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音匀称小巧的粉唇扬起青春的弧度,一双美目顾盼,两排贝齿开阖,口吐幽兰道:“那就好,记住你的话,我会默默关注你的,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窗外的微风荡起她的秀发,她莲步微移,脚下风起,带着一阵少女独有的香风,向教室走去。

  而她没有看到,身后左鸩枫看着她的背影,一双血眸,充满柔情。

  他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对不起,小音,我已经决定了,让你作沐浴着阳光的木叶,而我作那黑暗中的根,你对我失望没有关系,只要你的生活充满希望……”

  平静的校园生活只是表面上的,滚滚暗流在暗处涌动。

  当夜幕再次降临这座小县城时,于文岐的家中,灯火通明,白色的榆木方桌上摆着丰盛的酒菜,烤鸭,烧鸡,各种小炒,这是一顿温馨的庆功宴。

  桌案东西两侧各坐两人,正南的窄边,左鸩枫凭案而坐,尽管左鸩枫已经推辞,但另外四人却不答应。

  直到于昊正说了句:“自古以南为上,虽然我们现在还是学生,但既然我们怀着登上顶点的凌云壮志,那从最开始的小事上就必须讲究,既然我们以你为首,你就要有个老大的样子,因为,我们玩的不是过家家!”

  左鸩枫方才不再推辞。分主次落座后,左鸩枫首先开口了:“到今天,终于将初一年级的人心收得差不多了,张锡铭被我废掉的事情他们差不多也都知道了,他们本来是怕我承受不了张易波的怒火,但是现在张易波也死了,他们也就没有顾虑了,而且没有人怀疑到张易波的死和我有关系,因为这实在是异想天开,但他们现在刚归附,人心不稳,是时候带他们干点惊心动魄的大事了,让他们心悦诚服才行。

  总归今天标志着我们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我左鸩枫何德何能有你们这样的好兄弟,我向你们保证,会带着你们立于万人之上!来,我先干为敬!边吃边谈!”

  五人推杯换盏后开始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这时刘云鹏开口:“枫哥,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左鸩枫:“J县道上和JC那边有什么动静?”

  于昊正:“炸锅了,大成子小成子现在锁定了张易波从立棍到现在的所有仇人和与他有利益冲突的生意人,扬言要无差别报复,虽然不可能真的那么干,但是这几天县城里已经发生好几次聚众械斗了。”

  酷$U匠网A唯一\F正#版,其H}他g都g是盗g版:.

  潘子政:“JC那边因为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也没有任何目击者,只能往仇杀这边调查,同时也为了道上最近的风波忙得焦头烂额。”

  于文歧:“张锡铭已经被大成子小成子接走保护起来了,他对枫哥你的仇恨比任何人都大,别人不会怀疑你,他不见得不会,恐怕他迟早会给大成子小成子吹耳边风,到时那些仇家排查完了,他肯定会把注意力转移到我们这边,就算是没有直接证据,他们一定也会替张易波给他儿子报仇雪恨。”

  刘云鹏:“还有一个人值得注意,那晚在山海路迪厅和张易波密谈的男人,刀疤龙好像在那之后就失去了踪迹,甚至都有道上人怀疑是他自导自演了这出好戏,因为道上人都知道刀疤龙刚出道时年少轻狂,挑战张易波失败后被他收服的,甚至刀疤龙刀疤的由来都是拜张易波所赐,觉得他是对这件事怀恨在心才伺机报复的,现在他不见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个情况,对我们十分有利!”

  听到这里,左鸩枫和于昊正对视一眼,各自皱了皱眉,随后左鸩枫手指敲打着桌案,再次领了一次酒后,开口道:“云鹏说的是凶是吉还不得而知,但事若反常必有妖!尽快把刀疤龙的过去经历所有能搜集到了信息罗列一份资料给我,我怀疑,此事定有蹊跷!”

  现在几人都知晓左鸩枫必然是察觉到了他们察觉不到的疑点,也没有多问。

  于昊正:“既然打算混,现在的架构终归是太过松散了,必须有一个统一的组织,统一的目标,统一的场地,统一的约束,才能够逐步走向正轨,否则永远只能停留在小打小闹!”

  “赞同!”

  “赞同!”

  “赞同!”

  于文歧,潘子政,刘云鹏听了后精神振奋,齐声赞同,纷纷以期待的目光看向左鸩枫。

  左鸩枫意味深长地笑了,点燃一根香烟,喷吐着烟雾,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边,陷入了沉思中,众人纷纷噤声,连呼吸都不自觉放缓了,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将要见证的是一个帮派的成立,而且很可能,眼前的红眼少年嘴里将说出的名字将陪伴他们一生……

  在第三根香烟燃烧的只剩下过滤嘴的时候,左鸩枫抬起低了许久的头,面带笑意,开口道:“瞳,瞳组”

  在众人疑惑的神情下,他目光深邃,娓娓道:“瞳者,心之窗,我之往昔始于瞳,我之心蜕变于瞳,我曾恨老天赐我一双血瞳,让我经历血色童年,世人皆以我为不详,万物皆以我为刍狗,曾经我以为是我之血色瞳孔染红了这个世界,现在才知是这个血色世界染红了我之瞳孔,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斑驳的色彩,人心亦有太多隐藏的底色,我现在感谢老天赐我一双血瞳,让我对色彩的感知只有深浅不一的红,不论岁月如何变迁,光阴如何流转,我都能永远铭记那最初的血红,既然世人皆以我为不详,那我便用世人之血祭我不祥之瞳,既然万物皆以我为刍狗,我便力碎天地万物视我刍狗之瞳!!

