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云龙身为练家子,自然知道截拳道,那是华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武术家李小龙创建的实战武术流派,讲究‘无形无式,大道至简’。

  所谓的‘截’就是拦截,阻截的意思,再强大的招式也有一个力量提升的过程,即所谓的冲量,而截拳道就是利用后发先至的攻击将对手的招式拦截在起始状态,道理说来简单。

  但想要实现,反应力、眼力、身体力量、协调性、速度缺一不可,于云龙方才的招式虽然只是试探性,但力道和速度都已经不是普通学生能承受的了。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于云龙眼神一狠,爆烈的拳脚轰向左鸩枫,空气中传来噼啪的骨肉撞击声,所有看客屏住了呼吸,军训时虽然见到过左鸩枫出手,但操场范围那么大,纪律也不允许随意走动。

  很多人只是远远地看,而觉得很厉害的样子,和近观相比那视觉冲击自然是大相径庭。

  两人已经相互往来十余招,左鸩枫的神态就如同闲庭信步,于云龙却如同困兽之斗,他脑门上青筋暴起,脸色憋得通红,那暴雨般的攻势也变得紊乱了起来。

  因为他刚才施展的所有招式,无一例外被左鸩枫扼杀在摇篮之中,他在武校里也不是没有碰到比自己厉害的人,但从来没有打得如这般憋屈。

  “呀!!”他一声大喝,强行提升出招速度,但力量是守恒的,无论他怎样强行提升,他出招的力道和速度都逐步走下坡路,渐渐他的脚步乱了。

  左鸩枫一脚拨下,他轰然倒地,但却不死心,原地一个鲤鱼打挺,继续苦苦挣扎,这就如同一个垂死之人的回光返照,他的破绽越来越多,左鸩枫的拳头趁虚而入,如同爆豆打在他身上。

  他的脚步以飞快的频率向后踏着小碎步,眼神恍惚中口中喊道:“我不服!如果我全力的一击打中了你,你必败无疑!”

  而这时左鸩枫停止了攻击,于云龙的身体如同被雨打的浮萍,摇摇欲坠,但却强撑着没有倒下,他艰难地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左鸩枫。

  左鸩枫一双红眼古井无波,淡然道:“好,我满足你,用你最强的招式吧,我不会拦截的,硬扛!”

  于云龙眼神一亮,吐了一口血水,道:“好!你别后悔!”

  调整片刻后,于云龙目光中又恢复了凶戾,他双目圆瞪,身体如同一只暴冲而出的蛮牛,高高跃起。

  一记灌注了他余下全部力道的踢击轰向了左鸩枫的胸膛,而左鸩枫果然如他所说,并没有使用截拳道拦截他的招式,当于云龙的脚底离左鸩枫的胸口还有几十公分时,他的脸上漏出了狰狞的哂笑。

  因为他自信,这一脚过后,左鸩枫绝对不能还有再战之力,至于胜得光不光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站着,对手倒下这个结果,然而很快他的笑容就僵硬在了脸上。

  只见左鸩枫左拳关节噼啪作响,一记直拳直接轰在了于云龙的脚底板,于云龙的身体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出了好几米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下,他表情痛苦,他感觉自己的脚底板好像要裂开了。

  “你,不是很能打吗?”左鸩枫走上前悠悠问道。

  “你!你!不是人,你是,变态……”于云龙的脸已经揪成了一团。

  而左鸩枫这时却低下身子,伏在于云龙耳边轻声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如你所说过的,去女茅房吃屎,第二,跟我。”

  于云龙此时心里五味陈杂,他原本是想凭着武力威慑左鸩枫跟着自己,这样自己就有希望争取高一老大,但谁能想,到头来,一切都翻转了。习武之人,强者为王,他输了,输的很彻底。

  他一咬牙,以只能左鸩枫能听到的声音道:“我……跟你……”说完他就因为疼痛失去了意识,昏厥了过去……。

  左鸩枫对着于昊正使了个眼神,于昊正会意,走向于云龙,将他架在肩膀上,而于云龙那些手下被这一幕从惊惧中唤醒,纷纷上前,怒视于昊正,于昊正道:“我送你们老大去医务室。”

  他们稍微一愣,随后点头跟了上去。

  在不少人崇敬的神色下,左鸩枫却走到了身上满是脚印子的赵晗身前,将他拉了起来,在他炙热的眼神下,对他说道:“兄弟,你做的很好!”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似有深意的眼神。

  食堂的路上,左鸩枫略带歉意地对韶华音说道:“小音,对不起,我……”

  韶华音却打断了他:“没事,这件事不算违背承诺,毕竟是他先动手的,我总不能眼看你受伤不成。”

  左鸩枫惭愧地笑了笑,虽然确实是对方先找得茬,但自己却也有算计。

  军训结束了,韶华音也已经换下了一身闷热的军训装,换上了一身短袖体恤,两根皓臂映着日光,下着一条包膝的紧致牛仔裤。

  这个季节下很多女生都穿上了短裙,但韶华音是个特别传统的女孩,低于膝盖的衣服是不会穿的。

  那紧致的牛仔裤将她发育地凹凸有致的身段构嵌的泾渭分明,她走路端庄,胸口挺立,即便是在熙攘的人群中,也是那么的抢眼。

  一路上不知引来了多少男生炙热的视线和女生艳羡的眼神,对于这些韶华音丝毫未察觉,只是和身边同样鹤立鸡群的红眼少年巧笑攀谈着。

  左鸩枫隐约感觉周围有不少不善地目光,嘴角一笑,并未在意,突然,他察觉到这些目光中有一道格外刺眼,他凭着直觉朝着身后望去,那种感觉却消失了,他疑惑了一下,旋即留心。

