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八 我从来不留后路
本章由 葬秋枫 在 2016-06-18 14:24:50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葬秋枫解封者

  韶华音心里突然泛起浓浓的不安,她意识到现在的左鸩枫还是个不安定的因素,从以前她就知道,左鸩枫重情重义,平常的事情他可以遵守承诺。

  一旦他的禁忌被触碰,就随时可能暴走,正因为这种了解,让她内心一直安全感缺失,好在左鸩枫这几年的表现让她特别满意,这种不安才渐渐沉到了心底,今天这一系列事情,让她那丝不安的萌芽复苏了……

  枫,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不想你走错路,最重要的,我不想你受到伤害,韶华音在心里默默祈祷。

  镇静剂注射后约莫十几分钟,左鸩枫醒来了,他迷蒙中摸了下后颈,想起了自己晕倒前的事情,呼吸微微急促,韶华音等人紧张地看着他,好在他呼吸渐渐平缓,情绪稳定了下来,对着于昊正说道:“大正,云鹏怎么样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于昊正随即说道:“轻微脑震荡,失血过多,倒是没什么,身上的淤青是皮肉伤,休息几天就好了。”

  左鸩枫悬着的心放下了,对着于昊正一笑道:“大正,这次多亏你,要不我可能真得闯祸了。”

  这时医生进来,对左鸩枫做了一些检查,说道:“没事了,今后记得调节病人情绪,不要让他过于激动。”

  众人纷纷点头,左鸩枫一愣:“病人?”

  医生走后,于昊正才说为了让他冷静下来,谎称他有躁狂症,左鸩枫自嘲一笑,随后看向韶华音,见其美目含忧,不禁心中一疼,柔声道:“小音,对不起,这次我真的没有遵守约定。”

  韶华音善解人意地摇了摇头,强颜欢笑道:“没关系,承诺归承诺,但你也有自己的原则,你自己掌握好度就行。”

  左鸩枫点头,但见韶华音眼眸深处那丝竭力压制的不安,心中一叹:对不起,小音,我注定会和你背道而驰,只希望那一天,不要来得太快。

  此时此刻,高一(一)班教室中,左鹏芹来到了左鸩枫翻倒的书桌旁,她已经接到通知,知道左鸩枫和刘云鹏没有大碍,她有些好奇的是这次陈洪福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而且在他复述左鸩枫摔碎凳子出去时那种凶煞的样子,音调竟然有些颤抖。

  她此刻又想起一个多月前,在夜晚的办公室中,左鸩枫对自己那知性的开导,让自己从对旧人的思念中解脱出来,她庆幸左鸩枫是个有理智的人。

  此后对他更是默默关注,军训时听说他和特种兵教官对打不落下风,更是讶异无比,想到他前后表现出来的行为和气质,不禁对他的背景产生了好奇,只是这种好奇和朱伟艳的好奇不同。

  两人的年龄不一样,心境也不同,一个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一个是情场失意的寂寞女人,出发点亦不同。

  想着,她捡起了左鸩枫掉落的书籍,拉过于昊正的凳子坐在了左鸩枫的座位上,开始整理起来,只是突然她的表情变得特别奇怪,因为她在乱书中发现了一本杂志。

  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行黑色大字:我和我的寡妇老师二三事……,她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时而红晕,时而娇笑,时而薄怒,最终化成喃喃一语:“好你个左鸩枫,这是后悔当柳下惠了吗?咯咯咯,终究是血气方刚的小青年……”

  而左鸩枫不知什么时候推门而入,站在桌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听到左鹏芹的喃喃自语后脸通红一片,只能轻咳一声。

  左鹏芹吓了一跳,抬起头,眼神有些慌乱,但毕竟她不是小女孩,很快镇定下来,将手中的杂志晃了晃,轻声道:“最近学习好像不太专心哦,老师知道你聪明,但还是要节制,小心伤身……”

  T最新H%章P节上s$酷m%匠网

  说到最后的伤身,她皎洁一笑,语气也带着一丝玩味。

  左鸩枫彻底无语了,只能无奈道:“好的,我会注意的……”

  左鹏芹站了起来,拍了拍左鸩枫的肩膀,咳了咳,严肃道:“以后不要随便破坏课桌椅,这次念你初犯,会从你以后的奖学金里扣,下次再犯就得处分了!”

  左鸩枫知道身为老师的立场,需要这样做给其他学生看,所以也郑重道:“好的,谢谢老师!”

  左鹏芹道:“现在,跟我去领新凳子。”

  两人走出教室,气氛颇为微妙,左鹏芹先开口,语气有些羞涩:“那个,那天晚上的事,你是不是后悔了,才会去看那种书?”

  左鸩枫心中苦涩,回道:“老师,你多心了,我的立场永远不会变,所以你就放心吧。”

  左鹏芹点了点头说道:“好!这样老师就放心了,毕竟胡思乱想对学业是不利的!”虽然她这么说着,但不知为何,她的内心却有些遗憾。

  回到教室,左鸩枫收到一张纸条,那是朱伟艳写的,内容是:你怎么进医院了?没事吧。

  左鸩枫一笑,回复道:没事。

  朱伟艳见只有两个字,不禁有些失望,写道:你身上的迷雾越来越浓了,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左鸩枫只回道:有些事,不知道最好,安心学习吧。

  朱伟艳还不死心,回复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左鸩枫没有再回复,朱伟艳只能无奈作罢。

