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想这伤口的事情是吗?有什么打算没有。”于昊正问道

  “有,掩饰伤疤的方式除了植皮,新生,那就是纹身,覆盖,给我找最好的纹身师。”

  “这件事,交给我吧!我能找来J县最好的纹身师,这个人在省里都很有知名度,一定能将你这块伤疤美化的跟艺术品一样”于文岐说道。

  “钱的事就交给我!”刘云鹏说道。

  左鸩枫也没有矫情,刘云鹏已经是他的生死兄弟,根本无需做虚伪的推脱。

  “对了,还有我会跟穆烟烟解释清楚的,不能让嫂子帮她作弊!”刘云鹏道。

  但左鸩枫却有些苦涩道:“嫂子?呵呵,现在的我,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我配吗?就让我在背后默默地守护着她就好,只要她能幸福。”

  众人沉默,这时潘子政说道:“凡事别说得太早,谁也不知道十年之后的彼此是什么样子,而且你是我们的王,你怎么能说自己不配呢?你不配,谁敢说配!”

  众人响应,左鸩枫听到后摇头苦笑,不再多言。是的,缘分这种事情,是定数,没有什么配不配。

  (最"新章●节u(上酷k匠%网(

  三日后,空山鸟语的木质小屋内,所有的器械消毒完成,纹身师戴上了医用手套,他并没有像其他纹身师一样将全身纹上各种精妙的花纹。

  只是在左胳膊上纹了一个蓝宝石一样的精致图腾,左鸩枫看到这精美的图腾,他看到了纹身师的灵魂,不禁问道:“这个图腾,有什么含义?”

  纹身师目光似洞穿了时空,笑道:“没有什么含义,只是我深爱的女人生前画的一副画而已,这幅画的重量很沉,我作为纹身师,只能用心雕琢一次,用一辈子去经营她……你的图案想好了吗?”

  左鸩枫血色的瞳孔眺望向无尽的远方,幽幽道:“过去我经常看着天空想,天上真的存在天使吗?就算真的存在,透过我的眼睛看到的,也只不过是披着红霞的血天使吧,直到遇见了她,我才知道,原来人间,也有天使,透过我的眼睛看到的,也是洁白无瑕,音,你就是我的天使啊,所以我的图案是‘Angel’其他的元素,我相信你的眼光……”

  割线,打雾,锐利的针头一次又一次穿过那狰狞的伤疤,血水混着纹身墨水滴落,伤口痂痕碎片不时滑落着,疼痛让他的虚汗如同露水下地,但他却咬着牙,睁着眼,他要细细品味这种疼痛。

  因为伴随着这种疼痛,他心中的天使已经通过大师之手浮现在他狰狞的伤疤之上,化为完美的艺术……一夜未眠,第二天凌晨,一个紫金底色的Angel浮现他的肩膀,已经近乎虚脱的他苍白的脸上勾起了满足的笑意。

  果然,执著于形态的纹身匠纹的是图案,懂得爱,懂得痛的纹身师会赋予图案灵魂,他庆幸自己找对人了。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看向自己左臂上另外一处大的疤痕,那里的伤口也很深,虽然没有烧伤严重,但是却也不容易恢复原本的样子,他指了指这处伤疤说道:“再来一把雨伞,要蓝色的。”

  那纹身师笑了笑,说道:“那来你年纪不大,故事倒不少,你能受得了吗?”

  “来吧!”左鸩枫坚定道。

  “还是不要加镇痛吗?”纹身师问道。

  “是,有些东西不止是纹在身上,也要纹在心里,那种痛让我明白自己要守护的是什么……来吧!生猛一点!”左鸩枫豪情万丈道。

  “我做了这么多年纹身师,帮不少追求潮流的小青年纹过,也帮不少道上的硬茬子纹过,甚至还有背景独特的女人在特别地方纹过,但他们不是为了装B,就是为了装酷,就是为了不可告人的交易。我头一次遇到你这种有意思的人,这个蓝色雨伞,就当是我对你的馈赠,不额外收钱了,当然,我依然会用灵魂去勾画每一笔。”

  黄昏,左鸩枫颤巍巍地走出小木屋,纹身师也汗流浃背,但他脸色却无比的欣慰,因为今天的他找到了配得上他手艺的顾客,完成了两件堪称艺术的作品,一个Angel,一个蓝色雨伞。

  天上的火烧云密布,就如同左鸩枫此刻内心真实的写照……

  韶华音回来了,她的母亲留在医院里照看弟弟。

  回到课堂,她继续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因为她坚信,知识改变命运,学习是她唯一的出路。

  同时她也想到了红眼少年火中取伞留下的伤疤,关于后来左鸩枫洗刷间被凌辱和后来他突兀崛起的事情她一概不知。

  在全班学生的注视下,她走进了教室,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她的家境,但是她自强,她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所以她保持着一如既往的优雅和淡然。

  到自己座位上,坐下之前她看了一眼左鸩枫的座位,那里空空如也,不知道现在的他怎么样了?

  这样想着,左鸩枫身后簇拥着于昊正、刘云鹏、潘子政,于文岐走进了教室,而且全班人看向左鸩枫的目光,再也没有先前那肆意的鄙夷。

  她有些惊讶,她不知道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大家对待他的态度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难道因为他先前的举动博取了大家的同情心?

