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之上,左鸩枫睁开了闭了许久的眼睛,看到了一片暗红的天花板,这就是他的眼睛,任何东西映入眼帘都会被打上红的底色,不同的颜色反映出的红深度不同,成为了他判断事物形态的依据。

  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喃喃道:“最浅的红……这就是所谓的白色吗?那这里,是医院?”

  “你醒了。”说话的是于昊正。

  “我躺了多久了?”

  “不久,医生说按照你的伤势加上高烧最起码得昏迷三天以上的,这才一天你就醒了。”

  他刚说完,医生走了进来,检查一番,惊叹道:“你的恢复力实在太有违常理了,受到如此惨重的伤一般人恐怕得静养个把月,你的伤口虽然经过仔细处理,但这么快就开始出现瘢痕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实在是不敢相信。这样恐怕再过几天你就能出院了。”

  医生又嘱咐了一会方才走出了病房,这时左鸩枫问道:“这次的医疗费是谁出的?”

  于昊正刚想回答,病房门推开了,只见刘云鹏一身正装,神采奕奕,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板板整整地站在床前,说道:“祝贺你醒了,钱是我出的,为了拟补我犯下的错误。”

  说完他面色严肃,对着左鸩枫深深鞠了一躬,无比郑重道:“枫哥,我想跟你!”

  这句话一出,病床上的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意味深长道:“怎么?又是帮我垫付医疗费,又是要跟我的,我差点都信了,能告诉我原因吗?”

  刘云鹏听到这面色中的郑重依旧不减,开口道:“少年人做事不需太多理由,我认识的所有同龄人中,我就服你,我感觉跟着你,少不了热血!并且我有种强烈的预感,总有一天,你会带着我们登上顶点,看那天上云卷云舒!”

  他这句话虽然也点燃了左鸩枫体内的热血,但他却开口道:“跟我可能是一条不归路,现在我废了张锡铭,虽然我不后悔,但是我也知道凭我现在的硬实力,和他背后的人硬碰硬,只是找死,而且我孑然一身,除了一条烂命什么也没有,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等哪天后悔就转身走人甚至在背后捅我一刀。”

  刘云鹏略一沉吟,开口道:“我刘云鹏虽然不是牛逼的社会大哥,但我对自己的眼光还是有自信的,而我也不是孬种,我愿意和你同患难共进退,一同承受张易波的怒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先前的你确实是孑然一身,所以我才要来成为你的左膀右臂,而且我也没打算就凭几句话就表明我的决心,我愿意断指明志!”

  说完,刘云鹏飞快地从兜里掏出一把小刀,对着小指挥下,而这时一只手却突兀的伸了过来,一把握住了小刀刃,红色流淌过指缝。

  在他一片震惊中,左鸩枫开口道:“够了,云鹏,我已经看到了你的诚意,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左鸩枫的兄弟!我会带你抛一个天教疏狂,搏一个海阔天空!”

  这时候于昊正走了上来,拍了拍刘云鹏的肩膀,微笑道:“老刘,很多年后,你会庆幸你自己的决定……”事实证明,他这句话是对的,因为左鸩枫在病榻之上的豪言壮语,真的实现了,即便这路,是用淋漓鲜血和累累白骨筑成的……

  这也是左鸩枫决定独自一人带伤上阵的原因,因为他没有背景,没有靠山,没有人望,这样的人要想混起来,需要的就是一股不要命的疯狂,将自己的恐怖深深刻入别人的内心深处的疯狂,这才是他唯一混的资本!

  或许他大可不必如此,但是他不是要做屈居人下的炮手,而是要做立于顶点的王者!

  有什么样的抱负,就得有什么样的手段!树林喋血,在彻底得罪了恐怖敌人的同时,也让他找到了第二个生死兄弟——刘云鹏!

  “枫哥,张锡铭那玩意彻底被你踩烂了,现在已经送到市里大医院治疗去了,但我估计够呛了,以张易波在道上的传闻,恐怕他很可能会要你的命!你现在有什么对策了吗?”刘云鹏的话带着担忧,不是他害怕,而是他们首先要面临的生死考验。

  只见病榻上的左鸩枫血色的瞳孔映射着赤色精光,他嘴角一挑,幽幽开口:“确实是这样,所以要先下手为强!但在这之前,我还需要解决一件事情……”

  这天晚上,昏暗的巷子里,一名穿着白大褂,带着斯文眼镜的中年男人提着公文包走在路灯之下,在他路过一辆面包车的时候,车门突然打开,一个蛇皮袋子蒙了上来,随后他感觉天旋地转。

  等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麻绳捆住,他的嘴里被塞了报纸,情急之下只能发出嗡嗡的声音。

  见到这一幕,一个面蒙黑布的少年人将他口中的报纸拿出来。

  那人大口喘息之后抬头道:“你……你们……别乱来,你们是陈老板请来的人吧?不是我拿钱不办事啊,令堂的病我真的是尽力了……钱,我愿意退给你们,你们别乱来”

  那蒙面少年此刻带着玩味的笑容,幽幽道:“哦?确实有人请我们来取你狗命,但却不是陈老板。”

  那人眼帘低垂,想了想道:“王局长?张校长?李主任?还是赵书记?”

