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章 风高夜树林喋血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鄙夷的笑容,因为事实证明左鸩枫是个彻头彻尾的软蛋,为了自己的苟延残喘不惜将对自己有好感的女生送上绝路。

  只是当那两个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的脸色却如同吃了苍蝇那么难看,因为一道身影是左鸩枫没错,另一道身影却不是身轻如燕,弱柳扶风的韶华音,而是一脸横肉,虎背熊腰的于昊正。

  那张锡铭的面色也是彻底阴沉了下来,他以冰冷的声音问道:“这就是你的答复?你太令我失望了,今晚,你们两个都得废在这,虽然我不知道你身边的肥猪是谁,但从他胆敢和你一起戏弄我的一刻起,他就势必会承受我的怒火。”

  而这时人群中刘云鹏走了出来,在张锡铭旁边耳语了一番,张锡铭眉头紧皱,冲着刘云鹏不满地点点头,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但任谁都能看出来,这个年级老大已经被彻底惹毛了。

  刘云鹏走上前来,表情严峻道:“大正,我觉得你不应该办这种没脑子的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于昊正双手插兜,满不在意道:“刘云鹏,看在你我一个班的份上,给你个忠告,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给张锡铭提的醒,让他注意到左鸩枫,从你刚来这个班就看左鸩枫不顺眼,但碍于一个班的不好直接下手,所以就以这种办法借刀杀人,你这种作法确实很精明,但却是我最反感的。”

  “如果左鸩枫是个势力远在你之上的人也就罢了,但他没有靠山,对你根本产生不了威胁,你却要做到这种程度,这样下去恐怕很难混大啊……”

  左鸩枫面无表情,显然自从他的内心解放,头脑清明后,这些事情的脉络自然浮现在他心间了。

  而刘云鹏面色阴沉,脸色阴晴不定,最终一咬牙道:“大正,你真想为了这么一个百无一用的废物和我们做对?刚才张哥已经答应了,只要你退出,不再插手这件事,就让你安然离去,身为同班同学,我也可以不计较你刚才的话,你快走吧,这也是我给你的忠告!”

  而于昊正还是没有走的意思,他双手掐着胳膊,眉毛一挑,意味深长地说道:“哦?是吗,你确定他真的是一个百无一用的废物吗?你不必担心,今晚我是不会出手的……因为他让我来这里,可不是当打手的……”

  刘云鹏一听这句话,虽然疑虑但却放心,他对于昊正的背景似乎是有些了解,所以很不愿意和他发生冲突,随即借坡下驴道:“既然如此,你还是站远些看吧。”

  而张锡铭以及他身后的十几人早就不耐烦了,对着左鸩枫逼近而来。

  于昊正身子后退中对着左鸩枫悄声说道:“别逞强,要是坚持不了我会帮你!”左鸩枫点点头,面色没有一丝畏惧,好像此刻持械逼近的都是一些土鸡瓦狗罢了。

  这场战斗如同风卷残云,夜晚的树林中回荡着金铁交撞的声响,肃杀的冷风吹干了飞溅的血红。

  远处的于昊正眼神中的光亮从始至终就没有减少,反而随着战斗的进行越来越强,他惊奇道:“截拳道,果然那无与伦比的格斗感和超人一等的反射神经让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你一出手就展现如这种逆天的套路,还有这种爆发力,你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风卷残云,摧枯拉朽,左鸩枫提着夺过来的武器,脚下踩出一道血红,步履缓慢的他却如同修罗降临,被他一双血目锁定之人浑身上下升起一股寒意,那是羔羊被虎狼盯上地感觉……

  张锡铭和刘云鹏几乎是本能地,就要和这修罗保持距离,只是于昊正却神不知鬼不觉地切断了他们的后路。

  刘云鹏喊道:“大正,你确定要做到这一步?”

  于昊正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手,倒是挑起这场纷争的你们,说走就走,不太合适吧?”这句话最后的冷意让两人明白最后的退路已经断绝了。

  张锡铭目光一狠,持械冲上去,他的身手也是不凡,这宁静的黑夜再次爆发出激烈的声势,只是,修罗是那么容易被战胜的吗?何况是红眼的修罗!

  附庸顽抗之后,张锡铭如同死狗倒在了地上,而左鸩枫却如同死神步步逼近,他手上的武器早已布满缺口。

  他只能狼狈无比手脚并用地拖动着已经近乎散架的身体,同时放低姿态道:“左鸩枫,今天算我认栽,我不再染指韶华音,今天的事情我也不会追究,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他以为自己的让步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但谁知左鸩枫眼中的寒光却丝毫未减,当下他算是知道韶华音在左鸩枫心里到底有何等分量,他后悔听了刘云鹏的挑唆让左鸩枫去执行这项禽兽不如的计划。

  他只能以怨恨的眼光看向刘云鹏,同时紧抓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左鸩枫,冲动是魔鬼,你动了我,你认为你能承受住一个真正社会大哥的怒火吗?在学校里的都是小打小闹,没必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啊。”

  左鸩枫最终来到了张锡铭的眼前,以仿佛死神的口吻宣判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背景,不管你老子是谁,从你染指韶华音的那一刻,你就该死!”

