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七 多事之秋的降临
本章由 葬秋枫 在 2016-06-17 21:12:02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葬秋枫解封者

  “哈哈哈哈!!还是先把眼前的对手解决再说吧,我们现在是好盟友。”刘中洋哈哈大笑。

  “对头啊!我们现在应该同仇敌忾啊,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刘洪涛也打圆场。

  剑拔弩张的两方这才偃旗息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利益决定敌我立场,此话当真不假。

  教室中,穆烟烟穿着绿色旗袍裙,侧摆开了一个小口,上面是白色的纱衣,透过那半透明的布料,隐约可以看到白色的Bar,刘云鹏抬头看了一眼,说道:“不错,总算不戴粉色的了,那么惹眼,引狼啊。”

  穆烟烟瘪瘪嘴道:“我呸,我看你就是最大的狼,你这色胚,色狼。”

  刘云鹏对着那一抹绿色一掐,周围瞬间大陆漂移,摇动的桌椅晃醒了熟睡的于昊正,于昊正睡眼惺忪,不耐道:“我擦,有没有点道德啊,两人胡打苟干也得注意影响啊……”

  刘云鹏倒是脸皮厚,对着穆烟烟吊儿郎当道:“大正说滴对啊,媳妇别闹,晚上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尽情地闹……”

  穆烟烟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于昊正,随后对着刘云鹏凶道:“闹你妹!”说完或许是因为羞恼,她红着脸低下了头……。

  而此刻的左鸩枫,却全神贯注地看着一本书,最后他终于看完了,合上书本,那封面是绿色的。

  他咳了咳,对着于昊正低声说道:“那个,大正,我看完了……可以继续教育了……”说完他将书还给了于昊正,上面用黑色油墨印着五个大字:青春期教育。

  于昊正一笑,随后翻了翻桌洞说道:“被于文淫魔借走了,不过也罢,那本太过生猛,不适合你这个段位的初哥看,就先看这本吧。”

  说完,他抽出一本杂志,那破旧的封面上依稀可以看到是一个妖娆的女郎,那主推的标题第一行赫然是:我和我的寡妇老师二三事……。

  左鸩枫看到这个题目不由想到自己的英语老师左鹏芹,又想到在最后时刻自己想把老师打晕的时候敲门解围的女生朱伟艳,想着他的视线就顺着朱伟艳的方向看去,却发现朱伟艳单臂撑颐,瞪着大眼正专注地看着自己。

  两人视线相对的瞬间,双双错愕,左鸩枫脸一红,手忙脚乱地把那书收了起来,朱伟艳也忙游移开目光,尴尬地一咳嗽,双手不自觉地挽起秀发。

  左鸩枫看了一会,见她并未再看向自己,才又拿出那本杂志,翻开阅读起来,突然间他发现一行小字:有些女生挽起头发的动作表示着她此刻的内心是羞涩的。

  左鸩枫皱了皱眉头,喃喃道:“是错觉吗?”

  这节课是左鹏芹的,然而她却去开会了,所以就上自习了,一节课很快过去了,左鸩枫看得入迷,也没有出去。韶华音从洗手间回来后看到左鸩枫那投入的样子,不禁会心一笑,端坐下后翻开书本,开始学习。

  临近上课,从楼上忽然传来了哄闹的喧哗,似乎还有争吵嘶吼声,这时陆小夕急匆匆地跑到窗户外面,对着左鸩枫焦急地喊道:“枫哥,不好了,刘云鹏被刘中洋一伙二十多个人打了,他头被人踹了二十多脚,现在站都站不稳了!”

  这声音瞬间把左鸩枫从那桃色杂志中拉了回来,脑海中几个字不停地回旋:云鹏,被打,二十多人,踹头二十脚……”

  一种几乎很久不曾有过的暴怒情绪涌上左鸩枫的心头,气冲脑门,一双血色的瞳孔里煞气几乎快实质化。

  他的逆鳞不多:家人,韶华音,屈指可数的几位兄弟和知己。这种怒火甚至强过军训时对赵晗的程度,毕竟赵晗只是言语上轻薄了韶华音,并未做出进一步的过分举动。

  然而现在自己过命的兄弟刘云鹏却被人打成这样,此刻的他早已忘了什么承诺,于昊正此刻同样怒火中烧,只是他看到左鸩枫的反应忙冲着陆小夕使了个眼色,陆小夕这才意识自己话语有失。

  只见左鸩枫哄然站起,桌上书立连同书本一起翻到了桌子底下,全班肃静,全部注视着那表情肃杀地左鸩枫,不知为何,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全班人都喘不过气来。

  连平时好为人师,自命不凡的陈洪福都噤声了,朱伟艳已经目瞪口呆,韶华音也被此刻左鸩枫的样子吓了一跳,忙想开口问他。

  但是这时左鸩枫将地上的板凳举起,对着教室的水泥地猛然摔下。

  伴随着木板爆裂声音,板凳碎了一地,左鸩枫抄起其中最粗的一根凳子腿,如同暴怒的修罗,冲着教室外走去,声带挤压出极度狂暴的吼声:“你们,找死!!!”

