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不长也不短,却也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三年前,性格孤僻的红眼少年左鸩枫颓废堕落,一无是处,三年后,他不仅以优异的成绩被免费录取进了全县最好的J县一中的尖子班,甚至在看不到的黑暗中扎下了自己的根——瞳组。

  三年过去了,这个组织已经壮大到一定地步了,于昊正等人以五中为基础,向周边学校扩散,三年过去,已经有大多数学校都在瞳组的掌控之中,因为J县新上任的JC局长铁阎令对地下势力的打压取缔,导致J县这几年道上风平浪静。

  在这个风头上,几乎没有人敢顶风而上,但是于昊正是个非常精明的人,在他的安排下,瞳组并没有触碰到JC的底线,甚至连运作的经费都是由各个学校自愿上交的保护费,也没有渗透入学校之外的地方,没有一般社会帮派那种以场子为据点和收入来源,饲养打手,吞并地盘那样,严格地说,目前的瞳组还称不上是帮派,只是一个以学生为主体的组织而已,这一些都归功于于昊正的英明领导。

  三年前,张锡铭在五中后的小树林中被左鸩枫以残酷的方式废掉后,其父血手张易波又在那个风高夜惨死街头,J县地下之乱由此开始,大成子小成子不惜无差别报复甚至闹出人命,却没有发掘出真正的幕后黑手。

  又赶上严打,到现在还在J县郊外的监狱中服刑,但令人在意的是,张锡铭自那之后,就不知去向,左鸩枫虽然一直在默默留意这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爆的炸弹,但张锡铭好似凭空蒸发了一般,让他的心中隐约有了不安。

  但是现在的他,身心都发生的蜕变,不论有什么样的风暴等着自己,他都能做到平心静气,沉着以对。

  而那些与左鸩枫有牵绊的人们,三年洗礼,眉宇间的青涩褪去,如同雏鹰搏击长空,刘云鹏,于文岐,于昊正,潘子政都以自己的手段,进入了一中,甚至都找关系进入了实验班,虽然左鸩枫暂时没怎么插手瞳组的事情,但是他们永远不会忘记瞳组真正的领袖是谁。

  还有那个一身白色素裙,明眸皓齿,螓首蛾眉的身影,那个愿意跟着左鸩枫疯狂一场的少女陆小夕,她已经升入高三了,甚至她已经在J县一中有了很高的地位。

  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新学期伊始,她竟然向学校里提出申请,降级到高一!一片哗然!

  要知道以陆小夕的条件,就算是不学习,也绝对顺风顺水,按理说她不应该在校园这个象牙塔里浪费自己的青春,她的举动实在是太过反常。

  直到人们听说她的降级是因为一个初来乍到的男生的时候,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要知道高中二年以来,追求陆小夕的男生何曾少了?

  但是总是被她以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回绝掉,甚至好几场校园纷争都是因她而起,被人冠上了祸水小夕的名号,眼下竟然为了一个刚从初中毕业的毛头小子竟然毅然决定再停留两年,这让那些苦苦追求无果的男生们情何以堪。

  新生还没来,他们已经摩拳擦掌,想要看看这个新人是何方神圣。

  此时此刻,J县望海小区,左鸩枫的家中。也许终归是血浓于水,这三年他父母对他的态度彻底回暖,对于缺失的关爱,他们都在想方设法的弥补,是啊,虽然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许父母从一开始对他就不是表面上那么冷血。

  他们的本性就是爱着自己的孩子,回想到左鸩枫小时候带着他到处求医问药的情景,那医生束手无策的样子,还有街坊闲言碎语的轰炸,让这刚刚成家不久收入又不丰裕的两口子感觉生活丧失了希望。

  当初要把左鸩枫送人也是老一辈人封建迷信毒荼下的愚昧怂恿,其实当老陈因为不详之说拒收这个孩子的时候,二人的内心其实是庆幸的,二人之所以一直没告诉左鸩枫他眼睛的真相,确实是怕这个孩子从小自卑。

  直到后来二人有了第二个孩子,左鸩枫的妹妹,左楠楠,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让两人饱受煎熬的精神得到了心灵的慰藉,让两人那失去希望的生活得到了光明的指引。

  两人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生命释放了自己压抑太久的内心,和左鸩枫的交流就不可避免的减少了。

  但两人内心深处其实是把这两个孩子一视同仁的,左鸩枫沉默寡言,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让对教育孩子还不怎么得法的两人以为孩子对于外界的漠视一直没往心里去。

  直到那天左鸩枫对妹妹做了过分的事情,让他们以为这孩子误入歧途,父亲一时糊涂之下就打了他一巴掌,其实事后父亲很后悔。

  但他却小觑了自己粗暴做法对左鸩枫的影响,自那天他回家之后,好像对父母更加排斥了,从前的左鸩枫只是性格内向,沉默寡言而已,但从那以后就变得性情乖僻,孤立独行。

  甚至他亲眼看到过左鸩枫拿着一把小刀不停地戳着床上的绵单,又将学校里发的作业本撕成一条一条,一时被老一辈人的迷信传言迷惑,又没养成与孩子沟通交流的习惯,两代人的嫌隙越来越深,最终导致了三年前饭桌上那一幕。

