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一个鬼灵精怪,皮肤如同羊脂玉一般水嫩细腻,扎着双马尾,脸型眉目五官都和左鸩枫无比相像,唯有眼睛的颜色和正常人无异的活泼少女如同一阵风跑了上来,两只皓臂锁住左鸩枫的脖子,在左鸩枫的脸上亲了一口。

  更(7新最快?E上o酷匠网B-

  调皮道:“尼桑!你要去上学了吗!”

  这个鬼灵精,正是左鸩枫的亲生妹妹——左楠楠,她比左鸩枫小两岁,现在上初二,在J县最好的初中三中上学,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D国动漫。

  左鸩枫对这个妹妹最没辙了,感受到紧贴在自己脊背上的柔软,不禁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道:“你这小妮子,少看些乱七八糟的动漫,好好学习,不要老让爸妈操心!”

  左楠楠撅了撅小嘴,放开左鸩枫道:“那是自然!我也要考上一中,到时候和哥哥考上一所大学,以后我要作哥哥的老婆!”

  左鸩枫苦笑摇头,这个妹妹终归还是小孩子,总说些孩子话,说道:“我该走了!放假会带好吃的给你的!”

  左楠楠笑道,一本正经得胡扯道:“我更想吃你!倒是尼桑!你的眼睛为何辣么帅!和我看的动漫上的写轮眼好像啊,楠楠也好想要啊!你说你以后会不会也开眼,长出黑色勾玉啊!

  我看到上面说这眼睛以后要进化必须杀掉自己的亲人,你可别杀妹妹啊!我觉得三勾玉就很好看!不过如果哥哥一定要开眼,我愿意让哥哥进化!!”

  左鸩枫彻底无语了:“哎!真一个深受D国动漫毒荼的孩子!不闹了,我要走了!”

  临走左楠楠还不愿意,非让左鸩枫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方才放过他。

  左鸩枫走出家门后,目光炯炯,喃喃自语:“高中,我来了!”

  和三年前一样的情景,只不过因为年龄和群体的不同,人们的素质普遍都高了不少,所以当一个红着眼睛的少年进入这个教室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什么轩然大波,对于学习优秀的学生来说,座位自然是可以自由挑选的。

  左鸩枫和韶华音个头都是鹤立鸡群的,所以两人的座位离得并不远,韶华音在靠窗的第三排,左鸩枫在靠窗的第五排,左鸩枫的同桌还是没变——于昊正。

  刘云鹏三年的死缠烂打,总算是俘获了穆烟烟的芳心,两人一起坐在左鸩枫和于昊正的前排。

  只是穆烟烟还是傲娇嫌弃道:“死刘云鹏,坐在这里老老实实的,不许影响我学习,也不准动手动脚……”

  说完她俏脸一红,似是想到了什么羞涩的事情,这时坐在中间不远处的于文歧的小眼睛蕴含着异样的笑,旁边的潘子政也一副笑而不语的样子,惹得左鸩枫一阵迷茫。

  这时门开了,一阵香风扑来,一个穿着时髦,打扮时尚的女生带着一阵香风走进教室,那些低头做学问的男生这时竟然抬起了头,有的急忙戴上眼镜,痴痴地望着那个出落得袅袅娉婷的身影。

  陆小夕,一中校花级女神,1米72的个头,模特一样的身材,时装秀的打扮,让这些常年与书卷为伴的男生感受到了异样的风情,小腹纷纷有一团燥热的邪火升起。

  原来不是他们一心只读圣贤书,而是没有一枝红杏出墙来。陆小夕似乎完全不在乎这些男生炙热的目光,而是和左鸩枫相视一笑,来到了他身后坐了下来,该来的总算都到齐了。

  班主任来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堂堂实验班的班主任竟然是一名年纪看起来约莫25岁的年轻女子,她一头干练的短发,脸型小巧,五官精致,一副女士眼镜,一身紧致皮衣,下着水洗白紧身牛仔裤,身材玲珑,但也凹凸有致。

  她抱着课本,走路带起轻风,走上讲台,放下书籍,以流畅的英文开口道:“Good.students,I.am.your.headmaster.and.English.teacher,my.name.is.ZuoPengQin.I.feel.very.honored.to.get.along.with.everyone.please.point.to.the.name.of.the.students.stand.up.and.introduce.myself.in.english.”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我叫左鹏芹,能和大家一起学习相处我感觉非常荣幸,现在请点到名字的同学站起来,并用英语介绍自己。)”她的口语偏美式,纯正地道。

  在座的都是学苗子,除了个别关系户不明觉厉外,都能明白他讲的什么意思。

  “刘云鹏!”她第一个点名的,竟然是关系户刘云鹏。

  “啊!大家好!!”刘云鹏愣愣地说。

  “扑哧!”穆烟烟扑哧笑了,其余人也笑而不语。

  “please.point.to.the.name.of.the.students.stand.up.and.introduce.myself.in.english.”左鹏芹再次强调。

  “纳尼?CC。”刘云鹏一脸懵逼。

  这时穆烟烟拽了拽刘云鹏的衣角,小声说道:“用英文介绍你自己。”

  刘云鹏阴阳怪调道:“Good.People!I.LiuYunPeng!I.happy!Good.good.study.day.day.up!”