  而在身后的高二教学楼上,一道轻浮的声音响起:“程哥,那个高一的小妞好漂亮,这奶子,这腚,不知道她的……”

  啪!一记耳光打断了他污秽的话语,他捂着半边红肿地脸茫然又恐惧地看向那怒火的源头,颤声道:“程…程哥,我…”

  “从今天起你不用跟我混了,滚出我的视线,否则见一次打一次,要怪,就怪看上了我中意的人,你说的那些部位,只有我能享用……”

  说完他不再理会那人,转而对身边的一人说道:“调查那个女生是哪个班的,性格脾气都要了解,对了,还有他旁边那个看起来很亲密的小崽子……”最后提到左鸩枫时,他的语气格外冷冽。

  那人听到后恭敬点头:“是!程哥。”

  这程哥拿出一根香烟,旁边那人恭敬地拿过打火机,一手捂着,帮他点上烟,他喷吐一口烟雾,转过头来,一米八的个头,皮肤黝黑,染着一撮红毛,他嘴里喃喃道:“我程小华想得到的东西,跑不掉……”

  他,就是高二年级老大——程小华。

  午饭过后,左鸩枫和韶华音回到了教室,韶华音和平时一样,趴在桌子上小憩,准备下午有充沛的精力学习,于昊正正津津有味地捧着一本小说看,左鸩枫问道:“事情处理地怎么样了。”

  于昊正视线依旧在小说上,开口道:“虽然废了点周折,但总算把于云龙搞定了,他现在是我们的人了。”

  左鸩枫点头,又问道:“赵晗这人还不错,后续观察一下,没问题就可以重用了。”

  于昊正点头,随后道:“关于瞳组,我有个打算。”

  左鸩枫一笑,说道:“看来我们又想到一起了,我最近想了想,还是不要过早暴漏瞳组这张牌,学校是个封闭的社会,我们既然来了这所学校,就要白手起家,一点点混起来,利用以前积攒的底蕴固然轻而易举,但却降低了我们的器量,我们要做的是内部收服,外部合并,而不是外部吞并。”

  啪!于昊正合上书本,转过头,面带灿烂的笑容,说道:“看来,我和你的默契,真的是与生俱来的。”

  左鸩枫也是一笑:“这些事情,暂时还得麻烦你来代劳了,要辛苦你了,而且夏天快过去了,秋天要来了,我有种预感,这个秋天会是个多事之秋……”

  说完他眼睛眯了起来,他此刻想到的,是和韶华音去食堂路上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于昊正沉思片刻,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学校里的势力,是该梳理梳理了……”

  日子又恢复了短暂的平静,这期间左鸩枫和韶华音依然发奋学习,于昊正、刘云鹏、潘子政、于文岐几人却没闲着。

  自于云龙公开宣布领着手下跟着高一(一)班于昊正混开始,几人已经开始谋划,将高一另外两股势力吞并,而听闻了风声的刘中洋和刘洪涛竟然联手合作,准备对抗这突然冒出来的强敌。

  课间的楼角,刘中洋和刘洪涛在数十人的簇拥下抽烟商量着事情。

  刘中洋:“这个于昊正,到底什么来头?按理说于云龙是被那个红眼左鸩枫打败的,怎么会一下跟了这个不知所谓的于昊正。”

  刘洪涛:“我看这件事情,定有蹊跷,我听说一班那一伙子人从初中开始就在一个班里,高中又恰好分在一个班里,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于昊正现在也是左鸩枫的同桌。”

  49酷匠网永@久免A@费看u小y◎说U

  刘中洋:“是啊,可是就算他们关系亲密,于云龙这样的人如果对于不服气的人是不可能宣称跟他的,就算是左鸩枫要求的,他也不会答应,除非……”

  刘洪涛:“除非……这个于昊正让于云龙心服口服……,而能让于云龙心服口服的只有……”

  刘中洋:“只有武力值……,这个于昊正,恐怕实力在于云龙之上……”

  刘洪涛:“这个尖子班,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刘中洋:“确实,看来我们两人联合确实是明智之举啊。”

  刘洪涛:“由我们校外校内认识的人联合,他们再能打也蹦达不起来,何况我哥哥付强那可是二中当之无愧的老大,一般不同学校的事情是不能插手的,但是只要不是大量调人过来,他们也不能说什么,我哥哥付强的武力值可不是于云龙能比的,这也是于云龙急着拉左鸩枫入伙的原因。”

  刘中洋:“没错,不过恐怕不需要你哥哥来了,如果我们靠学校里的人打不过他们,我就从社会上调人,不管怎么说,他们必输无疑,在那之后……”

  说到这,气氛骤然冷了下来,抽烟的人突然分成两伙,成分庭抗礼之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下班了,晚上还有一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