  “哈哈,看来你这个小小医生,门路出乎意料的广啊……但很可惜,都不是,我们也没打算取你的狗命,明天那个腿有残疾的韶善行必须给我转到最好的病房,所有的费用你来出,对二老必须给我客客气气的,就说政府有补贴,别告诉我你没钱,你记得那些黑心账全部被我们掌握了。”

  说完他拿出一个小本子,那医生本来还想虚与委蛇,事后报警的,但见了这个本子后,他的面色彻底惨白了。

  他知道这个亏,他注定要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这个账本要是公布出去,恐怕可不是丢了饭碗那么简单,而是牢狱之灾!

  想到这他只能重重地点点头,他怎么也想不到那残废少年一家还认识这种人。

  从这蒙面人的话语中,他听出此事好像不是那老两口安排的,莫非是他一直妄图祸害的韶华音?

  这时,蒙面人带着冷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最重要的是,不要再打韶华音的主意,否则你下边第三条腿就会被喂狗了。”

  说完,蒙面人掏出一把武器,对着这医生胯下狠狠刺了下去!

  伴随着一声亡魂皆冒的惨叫,一瞬间他的白大褂就被冷汗打湿,斯文眼镜的一脚从耳朵上歪了下来,让他哪还有半点行医者该有的风度。

  只见他裆下5公分的地方武器正深深插在了坐垫里,这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西裤上冒出尿渍,一股尿臊味充斥了面包车。

  蒙面人忙割断了绳子,一脚把他踹了下去,只嘱咐道:“如果你不老实,下一刀你流的就不是尿,而是血了……”

  那白大褂如释重负,此后便将韶善行当少爷供着,更是视老两口如同亲爹亲妈,对于韶华音,再也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蒙面人掣下黑布,露出了那广额阔面的脸,他是刘云鹏。

  他对前面开车的于昊正说道:“MB,异歪死了,回去吧,你未成年没有驾照,小心别被交警查着,现在弄辆车不容易。”

  这两人,赫然是于昊正和刘云鹏!原来左鸩枫一直在意先前在医院看到的这个事,在对张易波出手前,先搞定这个斯文禽兽的隐患。

  翌日,左鸩枫早早出院,因为现在他不宜久呆在一个地方,毕竟张易波可是县城里让人闻风丧胆的老地痞,自己儿子命根子被废,谁知道他会不会大庭广众之下就行什么疯狂的事呢。

  酷匠cV网Md正》版:X首发‘;

  出院之后几人并没有回学校,而是找了一处小屋,商量起来,很快门外又进来两人,那竟然是同班的于文岐和潘子政!

  在左鸩枫疑惑的目光中,于文岐说道:“我们听说于昊正和刘云鹏竟然和你走到一起了,你还敢废了张锡铭,我们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想说的是,如果张易波的怒火你们能承受下来,那证明你是个值得追随的人,跟着你前途无量!如果你死了,那说明你不过是这种程度的人,告辞!”

  于文岐虽然号称于文淫魔,但是他却也不失血气方刚的本色,那潘子政虽然文质彬彬,但他的脑袋却十分灵光,门路也很广。这时潘子政补充道:“当然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任何不表露在明面上的帮助我们都可以提供,祝你们好运。”

  这自然是二人商量好的。这时左鸩枫看向于昊正,于昊正说道:“不必担心,这俩人不是落井下石的人,你一旦被认可,他们都会一心一意,如果能把他们争取过来,必然是有益无害。”

  左鸩枫点头。

  门扉闭上,三人开始合计。

  左鸩枫首先说道:“张易波的经历,性格,脾气,嗜好调查清楚了?”

  刘云鹏道:“张易波学生时代就脾气火爆,上初中时因为聚众斗殴被学校开除,转学后第一天就把班主任打进了医院,又被学校开除,之后就一直在社会上混迹,因为不要命,打架猛,很快就混得风生起,尤其是他的狠”

  “只要是栽在他手里的人轻则被挑断手脚筋,重的都缺胳膊少腿,据说他手上还有人命,只是后来因为证据不足没法定罪,因此他也得了‘血手张易波’的诨名。”

  “同年代一起发迹的老江湖几乎是死的死,进去的进去,但他却一直活得很滋润,现在J县出租车行业几乎都被他垄断了,就算现在道上年轻一代的大哥见了他都得让及让及,叫声张叔。”

  左鸩枫道:“这样的人,仇家一定很多,肯定很多人不乐意看到他过得滋润。”

  于昊正道:“是,所以张易波也知道这一点,睡觉的地方都装着报警器,他在J县好几处房子,他不一定去哪里,而且他年轻时被女人暗算过一次,所以他对女人也充满了戒备,是个很难对付的敌人。”

  左鸩枫点燃一根香烟,以前的他受不了那么呛人的味道,但是现在他觉得缭绕的烟雾可以让他的思路更加顺畅。

  最后他说道:“既然仇家多,那就好办,用最直接的办法,弄死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喜欢看的朋友可以点追书,这样以后每次更新都会收到提示哦~秋枫会用自己的努力,让大家看的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