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场中的两人爆退开来,左鸩枫喘着粗气,汗珠沁出,而那连长面色铁青,表情狰狞,到目前为止,他那疾风般的攻势竟然全部被左鸩枫截杀在发动之初!一次都没漏下,这是何等恐怖的观察力和应变能力。

  而且他能感觉到,这个少年竟然在战斗中变强,起初这个少年只能被动地应付自己的招式,但是后来他出手的招式竟然比自己更加超前,自己由主动变为了被动,他低下头,看向自己军绿色衬衫上那撕裂的一角,眉目狰狞。

  他竟然将衬衫凶狠地解下,露出了如同钢板一样的肌肉,大喝一声对着左鸩枫发起了更为强烈的攻势。

  他知道这个学生的速度力道都不逊色于自己,但是自己常年严酷的训练,体力上占着绝对上风,他想运用体力上的优势将这个少年逼到极限,到时他自然会露出破绽。

  现在的他不是想找回场子了,这个少年让自己那沉寂了太久的热血,燃起来了!

  在连队里,他已经太久没碰到过旗鼓相当的对手了,虽然不知道以他特种连连长的身份为什么会被派到这里来当教官,但作为一个士兵,他始终贯彻命令至上的原则。

  而且他之所以严苛完全是为了让学生更加认真地投入训练,因为温室里的花朵永远都成不了气候!

  不得不说,他是个合格的教官,更是个优秀的军官!!

  这般之下两人再次搏击在了一起,左鸩枫体力上的劣势渐渐体现出来,应对起对方的招式渐渐有点捉襟见肘,而连长毕竟也不是铁打的,那黝黑的肌肉上汗渍如同暴雨洒落这块土地,任谁都能看出左鸩枫渐渐处于下风。

  连长见左鸩枫招式的力道和应变的速度开始减弱,想一鼓作气将其击败。

  而左鸩枫自初一和张锡铭一伙人那树林一战以来,从来没进行过如此酣畅淋漓的对决,他身体内潜藏的实力被他发挥到了极致,他感觉过去三年的积淀正随着这场对决的白热化逐渐融会贯通,只是还差一点点催化。

  而这时连长突然将攻势再度提升,他只觉得脑中一道灵光闪现,那些萦绕在脑中的领悟竟然全部消失,不是消失,而是被他的身体,彻底记忆了!

  一种明悟的快感一扫他的疲惫,只是一瞬间,他就完全逆转了双方的局势,空气中肉身搏击之音如同爆豆一般炸响,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场双雄对决迎来了最高潮!

  围观的学生们只感觉这场战斗比先前更加激烈,但是围观的教官们却是皱起了眉头,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

  他们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练家子,他们发现自己眼中堪称无敌的特战连连长竟然开始落入下风,这个铁打的汉子竟然渐渐被压制住,开始捉襟见肘,恐怕再这样下去,就会落败,这种事情,他们想都没想过。

  那连长此刻心惊无比:这个学生到底是个什么怪胎?自己军旅生涯这么多年也见识过不少的天赋之才,但却从未如左鸩枫那样一场战斗就提升到这种程度。

  他不禁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自己的一世英名,这次真的要扫地了,面子虽然重要,但技不如人,他输得起。

  然而在他灌注全力的一击再次被化解于发动之初时,左鸩枫的身躯却突然弹了出去。

  在他一片错愕中,左鸩枫捂胸倒地,嘴角留着血,这是他咬破舌尖所致,随后左鸩枫竟然艰难地起身,对着他一拱手:“多谢教官手下留情,如果不是你只是想教训下我,恐怕我已经重伤了,先前的无礼,事出有因,学生道歉!”

  2酷@匠a网永/b久S,免aY费L看小=说f

  这连长彻底明白了,不由得惭愧一笑,这左鸩枫是给自己台阶下。

  确实这事如果闹到最后,对左鸩枫对连长都没好处,学生尊重教官是应有的礼数,即便左鸩枫是为了自己的红颜怒火中烧,但他没有给教官面子也是事实,不如主动退一步,让这场风波平息。

  他知道就算自己打败了这连长,后面这些教官要是一拥而上,自己也无力招架,因为个人实力,终归是有限,他是瞳组的首领,不是一介武夫!

  那连长不禁暗赞左鸩枫好胸襟,上前轻拍了一下左鸩枫的肩膀,面带笑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啊,男子汉,酣畅淋漓的打一场后就可以一笑泯恩仇!

  左鸩枫也豪迈道:“我叫左鸩枫,左右浮沉的左,饮鸩止渴的鸩,血色枫叶的枫。

  那连长豪迈一笑:“好!左鸩枫!好名字,我记住了!我的名字叫——黄强!炎黄子孙的黄,国富民强的强!我是特战连连长,还有,我最擅长的,不是搏击,而是枪法,以及暗杀!”

  两人相视而笑,他们却不知道,这场看似不打不相识的相遇,将使两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到了一起,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这看似偶然的偶然,其实是一场命中注定的必然!