  事已至此,于昊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抄起一根凳子腿,也跟着冲了出去,他壮硕的身躯伴随着暴怒的情绪,每一步踩下,这几十平教室的水泥地都是颤上三颤。

  楼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学生,此刻在四楼,潘子政和于文岐正搀扶着刘云鹏小心翼翼的下楼,不远处的墙角,散落一地眼镜碎片,淋漓的鲜血从墙角一直延伸到刘云鹏的脚下。

  这时楼梯上的学生似乎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向着两边散去。

  只见左鸩枫提着一根凳子腿飞身上了楼梯,那暴怒的煞气,根本不是学生所能散发的,那是手上沾过鲜血,甚至收割过人命的人才能具备的。

  直到他已经离开了楼梯,两边的学生还是呆立在那,不是他们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他们的腿肚不停转筋,扑通,扑通,好几个人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台阶上,但却没有人笑话,因为刚才那一瞬间的恐怖,就好像一只饥饿的猛虎从羔羊瞬间掠过的感觉……

  左鸩枫和于昊正径直来到三人前,左鸩枫胸口剧烈起伏着,他上下打量了下刘云鹏的伤势,又看了看那一地的鲜血,浑身上下的关节劈啪作响,他此刻身上散发出的气场,连于昊正都感到了强大的压迫。

  他心中惊道:大枫,现在的你,究竟有多强?如果现在的你出手,肯定会闹出人命,而且不止一条。

  左鸩枫的声音如图腊月的寒冰:“他们,在哪?”

  于文岐和潘子政一对视,纷纷噤声。

  左鸩枫的声音寒冷中似乎蕴含着暴怒的岩浆,对着二人直接吼道:“我再问一次,他们,在哪!!?”

  这时刘云鹏颤抖地抬起了头,虚弱道:“枫哥,别冲动……你这样,会出人命的。”

  左鸩枫怒哼一声:“我记得,是十三班吧……,在西方,十三是个不详的数字,看来今天要应验了……”说完他就准备踏出步伐。

  就在脱缰的野马即将坠入悬崖的一刻,于昊正有力的臂膀挥动,一记凌厉无比的手刀狠狠砍在了左鸩枫的后颈上。

  左鸩枫虽然强,但是毕竟不是神仙,这猝不及防的一击下,左鸩枫两眼一黑,木棍落地。

  他倒下的身躯被于昊正扶住,架到了肩膀上,对着身后说道:“快走,把老刘和枫哥送去县医院,老刘的伤势不是学校医务室能搞定的,你们见了医生就说枫哥有躁狂症,一定要医生给他打一记镇静剂,否则后果会不堪设想。”

  酷F匠网's正v‘版首P发84

  潘子政和于文岐点头,而刘云鹏此刻松了一口气,毕竟左鸩枫如果公然搞出人命,现在的他们,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去挽救,那后果可比自己挨得这顿打严重无数倍,这样想着,他眼皮越来越重,最终陷入了昏迷状态。

  此刻陆小夕先跑上来,看到这一幕,心下了然,随后韶华音喘着粗气跑上来,却正遇见于昊正背着左鸩枫下楼,最后是穆烟烟红着眼眶上来,看着满身是血不省人事的刘云鹏,两行清泪滑落脸庞,伤心道:“云鹏……,你不要有事……”

  县医院离一中不远,救护车很快赶到,韶华音对左鸩枫的状况十分担心,刚想发问,于昊正却打断了她:“没时间解释了,先上车!”韶华音点头,去医院的路上,众人也理清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刘中洋曾经在食堂中说左鸩枫的是非被刘云鹏听到,脾气火爆的刘云鹏当时就和他发生了摩擦,随后刘中洋了解到刘云鹏是于昊正的兄弟,就准备先拿他开刀,他们怕刘云鹏也是个隐藏高手,所以出动了二十多人群殴他。

  刘云鹏虽然没有左鸩枫和于昊正那样变态,但是身手在学生中也是顶尖的,对方五人挂了彩,但是双臂难敌四手,他意识到这顿打是免不了,就自己去墙角抱头蹲下,挨了一顿惨烈的毒打。

  好在他明智的作法让他没有受太重的伤,否则那一顿虽不至于没命,想来得趟个个把月了……

  韶华音也松了一口气,有些嗔怪地看向陆小夕,又冲着于昊正感激地点了点头,陆小夕低下头,沉默不语。

  穆烟烟不停地抹着眼泪,可见虽然她表面上天天嫌弃刘云鹏,但内心对他的关怀却无以复加。

  这一幕倒是让开车的司机大开眼界了,他不禁想着:现在的高中生的感情世界和校园生活都这么丰富多彩了?

  县医院,刘云鹏经过应急处理,已经并无大碍,昏迷是因为失血过多和轻微的脑震荡引起的,而左鸩枫那边医生本来硬是让他们开精神诊断证明才肯为他打镇静剂。

  但是韶华音却直接找来了对自己一家人爱护有加的那位被刘云鹏整得很惨的医生,那医生知道自己的把柄都在当日那蒙面人手上,对她的话自然言听计从。

  好在韶华音本身就是个美人,让他心中的怨气消弭了不少,他进屋看了一眼,对着护士大手一挥说我可以给他担保,他有重度躁狂症,一旦发作,不堪设想。

  左鸩枫去除了上身的衣物,露出了双肩上的两个耽美的纹身,一个紫金色的Angel,一把蓝色的雨伞,看到那个蓝色雨伞,韶华音的思绪回到了三年前。

  那个雨夜的街头自己为那个落魄的少年撑伞,随后一时心血来潮将这把伞赠予少年,少年不惜为了这把伞跳入燃烧的火焰中被烧成重伤,随后少年崛起一举统一了这个以乱著称的痞子学校,最后少年竟然甘愿放弃这一切走上了自己的道路。

  那个承诺虽然左鸩枫打了好几次擦边球,但并未违背原则,但他今天的表现,将她内心深处的不安唤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 说:

晚安,亲爱的。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