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鸩枫恍然,记得自己刚上初中时学校里发过这本书,但那时的自己性情怪癖,经常拿着小刀将这些书乱刀切成一片片,导致早就没有关于这本书的印象了。

  他打开了那迟来的启蒙书籍,书中的一切反应到他的眼中都是红色的,这个男生打过架,甚至沾过血,但是他总有不擅长的地方,这难得的平静之下,他沉浸在那些新奇的事物里,流连忘返……

  这时韶华音早就回来了,见左鸩枫在埋头苦读着,会心一笑,当下也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之中。

  左鹏芹来查班了,她对左鸩枫特别的留意,驻足他桌旁,见他正全神贯注的研究着一本书,是英语吗?她不禁想,因为那是她的学科,她满怀期待地将头低下,看到了那书上的图画!

  “啊!”一声尖叫将左鸩枫吓得一哆嗦,见是左鹏芹,于昊正和陆小夕正捂着嘴憋得脸通红,他就好像一个心虚的孩子忙慌乱地把这书收起,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左鹏芹。全班的目光都看向这里,这场面颇为滑稽。

  谁知左鹏芹却咳了一声,严厉道:“刚才绊了一下,都学自己的,别东张西望!”

  班长陈洪福也应道:“学习要全神灌注!记住,你是给自己学的!要深下去!不能浮在表面上!否则你还不如去打工!”说完看向左鹏磊,好像在邀功一般,却见左鹏磊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当下只好郁闷地做题去了。

  待所有人低下头学习时,左鹏芹将头靠近左鸩枫,耳语道:“下课到我办公室,我给你上一课”

  说完,她如同一只轻灵的小兔子快步走出了教室,留下左鸩枫一脸懵比,他想:我英语成绩好像不差吧?

  下课铃响了,路灯映衬的校园下昏黄一片,从普通班的楼层率先传来男生的嬉闹声,楼道中也响起阵阵仓促下楼声。

  而在一班,除了零星的人起身上厕所,大多数都坐在座位上继续埋头苦读,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只要没学死,就往死里学!这就是他们的信条。

  左鸩枫想起左鹏芹对自己说的话,收起那本绿色的书籍,拿起英语课本,起身向着办公楼走去,夜晚的办公楼除了值班老师外,并没有别人。

  很多楼层只开着微亮的小灯隐约照出走廊的轮廓,偌大的走廊空旷无比,左鸩枫的脚步声传荡在这回廊中,就如同他此刻正向着一个幽暗迷宫深处踱步……

  办公楼的四楼此刻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有尽头的一间屋子灯光从门缝底下漏了出来,那就是左鹏磊的办公室……他走到门前,看到上面门牌上的字:高一英语组。他伸手想敲门,但这时,门开了。

  只见左鹏芹探出头来,她将左鸩枫拉进门去,随后把门闭上。

  左鸩枫不解道:“老师,你找我来不是要补课吗?那我们开始吧?我都把英语课本带来了。”

  左鹏芹一愣,看到左鸩枫怀里捧着英语课本,上衣的口袋里还夹着一枝圆珠笔,随后笑得花枝乱颤:”咯咯咯,你真傻还是假傻,你的英文很流利,需要老师专门给你补吗?。

  左鸩枫恍然,他知晓了左鹏芹叫自己来补课的含义,当下道:”左老师,咱们都姓左,一家人我就直说了,我们是师生,这样不太好吧。”

  左鹏芹眼神有些迷离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特别关注吗?因为你很像我过世的前男友,他的脸型和声音甚至身材都和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除了眼睛的颜色之外,你知道老师到现在为什么还没有结婚吗?

  就是放不下他,这几年追求老师的人都能排成队了,但是我却不稀罕,直到见到了你,所以,你懂得。”

  左鸩枫虽然性格很冷,但却也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但是他很快清醒了过来,他不是个滥情的人,他有自己的原则,心也已经有了归属,他想到了此刻伏案执笔,用心书写的黑发倩影,如果让她知道他和自己的班主任发生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她会怎么看自己?

  那是一种永远无法抹去的污点,虽然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堕入黑暗,也没有资格去追求韶华音,但是他却希望,在黑暗降临之前,做她眼中最完美的自己,不留下任何污点!

  想到这,他毅然地推开了左鹏磊。

  左鹏芹面色有些失落,道:“怎么了?是我不美吗?”声音都带着一丝祈求。

  左鸩枫决绝道:“对不起,老师,恕我不能答应你,我倒是觉得老师你不应该沉湎于过去,人都是往前走的,老师你很优秀,我相信你前男友也很爱你,如果让他知道因为自己的逝去让你不去爱惜羽毛,你觉得他在天堂会过得快乐吗?