  只是儿子离家住校之后,女儿左楠楠也到了青春叛逆期,性格乖张,不受约束,让两人头疼不已,因此才专门看了不少教授如何培养孩子的书籍,甚至还专门咨询过有关专家,意识到过去教育的失败的两人追悔莫及。

  联想到左鸩枫从小到大那显著变化前后发生的事情,不禁恍然,如遭雷击,一直想着等儿子回来一定好好弥补自己的过错,将过去的冷落造成的创伤弥补回来。

  但谁知道儿子回来后性格大变,不仅孤僻自闭的性格变了,那眉宇间的戾气甚至也少了不少,甚至勤奋好学,成绩更是步步高升,两人提出给左鸩枫转到更好的学校,但是却被左鸩枫拒绝了。

  总之三年的磨合,让这一家四口人的关系渐渐回归到正常家庭该有的轨迹上,对于外界的冷眼,两口子也打算不去理会。

  只是让他们意外的是,外界不仅没有冷眼,反而是出乎异常的热情,两口子自然求之不得,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他们不知道的是,如今的左鸩枫,可不是任人欺凌的弱小之人了,他打听到了对自己指指点点最积极的一家人,在自己父母出远门的情况下,几百人围堵在这户爱嚼舌根的人家门口。

  从那以后,一切风言风语都断绝了。

  这就是人!总是根据自己的喜好,肆意的伤害着别人,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对于这样的人,用最强硬的手段让他们闭嘴才是最正确的方式!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嘴贱就扇得你张不开嘴!手贱就让打得你伸不开爪!以强凌弱就以更强的力量让你臣服!倚老卖老就让矮你好几辈的后生教你做人!

  如果讲理行不通,那就用拳头粉碎一切蛮横的指责!如果忍让不管用,那就用双手撕烂那些丑恶的嘴脸!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左鸩枫正在收拾行李,看到那柄改变了他命运的蓝色雨伞,嘴角勾起了和煦的微笑,他白皙的手掌摩挲着那光滑的伞布,思绪自然飘荡到那让自己心驰神往,为之蜕变的人儿——韶华音。

  如今的韶华音,已经不是1米55的小个头,三年时间,让她的个子飞快地蹿到了1米68。

  那身体发育的凹凸有致,他依稀记得,毕业那天,夕阳的余晖下,那紧身的T恤衫和牛仔裤勾勒出的少女迷人的曲线。

  因为左鸩枫如实地奉行着自己的承诺,而且那超乎常人的学习力让一直聪明伶俐的韶华音都刮目相看,那一次次令人咋舌的进步,更是让她侧目连连。

  这个少年终归是没让她失望,走上了正道,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这种关系并不是恋人,更类似知己。

  但是两人的默契度却连恋人都不遑多让,总是能从对方的一颦一笑,一风一起读出对方内心所想,这正是所谓的心有灵犀一点通,韶华音,左鸩枫内心永远的明灯。

  “小音!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危机就会浮现出水面,所以我陪着你沐浴阳光的同时,也在黑暗中扎根而下,愈来愈深,也许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失望,但在那一天来临之前,我会做你眼中最完美的自己!”

  左鸩枫摩挲着蓝色雨伞,喃喃自语道,最后他小心翼翼地将其收到了行囊里,这把伞会一直陪伴着自己,见证着自己的成长!

  收罢行囊,他挺直了腰板,少年的个体已经是1米83,一头飘逸的碎发,丹凤眼,卧蚕眉,涂脂唇,高粱鼻,玉垂耳,身材修长,只是比三年前更加挺拔,身上肌肉的线条也更加明显。

  为了应对那隐藏在暗处的危机,他从来没放松过自己身体的锻炼,并且在于昊正的建议下,深入研究了截拳道。

  他那无与伦比的格斗感和超人一等的反应力让他很快领会了截拳道的精髓,在他的面前,一切的强横的招式都会瓦解在诞生之初,系统的力量训练让他持久力和爆发力兼具。

  如今的他,实力比起三年前,强横了不知道多少,他红色的眼睛闪烁着血色的光芒,大步流星,走出房间。

  e酷7r匠E网唯a一“正v版(,*w其●{他d都是(盗^版Z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关于父母的感情,笔者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回暖,毕竟大多数父母还是真心疼爱着自己的孩子的,本书虽然追求热血、激情,但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公认的‘孝道’以及其他普世价值认同的‘道’,笔者都不会让他们扭曲,因为这本书的基调是向上的,正能量的,即便憎恨,也是源于爱,即便暴力,也是为了守护爱,只不过现实中有些做法符合清理,但触犯法律,在小说中,可以让人们那被约束的情理得到合法的伸张,当然,尺度也会把控在规定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