  很快她否定了,因为一个人的观念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她虽然天真,但不傻。

  她冲着左鸩枫点头笑了笑,决定有机会再去问他,她拿出了书本和铅笔橡皮,带上套袖,很快便进入了学习状态……

  但是埋头书写的她心里却怎么也不能完全平静下来,写着写着她停了下来。

  撕下一张纸,写了一行字,扔向了左鸩枫,虽然大家都不学习,但她也不想打扰到别人,只是她的力气小,这纸条却拐了个弯砸到了穆烟烟的脑袋上。

  穆烟烟一愣,一抬头就看到一脸歉意的韶华音,看到这纸条,嘴角怪怪地一笑,不由分说就打开了。

  只见上面写着:你的植皮手术顺利吗?我不在的这几天你的生活好像很精彩,为你高兴,为自己活着,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

  韶华音忙打手势示意她搞错了,但是穆烟烟却提笔在上面写了什么,扔了回去。

  韶华音神情错愕,只见上面写道:想知道左鸩枫这几天发生了什么,放学之后和我去操场。虽然她有些疑虑,但还是点了点头。

  放学后的操场上,穆烟烟的手机上播放着拥挤的洗刷间内,伏地如同死狗的左鸩枫,还有他那倔强挣扎着站起的身影,虽然他那不堪的部位隐隐暴露在她的美目中,但她却没有感到丝毫难为情。

  因为这个视频上的少年,太过凄惨。

  但那少年坚毅的面容,千夫所指不能泯其志,深邃的眼神,万里暗云不能遮其目。

  她玉手捂着樱唇,娇躯颤抖,精致眼眶中颤动着珍珠一样的泪水,眼睑扑朔,两行清泪自翦水美眸滑落到红润的脸颊上……。

  看到最后她脸色愠怒,冰冷道:“怎么会这样?伤害他的人是谁?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穆烟烟似乎并不意外韶华音的反应,回答道:“伤害他的人是初一老大张锡铭,具体原因并不知道,只是在这之后不久,张锡铭就没来学校了,刘云鹏他们却以他为尊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问过刘云鹏,可是连对我殷勤的他都是三缄其口,让我不要多问。

  “并且还让我不让你帮我作弊了,这倒是无所谓,只是这件事情背后的原委,你不想知道吗?或许你亲自去问左鸩枫,他会告诉你的,问了记得和我说说,哎……别这么着急,等等我。”

  韶华音根本没有听她说完,就飞快地跑回教室,将座位上的左鸩枫拉起来,来到了教室外。

  在左鸩枫错愕的眼神中,直接问道:“张锡铭为什么会找上你?是不是和我有关系?上小学的时候他就一直骚扰我,恰好在风言风语的时候他就找上了你,这未免太巧,我实在想不出,独来独往的你怎么会惹上他!告诉我!!”

  她一口气说完,胸口微微起伏着,美目盯着左鸩枫,等待她的答复。

  但左鸩枫的表情却没有太大波动,只是以平淡的口气道:“他喜欢你?我怎么不知道?他找我麻烦是因为个人的恩怨,跟你无关的……”

  韶华音并没有相信,她上前掀开左鸩枫的袖子,看到了那原本狰狞的伤疤上精致到让人心颤的‘Angel’图案,被惊艳了一下。

  但转而道:“我听说这件事刘云鹏也参与了,你为什么还要和他走得那么近?”

  “男人的事情,不要管,你安安心心学习就行。”左鸩枫道。

  “男人……你其实就是个男孩罢了!张锡铭他去哪了?”

  “他可能觉得对不起我,转学了吧。”

  “你骗人,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他是不是被你打了?我听说你很能打。”

  “没有,我躲他还来不及怎么会去打他呢。”

  “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为何还能和没事人一样?我听说他们用烟头烫…烫你…那…那里,你……”说到这,她声音如同蚊子,俏脸微红。

  “我从小就皮糙肉厚,只要没死,就恢复得很快,至于那里……你就别揭我伤疤了好不,那可是耻辱啊。”

  左鸩枫前一句倒是不假,后一句是随口乱扯的。

  他现在已经走上了一条黑暗的路,他不想这个单纯的女孩和这条路有任何交集,至于张锡铭对她的算计知道的人不多,他也不想让她知晓那么污的事情。

  张锡铭被阉割的事他那些手下都三缄其口,因为这事事关张锡铭他背后人物的脸面,他们没有胆子乱说,而且他们也对左鸩枫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没有我想象的脆弱,我虽然希望你走自己的路,但却不希望你走错了路,如果转变的你会走向黑暗的话我宁可那天在课堂上不声援你,那个雨夜也不会专门给你送伞,更不会把伞给你导致后来你跳到火中去寻找,我宁可你依然是那个沉默寡言,逆来顺受的单纯少年,也不愿你沦落为伤害别人,违背法律的问题少年……”

  韶华音的声音无比真挚,她将内心所想表达了出来。

  “好,我听你的,现在作单纯少年,以后作老实青年,行了吧……”左鸩枫无比认真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左鸩枫和韶华音的感情线会穿插在后面的文章中,笔者对于言情戏,也是十分喜欢的,嘻嘻,满足不同类型读者的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