有些不知所措了,这时他看向于昊正,说道:“大正,瞳组里有适合她的职务吗?”

  虽然瞳组并不渗透进一中,但二中却不在其列。

  于昊正说道:“我们瞳组现在分三个小组——黑瞳,血瞳,幻瞳,其中幻瞳算是其中的另类,因为这个小组只收女的,而且还必须是漂亮女的。

  按理说加入幻瞳的女子必须具备某领域的特长,但是现在瞳组还在蛰伏期,要求可以适度宽松,你可以加入,不过考核期一个月,你必须发掘出自己的特长,否则就只能成为普通组员,你了解了吗?”

  说完,左鸩枫和于昊正一起看向刘君君,等待她的答复。

  刘君君此刻已经停止了抽泣,想到一直以来自己遭受的委屈,她今晚见识到了这伙人超凡的实力,虽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瞳组是什么组织,但好像也是个很神秘强大的组织。

  自己难道要一辈子做别人眼中的烂货婊子吗?她不甘心,她需要一个契机,蜕变的契机,想到这,她毫不犹豫道:“我愿意!”

  左鸩枫笑道:“很好,以后没有人能嘲笑你,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尽情施展自己的长处,我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刘君君无比憧憬地看向远方,她嘴角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也许于昊正现在说的一月考核只是在人前象征性一说,但刘君君却给了于昊正和左鸩枫一个无比的惊喜,当然这是后话。

  此刻飞机眼帘低垂,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你是在想如何安置你手下的兄弟吗?”左鸩枫的话让飞机错愕不已。

  “你怎么知道?正哥路上好像没有把我的事告诉你吧。”飞机惊诧道。

  左鸩枫微微一笑,对着他说道:“这个时候能和大正一起来得人只有敌人或者是自己人,而敌人注定不能站到我的面前,你还站着,说明你不是敌人,我从看到你第一眼,就看出你手上沾过血,你的气场也不是普通学生能有的,这样的人成了自己人我却不认识,说明你是仓促中决定追随大正的,想必在今晚的火拼中你是最大的阻力吧,大正可不会随便就纳降的,你也必须有投降的资格才行!至于你跟来得目的无非就是看看我这个神秘的老大到底是社会上哪个大哥吧?

  到底值不值得你追随,现在你可有答案了?”

  左鸩枫古井无波的话语让飞机头脑门上都见了汗。

  他不禁汗颜道:“绝对的个人实力,无以伦比的人格魅力,重情重义,杀伐果断,缜密的心思,开阔的眼界,怪不得连正哥这样前途无量的少年人也以你为尊,我飞机还有什么资格不答应,枫哥,请受我一拜!”

  话音刚落,这个男人竟然扑通就要跪下,但是在他膝盖刚开始弯曲时,一只手就抓住了他的胳膊,让他的身躯无法再下降半分。

  这一手再度冲击了他的眼球,看向左鸩枫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敬。左鸩枫对着他郑重地说道:“我需要的是兄弟,而不是手下,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不要卑躬屈膝,只要肝胆相照!”

  飞机虎目含泪,这个手上沾过血的冷血男人此刻因为左鸩枫的话语泛红了眼圈,他虎躯笔挺,对着左鸩枫一鞠躬,道:“枫哥,从今以后道上没有飞机这个人,地低成海,人低成王,我的名字叫王成海!”

  左鸩枫和煦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海子,以后请多关照,把你的弟兄们也带上吧,但人各有志,不必勉强。”

  王成海一笑,和在场的几位干部很快推心置腹,一切尽在不言中。

  今晚为刘云鹏报仇的同时,也为瞳组吸纳了两位至关重要的人物——刘君君,王成海。

  刘君君先不说,瞳组自成立以来,一直向着校园渗透,在高中时代来临之前,已经将J县大大小小的初中全部掌控,只有县城中的几所高中还没有渗透。

  但终究只是学生军,面对那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到来的血祸,肯定是不够的,必须与社会接轨,而王成海的出现就是接轨的契机,他是瞳组吸纳的第一个社会势力。

  虽然他手下仅有几十人和几间不大的娱乐场所,但却成为了瞳组转型的根基,王成海个人也成为了瞳组的精英干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三更完毕,亲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