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章 青春期教育缺失

  陈洪福浑身哆嗦,但竟然半晌没憋出一句屁来,至于班里那些好学生们都伏案书写,当成没看到的样子。

  “哈哈,怂比,对了红眼崽子,陆小夕不是你这种货色能染指的,识相的给我滚,躲在女人后头算什么玩意!”

  这时刘云鹏彻底怒了,将凳子抄起,对着窗外就掷了过去,那些人反应倒是迅速,竟闪身躲开,于昊正潘子政于文歧纷纷站了起来,外面的几人见这些刚来一天的小崽子竟然敢有意见,竟然公然闯进教室,就要收拾他们。

  这时左鸩枫坐在那里把玩着手上的钢笔,那些人进门的时候,他站了起来……

  看来,到了哪里,都得立威才行啊,既然有人找死,就拿他们杀鸡儆猴好了!

  哐!

  教室的木门被一脚踹开,学苗子们纷纷抬头,很快又低了下来,陈洪福可能感觉面子挂不住,匆匆地跑出去找班主任左鹏芹去了。五名五大三粗的高三男生气势汹汹的对着左鸩枫走了过去,其中一个人手中还拿着刘云鹏丢出去的凳子。

  左鸩枫站起来后刚想出手,却被于昊正拉住了,只听他小声说道:“你是我们的王,这种小杂毛交给我们就行了。”

  说完他健硕的身躯如同一个弹出的皮球,大步流星地迎了上去,那拿凳子的青年见这个胖子上来当炮灰,二话不说,一凳子就砸了下去,却见于昊正伸出粗壮的胳膊,运了一口气,竟然用肉躯硬撼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砰!这一击打在于昊正身上就如同打在晒了好几天的老玉米上,竟然将那持凳子的青年硬生生震退了一步。

  凳子被弹回砸到了自己的身上,另一个青年抓住于昊正的衣衫想用拳头砸他的头,却见他身子顺势向前一顶,将这人硬生生的撞了出去,另外几人的拳脚如同雨点砸在他身上,但却如同砸在了沉重的沙袋上,手都麻掉了。

  轰!!

  于昊正的肉拳夯在对方身上产生的闷响让人听了感觉疼在了自己身上,最后几人如同死狗一样瘫软在了地上,于昊正拽起他们的就跟拖小鸡是扔在了教室门口。

  这时陈洪福也领着左鹏芹来了,见到这一幕,忙问道怎么回事。

  这时于昊正委屈地指着自己一身鞋印子说道:“这几个人突然踹门进来不由分说就对我进行殴打,结果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就飞出去了,老师你看这事怎么处理,你看我这上学第一天来就挨了一顿打,我觉得很哇股啊!!一中不是学习的殿堂吗,怎么会这么恐怖!!不行,我要找校长,我不想上了!”

  j酷&匠网c正G版zW首_发

  说完他竟然真滴出了几滴眼泪,看的众人一阵无语,左鹏芹疑惑地看着于昊正,但见他一身鞋印子确实不假,只是这躺这里的一地人又说不过去。

  这时于昊正见左鹏芹将信将疑,竟然指着地上的凳子说道:“老师你是不知道啊,这些人竟然持械殴打我!要不是我身子壮实,说不准就被砸死了!你看我胳膊现在还红着!!哎呀不治了!”

  说完他竟然咣当倒在了地上,捂着胳膊说:“哎呀不行了,我的胳膊废了,没有两千块钱起不来了……”

  左鹏芹彻底无语了,对着那瘫软在地的高年级学生说道:“你们是高三的吧,为什么对学弟动手?你们是不是觉得快毕业了就能这么肆无忌惮了!告诉你们,如果因为违纪被开除的话,是拿不到毕业证的,快点回去!下不为例!”

  几人悻悻地搀扶着回去了,只是临走前恶狠狠地瞪了于昊正和左鸩枫一眼,那意思是这事还没完!

  他走了后左鹏芹看着还在地上哀嚎的于昊正,没好气道:“行了!别装了,人都走了!”

  于昊正站了起来,打了打身上的灰尘,说道:“老师,幸亏你来得及时,他们一直对我进行毒打,我正当防卫下已经是强攻之末了!如果他们爬起来再打的话,今天恐怕我就血溅课堂了,我受伤没事,主要这事传出去对老师不好啊!”

  左鹏芹被他的歪理气的翻了翻白眼,说道:“人家怎么不打别人!你看看人家左鸩枫,你要和人家那么老老实实的他们会打你么?”说完她对着左鸩枫嫣然一笑,不知为何,左鸩枫打了个哆嗦,他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他说道:“老师,这几个高年级的恃强凌弱,我们来这里就是好好学习的,怎么会惹事呢,你看这事就算了吧。”

  左鹏芹竟然非常认同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看也是!下次他们保准不敢了,放心吧!老师是你坚强的后盾!”竟然是你,不是你们,这是什么节奏……众人纷纷想。

  随后她走出了教室,临走前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左鸩枫,又是看得他浑身难受。

  待一切平静后,学苗子们看向于昊正的目光,都充满了浓浓的忌惮,他们知道这个胖子不是好惹的,让不少瞧不起他的人留了个心眼,不能将这种瞧不起表现在面上。

  毕竟学习好就高人一等可是多数学苗子根深蒂固的观念,即便这个胖子很能打在他们眼里也只是一个莽夫罢了,等他们学而有成,用自己学到的知识造出的机器人,一拳可以打死一头大象!

