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昊正走上来说道:“是赵晗。”

  赵晗左鸩枫并不陌生,那是于文歧的小学同学,两人算是臭味相投,就喜欢讨论女生发育的问题,只不过他颇为聪明,中考竟然以高分考进了实验班,上小学的时候,他可是于文歧一起偷窥女厕所的厕友。

  最后教官放过了他,但他似是不服,竟然忿忿地离去,路过左鸩枫和韶华音的地方时说着:

  “臭教官,TMD,牛B什么,给我等着,我找人砸不死你。”

  路过时见到左鸩枫正盯着自己不停地看,当下不悦道:“CNM!看什么看!红眼狗!”

  左鸩枫眼睛微眯,淡然道:“如果你不是于文歧的朋友的话,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报复教官了!有些人你能得罪,有些人你得罪不起,我不想说第二次。”

  这时赵晗见先是教官,又是红眼狗,谁都跟自己过不去,突然看到不停以眼神提醒左鸩枫的韶华音。

  嘴角一挑道:“一班的小丫极品还真不少,约么?美女。”

  说完眼神猥亵地在韶华音身体上下扫了扫。韶华音被她看得退了一步,脸色薄怒,但是又怕左鸩枫和人打架,竟强忍着不发作。

  但是她能忍,有人忍不了,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赵晗的身体已经被提了起来。

  左鸩枫一双血眸冷冷地盯着赵晗,一字一顿道:“收回你的话,否则,死!”

  冲天一怒为红颜!

  左鸩枫掐着赵晗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一双血眸如同死神让赵晗胆寒,但是大庭广众之下,他的面子往哪里摆?当下骂道:“告诉你,我大舅哥在军队里开坦克的!你找人弄死你信不信。”

  左鸩枫没有因为他的话有丝毫动容,只是手上加劲,让赵晗的表情更加痛苦,声音如同判官:“我再说一次,收回你的话,否则,死!”

  赵晗是真的怕了,但是还是没能让他放下面子,口里不停地谩骂着。

  这时教官察觉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大批围观的学生也围了过来,韶华音在旁边扯了扯左鸩枫的军训装衣角,示意他不要继续下去。

  但是左鸩枫哪里肯听,如果赵晗侮辱的是自己,不管骂得多难听,他都能当成笑话一笑置之,他千不该万不该触怒了他最大的逆鳞——韶华音!

  这时二班的很多人过来了,刚才和赵晗打的是教官,他们没办法,但是学生就不一样了,很多人见二班如此团结,不禁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但是这些左鸩枫毫不在意,手上再次加力,赵晗的脸已经憋成了猪肝色。

  教官上来,厉声说道:“在我的面前打架!你们是不是皮痒了!!住手!!”

  这一声厉喝将那些想要冲上去帮赵晗的二班学生全部停住了,只是左鸩枫依旧不为所动,提着赵晗的手臂青筋暴起,赵晗呼吸困难,眼泪都出来了。

  那教官见这学生竟然不卖自己面子,当下怒喝道:“我让你住手你听到没有!”

  这一声响彻操场,越来越多的人拥了过来,包括其余方阵的教官们。

  然而左鸩枫连头都不转一下,只是看着赵晗说了句:“这是最后一次,收回你的话,否则,死!”

  赵晗从他的话中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不禁挣扎着看向左鸩枫的眼睛,那眼睛里涌动的是真正的杀意,如果说教官给他的感觉是身经百战的擂台选手,那左鸩枫给他的感觉就是刀口舔血的杀神修罗!

  他总算明白了那句有的人可以得罪,有的人得罪不起的含义,他目中露出了祈求的神色,左鸩枫会意,微微一松手。

  赵晗忙说:“我收回我的话。”

  左鸩枫松开了手将他放了下来,赵晗好似是诚心忏悔,对着韶华音鞠躬道:“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不敬!”

  韶华音这时终于松了口气,她哪有任何意见,忙是点头,只想着化干戈为玉帛,回应道:“没关系。”

  左鸩枫这时感到自己身后传来了无比阴冷的目光,知道那源头是谁,当下转过头,看向了那面色铁青的教官。

  教官的身躯立在那就如同一座铁山,常年的严酷训练让他全身的肌肉就如同虬龙一般。

  他面色坚毅如同刀削,那日晒让皮肤化为了充满力量感和沧桑感的黝黑,他额头青筋暴起,双目眦角开裂,胸膛里膨胀着无尽的怒火。

  他的身后那些教官都聚集过来,对着他恭敬道:“连长!”这一班的教官,竟然是连长!