  另一方面,虽然刘云鹏没有大碍了,但是有仇不报也不是左鸩枫的性格。

  这天晚上,刘中洋正在校外的台球厅打台球,他吊着一根烟,低腰漂亮地一杆将桌上最后一颗A8打入网中,获来身后穿着白色热裤,打扮妖艳的女生一阵喝彩。

  刘中洋喷吐一口烟雾,大手捏了一下那女生的后摆,惹得她嘤得一下娇嗔:“洋哥,你这一竿子捣得真准,这洞受得了吗……”

  刘中洋一脸淫逸,轻浮道:“真正厉害的竿子还是半夜那根,就是不知道那个洞能不能受得了……”

  这热裤女子粉面含春:“哎呀,洋哥,你讨厌,人家可是知道你的厉害,你可千万要怜香惜玉……”

  刘中洋春风得意道:“我喜欢辣手摧花……”

  “你没机会了!”空气中响起一声冰冷,那是于昊正。于昊正,潘子政,于文岐,赵晗,于云龙以及他们现如今在一中的人,左鸩枫这次并没有来。

  刘中洋看到于昊正,就明白了一切,那热裤女忙跑回室内,很快,密集的脚步声响起,一伙气势磅礴的人从屋里出来,为首的是一个染着黄色飞机头,两个耳垂上扎着两个耳环的男青年。

  他一声怒喝:“什么人,敢来我这里闹事!中洋,你认识他们吗?”

  刘中洋此刻有恃无恐,上前给这飞机头男子点上一根烟,自己也点上,恭敬道:“飞机哥,这些人是我们高一级的混子,仗着自己能打,一心想争高一老大的位子,我一直忍着没收拾他们,谁知他们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这里闹事,我这就带领我的兄弟收拾了他们。”

  说完,人群中走出十多人,那是刘中洋在学校里的兄弟,刘洪涛并不在其内。

  那飞机头不屑道:“哦?确实很张狂,按理说你们学校内部的事情一般我们是不出面的,但既然到这里了,我不插手是不是让他们小瞧了这社会的凶险,今晚你们别想平安走出这个门!”

  咣当!这时大门却被闭上了,并上了一把铁锁。

  “没错,我们就没打算出这个门,我们会把你们全部干翻,光明正大的从后门出去!”

  上锁的竟然是于昊正,他话音刚落,将那把锁唯一的钥匙从大门的门缝中扔了出去。

  飞机头,眉毛一挑道:“你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吗?”

  于昊正豪迈道:“我做事,从不留后路!如果有路,那就是踩着别人的身体!”

  飞机头扔掉香烟,怒道:“找死!给我废了他们!”

  哗,滚滚人潮涌来。

  后边的学生军心里有些打怵,他们毕竟只在学校里小打小闹过,慌乱中纷纷将目光投向最前方那道壮硕的身影。

  于昊正没有说什么,只是他的步子动了,龙骧虎步,一马当先,他将身上的黑色体恤脱下扔在地上,漏出了如同虬龙一样的胸肌和腹肌,浓密的体毛,从脐下扶摇而上延伸到胸部,并且向两边辐散着,他是一名青龙……”

  他提着一根粗长的黑铁链,托迤在地上,划出叮叮地响声,另一个拳头紧握,表情凶暴,那样子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巨山,他的圆环眼中喷薄着滔天的气势,这种猛虎下山一样的强大气场让有些退缩的学生军如同打了鸡血。

  “上!干翻他们,为云鹏报仇!”

  “上,为鹏哥报仇”,他们瞬间从羔羊化为恶狼,迎着对面比己方多数倍的人影拥了上去。

  潘子政把海蓝色体恤衫的衣扣解开,亮出精练的胸肌,他的胸毛虽然没有于昊正多,但也是青龙中的上品,一头蓬乱的碎发随着前进的步伐飘扬,方正的脸上错落着一圈络腮的胡须,他身体修长,四肢纤细,但却无比凝练,全身上下浓缩着强大的张力。

  他一双狭长的鹰眼在这昏黄的灯光下流转着肃杀的光芒,他腕间带着一个精密的机械表,他文质彬彬的脸上带着罕见的愤怒,而此刻此刻在他精瘦的手里正提着一把棒球棍,其实从他跟了左鸩枫以后,就一直在加强自己的锻炼,他的实力恐怕不在于云龙之下。

  在他右方,一名中等身材,小眼睛眯起,期内闪烁出刺目的精光,留着毛寸头,皮肤白皙,他绰号于文淫魔。

  只是他脸上此刻看不到一点淫荡,有的只是冰冷的气势,他将上身的衣服解下,系在腰间,他从后腰带中抽出一根双截棍,那两根铁棒和铁链摩擦出玎珰的金铁之音。

  和另外二人不同的是,他浑身皮肤光滑,没有体毛,并不是青龙,他将双截棍重叠攥在手中,大步流星地向着对面走过去。

  赵晗,于云龙紧随其后,再后面是一众气势非凡的学生,约莫二十来人,而对面刘中洋和飞机头两伙人加起来足足五十多人,而且其中有四十多人是混迹社会的打手混混,怎么看这场战斗都毫无悬念。

  于昊正前进的步子逐渐加快,最后竟然成了百米冲刺的频率,那山丘一般的身躯踏地将这里台球桌上的桌球都震得散开,只是一瞬间,就有数人被他冲撞了出去,两方对垒,这场复仇大火拼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 说:

今天公司调休,能多写一会,嘻嘻,提前更新一章,今天三更,虽然现在读者不多,但秋枫不能因为这个就偷懒,相反得加倍努力,以报答亲们的不离不弃!秋枫在努力!!干巴爹,牟豆牟豆次油库那嘚!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