  傲慢与偏见往往共存,傲慢的态度可以因为别人的强势而改变,然而固执的偏见却深深扎根于心灵深处难以改变。

  回到座位上,于昊正却没有了先前无赖般的神态,语气冷冷道:“几个渣滓,比他们厉害十倍的我都见过,看来得让瞳组加快高中学校的收服进程了,要不这样的蚂蚁没完没了也是头疼!”

  是啊,毕竟于昊正可是这三年来瞳组的实际运营者,他的心智和手段早就远远超越了他的年龄,对于那即兴的一出表演不过是让故意让人看低自己的手段而已,毕竟他们走的,将会是一条见不得光的道路。

  左鸩枫说道:“你的横练功夫,又有进步了,恐怕现在我和你打,想伤你都很难。”

  于昊正道:“这硬气功也不是全身都能兼顾的,还是有不少罩门的存在,且能抵御的力道也是有极限的,刚才那种看似很强横但力量却很分散的钝击自然不在话下,但是想顶住利刃和子弹那是不现实的!”

  左鸩枫道:“是啊,个人实力终归是有极限的,不知道这种平静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张锡铭那边有下落了吗?”

  于昊正皱了皱眉毛道:“没有,如今我们在各个学校的人也有上千,一直没有发现张锡铭的动向,我想很可能已经离开J县了,J县之外是我们瞳组力量还渗透不到的地方”

  左鸩枫点头,不再多言。

  高中与初中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多了一个晚自习,无数莘莘学子挑灯夜战只为搏一个无怨无悔的青春,夜晚的教室,白炽吊灯洒下朦胧的白色光晕掺杂着那淡淡的书香和墨水味,教室里只有翻书声和写字声。

  韶华音读写的姿势还是那样的端庄优雅,她的字体比起三年前隽秀中加了一丝内敛,那容易折断的自动铅笔也换成了黑亮的中性笔。

  她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相比于缜密的逻辑运算,她更擅长发散的文字表达,此刻她的正在写一篇抒情散文,那敏捷的才思带动着她如同柔荑白皙水嫩的纤手,剪水眸中涌动的才情勾起她嘴角微妙张扬的弧度。

  三年的时间,那含苞待放的蓓蕾也成了蓬勃饱满的蜜桃,女大十八变,真是不假。

  左鸩枫已经将今天的知识了然于胸,正抬头欣赏着那伏案提笔的韶华音,却只见她写着写着那笔墨挥洒的速度却慢了下来,秀美的额头也紧蹙了起来,突然她从伸手入包,从里面不知掏出了什么,起身慌忙就往教室外走去。

  左鸩枫见她好似不舒服一般,就想追出去,却听见身后响起陆小夕的声音:“哎呀,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女生那点事,你要是追上去问这问那,多尴尬?”

  左鸩枫一脸懵比,疑惑道:“什么事?她的样子可真是不舒服,我想带她去医院看看。”

  “扑哧!”

  不止陆小夕笑了,前面的穆烟烟也笑了,刘云鹏和于昊正此刻正津津有味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穆烟烟悄悄对刘云鹏说道:“你看看人家左鸩枫,再看看你,人家多单纯,你好好跟你大哥学学!别总看些不健康的东西!”

  说完她撇了撇刘云鹏手中捧着的那本似乎有些少儿不宜的书籍,那刘云鹏一边看着一边回答穆烟烟道:“是啊!我就是跟他学,所以你到现在还是处女啊!倒是,你说咱啥时候把这事办了!”

  穆烟烟俏脸一红道:“别跟我提这个!你做梦呢,我还没考虑以后要不要跟你呢!现在就便宜了你,你跟人跑了咋办!你们男生基本没有好东西!还是左鸩枫可靠,真羡慕韶华音!啧啧啧”穆烟烟似乎是故意气刘云鹏。

  刘云鹏头都不抬,只是淡然道:“好啊,反正除了我,别人都不知道你手感好不好!”

  穆烟烟气得踢了一脚刘云鹏的凳子,把正趴着睡觉的于昊正震醒了,揉了揉眼道:“两口子打情骂俏下了晚自习去操场去花园还是去宾馆随便,折腾我是闹哪样!”

  而左鸩枫那边也刚听陆小夕解释完,一脸尴尬,他才发现自己虽然头脑聪明,但是对于男女之事却几乎是一张白纸,若不是陆小夕给自己解释了女孩青春期会来的现象,恐怕他真得傻了吧唧追上去,嘘寒问暖的。

  这时他看向于昊正,道:“大正,你有没有书。”

  “有啊,语文数学地理化学生物物理你要哪本?”于昊正道。

  “不是,是那种书……”左鸩枫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哪种?奥!哈哈哈哈!枫哥你也是该恶补下了,否则哪天被女汉子逆推了都稀里糊涂的,你等下,我给你找找……唔,找到了,我有不少,但是你是初学者,还是从理论学起吧,这本最适合你!”

  于昊正带着神秘的笑容拿出一本绿色封面的书籍,递给左鸩枫。

  只见上面黑色油墨印着五个大字:青春期教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 说:

给大家透漏个秘密,左鸩枫对于男女之事的认知,大约相当于……我们大部分人小学三年级的水准吧,开发潜力是极大的……嘻嘻。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