  韶华音看着不打不相识的二人内心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担心左鸩枫受伤;赵晗那张狂傲的脸此刻也呆若木鸡,看向左鸩枫的眼神中充满了浓浓的忌惮。

  于昊正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其内闪烁着锋芒毕露的精光;朱伟艳呆呆地看着左鸩枫那云淡风轻的脸,干净而又白皙却仿佛被迷雾遮拦,让人看不透,她已经被这个屡次给她惊讶的男生深深地吸引了……

  其他围观的学生有的被这华丽的武打惊艳得合不拢嘴,有的崇拜之情将瞳孔映出了两个小星星,只是这其中多数以普通班学生为主,他们怎么也想不出为什么以只会伏案苦读的实验班学生里会有这么一个能和特种兵对战的变态。

  实验班的学生们虽然被左鸩枫的实力给惊到了,但是反应却没有普通班学生那样强烈,在他们眼中,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只是一班和二班这两大卷入这次事件的班级都对左鸩枫格外的忌惮起来,左鸩枫已经成了他们心里头号不可得罪的人。

  班长陈洪福见左鸩枫终于是拱手认输,心里想着:跟教官作对,没有好下场!让你不遵守纪律!

  边想着,他走上前去,对着左鸩枫说道:“左同学,你这样对我们一班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你最好当着大家的面好好认错,到时在左老师面前我还能帮你说两句好话。”

  对于他的话,左鸩枫就当成了空气,和韶华音向着操场外走去。刘云鹏撇了陈洪福一眼,道:“逗逼。”

  只留下一脸懵圈的陈洪福在原地呆立着,半晌说不出话,最后他双手插兜,大步流星地向着办公室走去,他要去把这件事捅到班主任左鹏芹那里……

  左鸩枫和韶华音并肩漫步着,韶华音满脸担忧,美眸顾盼,红唇轻启,轻音关切:“你有没有受伤?”

  左鸩枫笑笑,摆摆手示意她无妨。

  韶华音松了一口气,声音略带嗔怪:“你怎么这么乱来,赵晗也没有对我做什么太出格的事,况且他在教官那吃瘪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你没必要那样为难他,更不该和教官大打出手啊。”

  左鸩枫红眼中散发出柔和的目光,看着这虽然责怪着自己眼中却全是关切的女孩,含笑摇了摇头,柔声道:“你哪里都好,就是太善良了,有些事,你能轻易揭过,我却难以容忍,有些人,你可以轻易原谅,我却无法宽容,有些时候,人的行为是不受理智控制的,而是受本能支配的,对我来说,这就是保护你的本能……”

  韶华音脸色红晕,心跳加速,眼中那强行挤出来的一丝怒意也烟消云散。

  说的也是,从初中到现在,他每次冲动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没有一次是为了他自己,这说明了什么……

  她心中如同小鹿乱撞,越想越是慌乱,语无伦次道:“我…那个…我…其实”

  “咳咳”这时,一声咳嗽响起,陆小夕不知什么时候跟到了他们后面,似乎是将两人的对话都听在耳中,在这气氛颇为微妙时,故意打断。

  陆小夕一米七二的个头,一身修身军训装,长发扎起。

  见回头望着自己的两人,幽幽道:“操场上灰尘多,呛到了……没事,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两人尴尬一笑,那样子,仿佛真的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韶华音本来就是个小家碧玉的少女,而左鸩枫虽然经历非凡,但是感情方面却有些天然呆,相比他们,陆小夕就老道得多了。

  午休时间,左鸩枫在楼角默默地抽着烟,赵晗走了过来,对着左鸩枫恭敬一鞠躬道:“枫哥,我有眼不识泰山!对大嫂冒犯了!”

  左鸩枫摆了摆手示意无妨,淡然道:“你来找我,应该不是专程为了道歉的吧!”

  赵晗一凛:“枫哥,我想跟你!”

  左鸩枫面无表情,继续抽着烟。

  赵晗又道:“枫哥!收下我吧!我愿意始终追随你!”

  左鸩枫又抽了一口烟,这次他开口了,就三个字:“我不混。”

  赵晗还想开口,左鸩枫却扔掉烟头,转身而去,说道:“我不混,但是如果你想混,可以去我们班找于昊正。”

  赵晗一愣,旋即笑了:“明白了!枫哥。”

  左鸩枫嘴角扬起,赵晗,还是不错的。

  烈日的炙烤下,漫长的军训还在继续着,见识了总教官实力和身份的学生们,再也没有人敢造次,让他们往东,没有敢往西的。

  让陈洪福气愤的是,上次自己大义凛然,义愤填膺地找到了班主任左鹏芹,但是她却匆匆敷衍,让他好生郁闷。

  最后他竟然当着大庭广众的面代左鸩枫向着全体学生道歉来,说是为了消除左鸩枫不尊重教官造成的影响,只惹来了一些无语和一些嘲讽。

  而那次事件的两名主角左鸩枫和黄强却是越来越熟悉,两人私下里交流密切,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通过交流,左鸩枫知道,黄强是一支神秘特战队伍的灵魂人物,之所以被派到这里当高中生的军训教官是部队处分的缘故,至于这神秘部队的名称和遭受处分的原因,他却没有说,左鸩枫也没有去发问。

  黄强自然也察觉左鸩枫背景不简单,只是二人都心照不宣,因为各自的立场,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就这样,军训接近尾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嘻嘻,作品上架了,我能做得,只有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以最精彩的章节汇报现在人数有限的读者们,就算只有一个人看,我也要写下去,因为写作,是我的梦想!你们每一个读者,都是我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