  在座的终于忍不住,哄堂大笑,左鹏芹一脸没救的摇了摇头。

  在这次自我介绍中,一个叫朱伟艳的女生那流利的口语和考究的语法引起了满堂掌声,她亦被选作了英语课代表.这个女生,一米65的个头,圆圆脸,清汤挂面,胸前黑色T恤被爆炸的上围撑得鼓起,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肤色偏暗。

  她从左鸩枫进门的一刻起就一直注视着他,似乎对他的眼睛颇为好奇。

  另外一名叫陈洪福的男生当选了班长,这个人说话做事一板一眼,一副领导人的派头,说话的口气特别激进,好似在这个班里不学习就是拖了大家的后腿。

  他当选班长后直接说道:“我,陈洪福,很高兴能担任班长这个职务,我想大家大部分都来自农村,怀着为民族崛起而读书的信念来到了一中这个学习的圣地,我知道大部分同学都是凭着真才实学考进来的,但是少部分同学是通过找关系花钱进来的,但是没关系,我们会将你们视为己出,只要你们不调皮捣蛋,学习上就算拖了大家的后腿,我们也不会怪你们,并且会帮助你们共同进步!

  希望你们不要像普通班的一些渣子一样,以损人利己为乐,孔子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这个道理,鲁迅先生也曾经说过:生命是以时间为单位的,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慢性自杀!

  不要以为别人对你的笑是觉得你有趣,那是在讥笑你,不要以为你取悦了大家,其实你只是在哗众取宠,不要以为不学习的你能有出路,因为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我以班干部的名义号召大家,一旦发现歪风邪气,我们大家群起而攻之,让这些调皮捣蛋,违反纪律的差生没有市场!我们实验班要给那些普通班做出个表率!在实验班中我们一班也要做领头羊!

  请大家谨记,我们是为了民族崛起而读书,不是为了娶老婆找工作而读书!我们要做一个大写的人!我的话说完了!”

  众人似乎是被他的慷慨的陈词所感染,纷纷报以热烈的掌声,但是却有一少部分人并没有鼓掌,左鸩枫,自然不必说,韶华音虽然是个严于律己,勤奋好学的女生,但是却对他的言辞不敢苟同,所以并没有迎合他。

  刘云鹏等人更是瘪瘪嘴,喃喃道:“这个人好装啊!这样的人一般活不过两集!”

  于昊正也说道:“是啊,自以为自己是真理的代表,其实只是一只可怜的井底之蛙。”

  左鸩枫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根本没在意班长的话。

  第一堂课结束之后,门口来了一大群人,听闻陆小夕竟然为了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小子直接降了两级,纷纷要来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直到看到陆小夕坐在一个男生后面巧笑攀谈着,他们内心不平衡的火气上来了,从窗户外说道:“小夕,你就是为了这种小白脸连降了两级?不是我说你,这小白脸哪里配得上你?”

  左鸩枫转过了头,一双血眸看向了说话之人,那人被盯得一愣,但回过神来就说道:“吆喝?还有脾气?戴个美瞳就出来装逼?你是不是学习学傻了?”

  韶华音看向这里,对左鸩枫使了个眼色,左鸩枫会意,并未理会他。

  但是陆小夕却不愿意了,站起来说道:“邰富强,注意你说话的措辞!我陆小夕做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指手画脚,而且你记住,有些人,你永远惹不起!”

  “哈哈!小夕,你看这小比崽子,连个屁都不敢放,你护着他干什么!原来你喜欢软饭男,才不喜欢我们这些真男人吧!”陆小夕面色铁青。

  这时班长陈洪福站了出来,但却并不是为了声援同班同学,竟然义正言辞道:“这位女同学,这种事情请不要带到班级里吵,你这样影响到班级的学习风气了,你们出去自己讨论吧,讨论完了再进来!”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又一个学秀逗了的书呆子,你也配和小夕说话,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外面的声音不耐烦了。

  陈洪福面色通红,想争论但却又没有底气,又怕面子过不去,硬着头皮道:“你们这样是违犯了校规的,快点走吧,要不我就去找班主任,反应到学校那边,扣你们的量化管理分!你们的流动红旗就拿不到了。”

  “我擦,吓死爹了,昔吾旧友吊似汝,今其坟头草丈五!”

  “哎呀,小比崽子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我上高一的时候,隔壁班有个小孩也这样,第二天嘴就给人砸肿了,哭着回去找爸比。”

  “叫一声爸比,就不打你了,回你小比孩子撒尿窝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哈哈,关于这种好为人师,喋喋不休的不懂人情世故的人,想必大家现实生活中也都遇到过吧,学校是一个小社会,班级也是一个微型社会,里面有形形色色的人物,足够笔者去挥洒笔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