  何况就算是我长得和他很像,你认为我真能弥补你的遗憾吗?我觉得只会让你越陷越深,最终徒增空虚寂寞而已!”

  左鸩枫半真半哄的话语说的左鹏芹一愣,他没想到这左鸩枫竟然如此能说会道,这番话竟然真的让她有所触动?他知性的话语让她对眼前这个男生的好感更加分。

  她若有所思,红着脸道:“你说得有道理,是老师太留恋过去,谢谢你,谢谢你将我从过去的泥潭里拉了出来。”

  她这话明显是放弃了危险的念头,只是左鸩枫敏锐地觉得她前后的行为和话语有点不搭调,果然左鹏芹刚说完,那小手就飞速地对着左鸩枫探去。

  但是左鸩枫何等眼力和反应力,几乎是在她手刚伸出的一瞬,就握住了左鹏磊那纤细的手腕。

  左鸩枫叹息一声,无奈道:“对不起,左老师,得罪了!”

  左鸩枫的另一只手已经作好了手刀的动作,要对着左鹏芹的脖颈劈下,然而就在这时,身后的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让屋内两人的动作都定格住了!

  左鸩枫松了一口气,毕竟如果这个女人说得都是实话,那她确实是个可怜的女人,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动粗。而左鹏芹面色阴沉,强行调整自己的情绪试探地问道:“谁?”

  “老师!是我,我是朱伟艳,我来送今下午你布置的测验的。”门外传来的,是英语课代表朱伟艳的声音。

  左鹏芹浑身颤抖,好不容易才平复住内心的火,对着左鸩枫说道:“你回去吧,记得说是我在帮你补习功课,或许是我太怀念前男友了,你的话很有道理,谢谢你,以后老师不会打扰你的。”

  左鸩枫一笑,灵活道:“老师本来不就是要帮我补习的吗?只是方式有点特别,放心好了,只要老师不再把对旧人的怀念转移到我的身上,这件事,自然守口如瓶,逝者,就让他安息吧,不管是现实中,还是你心里。”

  酷¤匠D网5(唯$一OW正,版、;,q其P他a都是;)盗版

  说完,他等着左鹏芹整理了下自己的形象,便打开门,对着有些发愣的朱伟艳一笑,走出了门,向着教室走去。不管怎么说,他都很感谢这个叫朱伟艳的女生,毕竟她无意地闯入,帮自己化解了一场天大的围。

  但他想不到的是,这个叫朱伟艳的女生和他之间的羁绊却只是刚刚开始,毕竟高中,比初中在感情上,要厚重的多,这个年级的少男少女们心智和身体都渐渐成熟,那将要发生的故事也更加生动和曲折。

  上课铃声响起,那些还没回到教室的零零碎碎脚步也急促了起来,左鸩枫回到了教室,看到伏案写作的韶华音,嘴角勾起了和煦的笑意。

  当他入座后,陆小夕对自己说道:“枫哥,明天上午,昨天那群人,会来围堵你。”

  左鸩枫嘴角弧度不变,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要找死,我也没办法!”

  第二天,左鹏芹见到左鸩枫面色丝毫不见尴尬之色,果然大女人就是不一样。中午放学,高三年级的邰富强来到高一(一)班对着左鸩枫和于昊正叫嚣道:“你俩!出来!”

  而韶华音这时已经被陆小夕和穆烟烟支开,左鸩枫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从座位上站起,大步流星地跟着邰富强走了,于昊正也跟在后面,邰富强把二人带到了高三教学楼的背阴处,那里没有监控摄像,又很少有人经过,是打架斗殴高发的地方。

  在这里已经聚集了十几个凶神恶煞的高三男青年,抽着烟,一脸牛逼哄哄的看着跟在邰富强后面的两人,其中一名个子最高,长相帅气的男生,走上前来,无比桀骜地说道:“告诉你们,你们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懂吗!?”

  而邰富强刚想回头将两人拽过去,却见身后已经不见了两人的踪影,随后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一阵强风吹过,那楼后的草都被压弯了腰,就如同此刻被干净利落收拾掉的人。

  左鸩枫和于昊正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尘,向回走去,只留下一地哀嚎的人们。

  先前那叫嚣的帅气青年,到现在才知道,确实是摊上事,摊上大事了,不过不是别人,而是他们自己。

  他们如此兴师动众本来是忌惮左鸩枫身边这个能打的胖子,但是没想到真正恐怖的人,却是这个面容白皙,身体瘦长的青年。

  他们败得很彻底,彻底到没有生起任何报复的念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对了,左鸩枫悟性高,经过《青春期教育》,男女之事已经开化到小学四年级水准!哈哈,或许还是太低,但今后笔者会让他多多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