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点,结束了练习的王伟东来到了单独的洗澡间,在他洗的正憨爽的时候,外面隐约传来两个男生议论的声音:“听说了没有,钱福成和王金杰,于志浩,崔海鹏正在算计王伟东,今晚八点他们商议在五中后面的小树林碰头,好像要拦截经常从那里经过的王伟东,他们觉得五个追求者中王伟东是最大的威胁,但又怕打不过,所以想暗算他。”

  Z酷匠1网正版◇☆首$发Q

  “我靠,这种事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听和钱福成一个宿舍的发小告诉我的,半夜他不小心看到了钱福成手机上的短信。”

  “我擦,这下王伟东估计要栽了……”

  这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消失,而正洗凉水澡的王伟东此刻怒火中烧,他决定今晚去考察一下,如果这件事是真的,他正好借这个机会扫清绊脚石。

  晚上8点,五中后的小树林中,四道身影碰头了,他们都接到一条信息,陆小夕今夜约他们单独出来,并说不方便用自己的手机发。

  这几人一听陆小夕脑子就不会想事了,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来了,但当他们四个情敌面面相觑时,分外眼红。

  而别人可不管这些,当王伟东得到消息说这四人确实碰头时,只觉得气冲脑门,怒道:“哼,既然自己找死,我正好一气把你们收拾了,这样我就是唯一的候补了。”

  王伟东,带着五中篮球队,浩浩荡荡的去了。

  而小树林中的四人这时却又一起收到一条短信:这是王伟东的计划,他们想让你们四个人碰头后大打出手,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很快他带着他的篮球队就来了。

  四人开始将信将疑,但却见五大三粗的篮球队员们已经从四面八方将自己包围时,才彻底相信。

  小树林鸡飞狗跳,四人最终是都逃了,但却各自狼狈不堪,吃了瘪的四人这次再聚首,商量如何报复王伟东,事到如今,事情的起因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

  第二天,初三年级爆发了难以想象的群战,五中篮球队和校外人员火拼的最终以两败俱伤告终,这件事甚至惊动了JC,除了王伟东身为篮球队主力只作留校观察处分外,另外几人全部被开除学籍。

  五中学习成绩拿不上台面,就得指望在体育运动上撑起场面,而王伟东也得靠着获取荣誉获得保送入高中的资格,留校观察已经是极限,如果他再造次,恐怕学校就算这次县篮球赛垫底,也要忍痛把他开除了。

  但是另外几人却不同,已经被开除的他们毫无顾忌,继续找王伟东的麻烦,而王伟东本身就是个血气方刚的人,就算是被开除也不愿这么憋屈,从社会上找来大批人。

  两方又一次大规模群战,这次不出意外,全部进去了,学校很干脆的把他们全开除了,而此时此刻,距左鸩枫想出这个计划,仅仅过去了七天的时间!初三年纪的势力,就土崩瓦解。

  而令人意外的是,陆小夕却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自己的手下少了五个强力打手让她在初三的地位不再稳固也丝毫不在意,这个时候陆小夕收到了一封信件。

  内容是:致陆小夕,想必你早就知道这五人之间的矛盾是有人刻意挑起,却没有点破,恐怕你是想借助那挑拨之人帮你驱赶几个经常骚扰你的苍蝇吧,你的出身决定了你的眼界,你对这学生之间的打打闹闹根本不看在眼里,这初三所谓的老大你也根本不看重。

  我现在可以开诚布公的告诉你,我就是这件事情的幕后推手,我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但是我的器量早已超过了我的年龄,我可以给你一个走向顶点的机遇,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的野心,你父亲对你母女的冷落是你无法释怀的憎恨,所以你梦想着崛起,做一个不被任何人掌控的女强人,你的眼界很高。

  但我的器量却远高于你的眼界,你难道就这么甘心让初中生活就这么平淡无为吗?

  如果你有兴趣,明晚八点,操场主席台见。

  冷雨夜,J县郊区的一所别墅内,陆小夕凭栏听雨,十五岁的年纪,已经出落得婷婷玉立,一米六的个头,一身白色的素裙,配上白色的高跟鞋让她就如同高洁的雨中水仙。

  她的瓜子脸上,明眸皓齿,螓首蛾眉,一头如瀑的秀发披散到背上,被那晚风撩起一缕两缕,她伸出如同白玉一样的手掌接住那清凉爽手的雨滴,美眸深邃似看向无尽远处。

  此刻她的内心,却不是表面那么平静,白天那封信件让她十分在意,因为那封信上所说的,直中要害,即便是她,也无法淡然处之。

  她本想自己的初中时代,即将随着毕业的脚步走向落幕,但现在她却接到了一封莫名的信说让她的初中生活走向巅峰,不留遗憾,她从小就见过很多道上的事情,知道这句话是何等的儿戏。

  但不知为什么,她对写这封信的人却充满好奇,想看一看这个虽然看破自己内心却又大言不惭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半晌后,似是做出了决定,喃喃道:“看来我终归也是年轻人,渴望轰轰烈烈的日子,希望你别让我失望才好。”