  这时于昊正上前来,提醒道:“现在沾人命还太早了,什么样的实力干什么样的事,现在还不能杀他,但却有别的比杀了他更好的方法。”

  左鸩枫说道:“这我当然知道;张锡铭你记住,你千不该万不该惦记了你惦记不起的人”说完他不再犹豫,这个风高夜,树林喋血……。

  “啊!左!鸩!枫!!此生不杀你,誓不为人!!”

  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后他昏死了过去。他,已经不能被称之为男人了,这确实是比死更惨烈的刑法,对于男人来说。

  场中站着的只剩下刘云鹏了,此刻的他已经呆若木鸡,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结局。

  他想不出为何这个红眼少年受了那种程度的伤害还能站着,那每次挥动武器带动的疼痛感下他是如何如同冷血机器一样战斗的。

  而最后左鸩枫的杀伐果断,不计后果彻底将他震慑住了,而且这些是凭他一个受伤半残的人做到的。

  他能让于昊正不惜得罪他们所有人也要帮他说明他的价值被于昊正认可,而且绝对不可能只限于武力上的。

  因为匹夫之勇,永远成不了气候。

  他知道,眼下的结局都是他轻视了不该轻视的人造成的,他输了,他认栽了,看着缓缓逼近的左鸩枫。

  他叹道:“其实,从你玩格斗游戏逼得我不得不开挂的时候,我就该想到,你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今天我栽在你手里,无话可说,只是我还要给你提个醒,事后的报复终归是会来的,你如果没打算孤注一掷,玉石俱焚,那就做好万全的准备吧。”

  左鸩枫来到他面前,于昊正架住了他的双肩,左鸩枫刺向刘云鹏的眼睛,他只觉得寒光一闪,本能的闭上眼睑,睫毛一凉,让他心提到了嗓子眼,绷紧的神经让他额头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一股强烈到无以复加的疼痛从他心中升起,让他承受不住发出了仰天嚎叫。

  回过神来,却发现那抹疼痛消失了,他睁开眼,看到武器离他黑色的瞳子不足一毫米,他惊惧之下本能后退。

  这时于昊正已经松开了他,他瘫软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平复着内心的恐惧。

  于昊正看着这一幕也是感慨道:“洞察秋毫的眼力,收放自如的力道,细致入微的掌控,你,简直是个怪胎!我眼中怀疑你眼睛的颜色不是偶然的!不会是基因突变了吧?”

  这句话没有任何根据,只是他的猜测。

  {b更=}新kv最快ah上}酷匠O网

  刘云鹏听到后恍然大悟,他知晓左鸩枫无意戳瞎自己的眼睛,但那种身临其境的恐惧却让他脊背发凉,那种恐惧,深深刻入了他内心深处。

  他复杂地看着这个自己一直敌视的少年,此刻他总算明白了莫欺少年穷的含义!

  而此刻他还有另一个惊人的发现,他看见左鸩枫先前走过的地方,已经形成了一条鲜血地带,而此刻左鸩枫的身体就如同血篓子一样,浓郁的血浆正从他衣服的缝隙间滑落。

  终于,被鲜血浸透的黑色外衣因为超重脱落,刘云鹏如同五雷轰顶。

  因为他看见,此刻左鸩枫全身皮开肉绽,大大小小不下百处伤口!

  难道他一直是在这种情况下战斗的?他是人吗?他不会疼吗?

  而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眼前的左鸩枫两眼一黑,栽倒在血泊之中。

  这时于昊正上前,将他修长的身体扛在了肩上,听不出情绪的说道:“在打斗之前,他在我的帮助下去买到了强效的镇痛剂和麻醉剂甚至还有XF剂,这个男人,远远比你想象的疯狂,远远比你想象的恐怖,他可不是玉石俱焚,他的魄力和眼界超乎你的想象!”

  “而且你该庆幸,你先前那5000块钱让他觉得欠了你一份情。好了,我要送他去医院了,这些人你也快送去医院吧,出人命就不好了,哎,了不得的人物要出山了,张易波,希望这头老虎的怒火降临之前,你能康复吧……”

  夜半无声,树林喋血,今晚,很多人的命运被改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 说:

因为现实中的我们有不能逾越的底线,才有了小说这个天马行空的艺术载体存在的意义,只有现实中遵纪守法,我们才有在文字中追求热血的机会,这是小说,现实中不要模仿,因为现实的世界比小说的世界要复杂的多,一旦走错,抱憾终身!初中阶段的打斗场景涉及到政策的限制故不会过多描述细节,初中之后就会好很多了。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