  全场一片哗然,谁都想不到堂堂的连长竟然会来给高中生当军训的教官,这就如同让江洋大盗去偷乞丐的破碗一样难以置信。

  那连长开口了,那声音如同洪钟一般中气十足:“我让你住手,你竟敢不住手,我想问你,是谁给你的胆子!!”

  这一声让在场人心惊胆颤,他们丝毫不怀疑如果这一声是对着自己来的那他们连站立的勇气都没有,一个学生,在这种气势下,没有不双腿发软的。

  但是那左鸩枫竟然面不改色,古井无波,好似这重如泰山一样的气势对他来说不过是微风拂面而已。

  这般云淡风轻的姿态,饶是这连长都微微诧异,他已经看出了这学生的不凡。

  但是,不凡的人多了去了,从他决定无视自己威严的时候,就注定他要吃苦头。

  他动如雷霆,拳头带起一阵劲风击向左鸩枫,这时于昊正迎了上来,双臂交叉格挡住了这势大力沉的一拳。

  力量炸裂的一点传出钢铁一样的闷响,于昊正那不动如山的身躯竟然保持着站立状态向后滑行出去一米的距离,那硕大的鞋底在沙石操场上硬生生拖出两道平行的痕迹。

  “咦?”

  那连长轻咦了一声,他没想到这突然挡住他的胖子竟然如此了得,于昊正交叉的双臂微微发麻。

  他似是明白了什么,说道:“特种兵。”

  “有眼光!现在的高中生都藏龙卧虎了,看来我是真的老了,但是这依然不能抵消他对于教官的不尊重!”

  说完继续欺身以单鞭腿向于昊正扫去,于昊正还想格挡但是左鸩枫却迎了上去,在那腿风扫到他的一瞬身形猛地低下。

  那连长当下变招,提腿后一记泰山压顶就要落下,但是他脚引到高处,刚要下落的一瞬,一只生猛的拳头却已经击在他的脚关节上。

  “截拳道!”连长虎目一亮,当下面色一狠,拳头就如同雨点落下,左鸩枫竟然毫不示弱,两人的拳影相互交织成一片残影,空气中传来拳掌相击的噼啪声,围观的不管是教官还是学生都目瞪口呆!

  这是学生吗??竟然和特种连连长对打不落下风,而那些教官出身部队,生性豪放,见到如此精彩的对练竟然忍不住喝彩起来。

  二班先前那要上前的几人脸色难看,而那始作俑者赵晗脸色更是铁青……

  他知道这军官制服自己根本就没动真格,人家压根就把自己当小屁孩不和自己一般见识,自己竟然大言不残地要找人群殴人家……

  那左鸩枫更是刷新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这韶华音明显和他关系莫逆,自己竟然公然调戏这种恐怖存在在意的女生。

  酷^c匠M网$正●版*r首发eb

  这两个人,如果他事先知道底细,恐怕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乱来。

  而那一班的学苗子们,更是彻底懵比了,他们印象中这个左鸩枫好几次都是靠于昊正的出头才没挨揍,没想到人家是高手寂寞,根本不用自己出手,他们心中很快又将左鸩枫分门别类,不可得罪的人里,又多了一个……

  在场不少女生两眼放光,都成了小星星,学习好,有气魄,身手棒,这简直就是他们心中白马王子的代表,起先她们还觉得左鸩枫的红色眼睛有些吓人,但现在却成了别具一格的标志。

  朱伟艳在人群中呆呆地看着在那如同游龙一样自如穿梭的少年战神,丰满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她两只手捂住了嘴,却难掩那惊讶的眼神。

  她有些明白为什么左鸩枫先前会和自己说出那种莫名其妙的话,她知道,这个男生身上一定深藏着以自己的器量接触不了的秘密!

  她不禁更加好奇,好奇心是一种致命的毒药,它会让人不知不觉置身危险的领域……。

  陆小夕一身修身的军训装,飒爽的鹤立人群之中,她一双美目痴痴望着那让自己愿意跟着疯狂的身影。

  她眼如月,唇如丹,嘴角勾起,说道:“真帅,不愧是我们瞳组的王!”

  与满场呆若木鸡的人群相反,韶华音的面色中却满是担忧。

  她早就知道左鸩枫身手不凡,但是她关心的却是左鸩枫会不会受伤,她秀眉紧蹙,水眸紧睁,皓齿咬红唇,葱指掐嫩手。

  她只能默默祈祷,左鸩枫能毫发无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哈哈,突然想起一个事,那就是关于这本小说灵感来源。记得那天笔者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敲打着桌案,想写一步小说,但却不知道如何切入,这时耳机里流淌过王菲的匆匆那年: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就这样,左鸩枫出生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