  她纤手撩起额前秀发,起风了,她有些冷了,转身回屋,门扉闭合,窗帘拉下,她解开素裙,回到了闺房中进入梦乡。

  陆小夕此刻不知道的是,她今晚这个决定,将改变她一生。

  当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五中的操场上白色的素裙倩影出现在出席台前,一名少年蹲在主席台上面,只有那烟卷的火星和那瞳孔的血色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竟然,是他……这是陆小夕此刻的想法,对于初一年级来了一名天生红眼的少年的事他早有耳闻,还听说他给了张锡铭一个惨痛的教训。

  但是他却没有想过,这件事的幕后推手竟然是他。

  她本以为,会是高年级中的某个存在,想到这里她不禁对这个红眼少年更加好奇。

  她隐约记得这个少年叫左鸩枫,左右浮沉的左,饮鸩止渴的鸩,血色枫叶的枫。

  她走上前去,以空灵的声音问道:“给我写信的人,是你吧……”

  左鸩枫又吸了一口烟,从主席台上纵身而下,走了过来,朗声道:“没错,是我,你既然来了,说明你对我说的话产生兴趣了。”

  陆小夕露出看不穿的笑容,说道:“如果我只是来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在那里胡吹大气的人到底是谁,你会怎么想?”

  左鸩枫微微一笑,道:“那你现在也见到了,所以,你是选择转身离去,还是选择驻足留下呢?”

  陆小夕笑了,笑得很灿烂:“你,确实与众不同,但,想让我跟着你疯狂,也得让我见识到你的能力才是,你通过计谋把初三年级弄得鸡飞狗跳,现在我让你用实力把初二收服,算是我对你的考验,如果你能成功,那我陆小夕,就跟着你疯狂一次!一个月的时间,如何?”

  左鸩枫扔掉烟头,豪迈一笑道:“这个时代时间就是生命,一个月太长,一个星期足矣!”

  陆小夕又是扑哧一笑,道:“好啊,真是年少轻狂,这是你自己说的,可别后悔!”

  左鸩枫伸出手掌,豪迈道:“一言为定!”

  啪!啪!啪!两人击掌三声,陆小夕明眸闪烁,皓齿开合,朗声道:“一言为定!”

  第二天,一则爆炸性的新闻在五中引起了渲染大波,新晋黑马,红眼少年左鸩枫向张志勇和苏鹏下了战书。

  混的人面子大过天,被这样公然挑衅,如果不接下,那岂不是被当面打脸,所以很快二人聚首,共同接下战书。

  这个校园再次沸腾了,一个星期很快过去,这天是个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的日子,盛夏的天气,响彻的蝉鸣,课间操连着体育课,平日里这个点男生们都赤着上身,拿着篮球往操场走去。

  女生们也跳着皮筋,踢着毽子,拿着羽毛球拍三五成群的走着,但是这一天除了上厕所的,还有零星对校园大事不关心的,都老老实实呆在教室里,站在走廊里,透过窗口看着厕所门前拥挤的人群。

  初一初二两座教学楼之间的道路上,栽着一行白杨树,而在白杨树的两端,各簇拥着黑压压的人头,炎炎烈日下,他们分庭抗礼,两方的带头人都上前,张志勇,苏鹏以及数名身体健硕的男生。

  另一边,以左鸩枫为首的五人——左鸩枫,于昊正,刘云鹏,于文岐,潘子政,左鸩枫站在最前方,白皙修长的两指间夹着一根烟卷,身后的刘云鹏拿出打火机,帮他点上后,他便云淡风轻的吸着,好像对面黑压压的持械人群,压根不入他的眼一样。

  这时对方一名地位不错的男生就不愿意了,怒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很快就要进医院了?你还有心情抽烟,我要是你,现在就跑了,或者跪地求饶了。”

  左鸩枫依旧自顾自抽着,完全不理会这条乱叫的狗,在抽完最后一口后以不屑的口气说道:“所以,你永远只配做别人的走狗,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

  说完后他将烟头猛地一甩,拉开了序幕,在烈日下,一场激烈的大火拼开始了,这场大火拼的激烈程度甚至是数年后还被人津津乐道。

  而大战的结果,是苏鹏和张志勇一方,一败涂地!

  主要是因为左鸩枫和于昊正二人展现出了惊人的个人实力,所有人看着最前方的红眼身影,眼神中满是炙热!

  这一战,他们酣畅淋漓,左鸩枫的魄力和实力彻底征服了他们,直到这一刻,左鸩枫,老大的地位,方才是实至名归!

  看着狼狈地坐在地上的苏鹏和张志勇,左鸩枫走上前去,俯视冷声道:“臣服,或者死!”

  苏鹏和张志勇面面相觑,最后齐声无奈道:“臣服!”

  而人群中的陆小夕,看到这一幕,嫣然一笑,转身离去,她现在相信了,自己没有看错人,这个左鸩枫,的确值得自己去拼一把!

  翌日,陆小夕宣布带领手下,加入到左鸩枫的麾下,个别不愿意的,也被左鸩枫敲山震虎地收服了,至此,J县五中,彻底凝聚成一块铁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初中阶段的打斗一如既往的不过分描述细节,笔者会加快进度,将时间线过度到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