  瞳者,世界之窗,我之未来终了于瞳,我之魂不朽于瞳!有人的地方,就有瞳,有瞳的地方,就有我们瞳组!”

  四人被这一番慷慨陈词说得血脉偾张,热血沸腾!五人一齐割破拇指,以心头之血祭酒,击掌为誓,歃血为盟!

  今夜,每个人都喝的烂醉,四仰八叉躺了一地,夜就这么过去。

  呵呵,如果后人知道很久以后那隐藏在世界的黑暗面里如同上帝之眼注视着光明中的人们,号称如影随形,无处不在,千变万化,生死无常的瞳组就是五个热血少年在一张小榆木桌子上成立的话,恐怕真是亮瞎了24K钛金狗瞳了!

  这五个人,就是瞳组最原始的五大元老,即便是多年之后,他们中已经有人不在了,但他们的事迹,他们的故事,却如同传说一样不知被多少人传唱歌颂,也不知让多少人闻风丧胆。

  不管是因为敬仰,还是因为恐惧,都是他们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证明!

  第二天一早,五人从地上爬起,将杂乱的房间收拾干净,就一起往学校走去,同时商量着成立瞳组的事情。如今初一刚刚收服人心不稳,是时候干一件大事,让所有人认可,而能让所有人认可的大事,毫无疑问就是收服初二和初三年级。

  来到教室,左鸩枫一看就看到正襟危坐,伏案执笔的韶华音,她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那小巧的眼镜让她的气质灵动中带着一丝儒雅,似乎是感受到自己的目光,韶华音抬起了隽秀的额头。

  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都快滴出水来,双眼皮如同雕刻大师用刻刀精雕细刻而成,她和左鸩枫相视一笑,就继续投入到学习当中。

  她的梦想很简单,努力学习,考上好的高中,考上好的大学,找份好的工作,靠自己脚踏实地的努力,挣钱给弟弟治病,孝敬父母,其次的才是让自己的生活更好一点。

  这样的女生,在这种学校里,出淤泥而不染,反而将身陷囹圄的左鸩枫从绝望的深渊中拉回来。

  有的人,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正能量,韶华音就是这个年纪的优秀女生的代表,文静,典雅,温柔,诚恳,她是左鸩枫心中的太阳,也是左鸩枫为之奋斗的目标。

  回到座位上,左鸩枫心想:小音,我愿意用的黑暗中的奋力挣扎来换你阳光下的笑靥如花。

  于昊正说道:“瞳组的事暂且不急,等五中人心归一的时候再开始晚不了,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如何漂漂亮亮的让五中以我们为首,凝聚成一块铁桶,然后以五中为大本营,扩散我们的势力,这样才能度过那迟早将来的危机。”

  左鸩枫回道:“我对初二初三的格局并不是很了解,你先说说吧。”

  于昊正:“初二年纪混的好的人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老大,初二(五)班张志勇和初二(七)班苏鹏是两股分庭抗礼的力量,他们之间平时相安无事,下面的人偶尔内斗只要不闹大了他们也是放任的态度,只是他们有个特点,就是一旦有初二以外的力量介入,就会凝聚成一块铁板,这也让初二级成为五中很强大的一脉,而初三的老大是一个女生,名叫陆小夕,据说她出身黑道家庭,她的父亲在市里都有头有脸,却沾花惹草,和她妈妈离婚后,对她也缺乏关心,造成了她叛逆的性格,要知道在初三以前,陆小夕的成绩可是全年级第一,且她是名副其实的初三第一美女,追求她的数不胜数,连校篮球队队长王伟东都对她青睐有加,好多男生都卖她面子,再加上她本人强硬的性格还有独特的魅力,竟然成为了初三年级的老大,平时她的身边跟着娘子军,甚至连那全县铅球记录的保持者董雪兰都是她的追随者之一。”

  左鸩枫若有所思,随后笑道:“初二一致对外,不好渗透,但是初三不同,靠一个女生维持的格局,漏洞百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为了女生却可以插兄弟两刀,给我调查初三年纪追求陆小夕的人。”

  很快他得到了消息,初三年纪追求陆小夕的强力人物共有五个,王伟东,钱福成,王金杰,于志浩,崔海鹏,这五人谁也不服谁,都想证明自己才是最优秀的,博取陆小夕的芳心。

  初三年级看似人心一致,但相互之间各有嫌隙,只有陆小夕振臂高呼时他们才会放下恩怨,积极响应,平时他们却是各自为阵,相互敌视。

  眼看毕业临近,他们都想在毕业前将女神追到手,恐怕彼此之间早已剑拔弩张。很快左鸩枫就有了一个计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瞳组,终于是登场了!另外为了让大家看得不累,那些长的人物对话我都分段了,每段结尾是逗号,不过中间分极端,都是以最后的”为话语结束,望周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