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锡铭过分的要求让左鸩枫彻底失去了理智,几乎是一瞬间,他就一拳轰了出去,但是他胳膊上的伤口,也在这时被无情地撕开了。

  鲜血几乎瞬间就透过白色的纱布浸染了左鸩枫的衬衫,那种疼痛让左鸩枫汗如雨下,出拳的动作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张锡铭虽然才上初一,但从小耳濡目染,打架经验十分丰富。

  他先前见左鸩枫情绪已经开始波动时就有所防备,眼下这因为伤痛被削弱的一拳被他看准了后用手掌接住。

  而他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彻底露出了一个年级老大该有的霸气,他另一只手反手一个巴掌扇在了左鸩枫的脸颊上。

  其他人不必分说,刘云鹏在后面一下架住左鸩枫的两个胳膊,张锡铭一脚踹在了左鸩枫毫无防备的肚子上,随后他吐了一口唾沫。

  点上烟退后,他身后的男生上前,袖间的凳子腿落在手中,刘云鹏将捂着腹部淌着口水的左鸩枫推到了墙角。

  凳子腿带起劲风如同爆豆炸响在左鸩枫的骨骼和皮肉上,让他本来就遍体鳞伤的身体雪上加霜,他只能本能地抱头。

  那彻骨的痛让他如暴雨下的浮萍摇摇欲坠,但相比肉体的痛,此刻他的内心,却更痛!

  绝望,悲怆,愤怒,不甘,憋屈,无力杂糅成一团,在一记记棍棒下如同浆糊被搅拌着。

  他感觉自己的双腿如同被灌了铅,两只格挡的手臂也失去了知觉,特别是那手指已经肿胀都已经合拢不上。

  凳子腿的硬边从两手的缝隙间砸到了他的头皮上,浓的发黑的血浆顺着手指的缝隙流淌到他本就血红的眼睛里,顺着脸颊滑落到衬衫上,钻心的痛楚和失血的眩晕让他的世界天旋地转。

  他终归只是肉体凡胎,只是眼睛的颜色和人不同罢了,最后他终于是两腿一软,如死狗伏地,双手抱头,身子弓起,膝盖蜷缩,那样子就如同被油焖的大虾!

  他身体颤抖,牙关紧咬,唾液混合着鲜血从嘴角渗出,那双本就血红的瞳孔里两行屈辱的血泪滑落,身体痛,心更痛!

  但即便如此也他也只能屈服于现实的无能和对手的强大之下,即便这些人打算对自己心爱的人做丧尽天良的事,他除了像个疯狗一样红着眼乱叫外什么都做不了。

  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弱小,以往无论他受到了怎么样的屈辱都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他孑然一身,烂命一条,即便自己的尊严被人肆意践踏,悲观厌世的他都可以找到不去抗争的理由。

  因为他不在乎,他甚至想着死亡或许是一种解脱,但现在那个少女点亮了他黑暗的路,让他体会到了缺失的温暖,让他有了想去守护的东西。

  但现实是如此的残酷,有人想利用自己以最残酷最下作的方式毁掉自己视之如生命守护的女孩,自己却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这种有心无力的感觉,让他生不如死!

  他恨自己的弱小!

  呵呵,这样的我,如同废物,死掉,也罢……这样想着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他昏厥了!

  然而,一阵比先前还要疼几千倍几万倍的疼痛将他从昏厥中惊醒,随后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啊!!啊!!”

  这凄惨的声音穿过墙壁,响彻这整栋教学楼中,让那教室和走廊里的声音刹那间寂静!

  这叫声让很多人心潮澎湃,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食人鲳向着这惨叫的源头寻觅而来。

  这洗刷间的门口,挤满了来消遣别人痛苦的人群,他们等着那扇门打开后里面那令人期待的情景。

  而在洗刷间内,只见左鸩枫的裤子已经被扒光了,他那苍白肤色的股间被人掰着,身体不住扑腾着,另外几个男生死死按住他的双腿,而只见张锡铭正用一根点燃的香烟插入左鸩枫被掰开的缝隙里。

  空气中充斥着烧焦的味道,嗞嗞的声音,还有那混着血雾的青烟。

  而那刘云鹏竟然拿着手机,一脸兴奋地拍摄着,也许是怕出人命,张锡铭在一根烟还剩一半时就从那脆弱的部位拔了出来。

  此刻的左鸩枫全身痉挛,面部扭曲,气若游丝,如瀑的虚汗滴入暴漏的伤口,整个人都虚脱了。

  但他神色麻木,眼神空洞,面如死灰,这灭绝人性的闹剧,将左鸩枫作为人的最后一丝尊严,彻底践踏了!

  他的心里,再也没有半点求生的念头,只想这样静静的等死,然后让焚尸炉内熊熊烈火彻底焚灭自己肮脏的血肉。

  因为他感觉,自己活着会污染这片空气。

  “张哥……他不会死吧?”

  一名手下见左鸩枫半死不活的样子,不禁担忧道。

  “呵呵哒,放心吧,人的命硬得很,这样还死不了,等你以后打仗打多了,就知道了”

  酷jT匠Df网B唯一正H版t(,其7/他r都是盗{I版Gc

  张锡铭说完,来到如同死狗的左鸩枫脸前。

  脸带玩味,蹲下身来,拍了拍他满是血污的脸,幽幽道:“先前给你路你不走,是不是真觉得我是个好脾气?”

  “记住,羔羊就要有羔羊的样子,接下的话你听好了,三天后,五中后边的小树林,把韶华音引到那里去,给她喝下我们准备好的饮料,一会我会让人给你带过去。”

  “你可以选择不来,那样你会更惨,而且刚才那段视频,将会传到五中每一个男生女生手中,包括韶华音,还有你妹妹和父母的周围,我想也少不了的,而且,韶华音早晚会上我的床,你的价值只是让这一步来得更顺利些罢了,搞清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说完,不再理会左鸩枫,和几名男生一起打开门走了。

  门打开的瞬间,走廊里的喧闹瞬间静止,所有人见出来的一伙人纷纷低下头,不敢正视,自觉地让开一条道。

  而张锡铭淡然地开口:“把里面那东西抬到医务室去吧,记得让他别乱说,否则呵呵……”

  所有人缄默,待几人走后,他们一窝蜂地涌入洗刷间,去消遣他人的痛苦去了……

  当洗刷间的凄惨呈现在众人眼前时,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惊成了大大的O型,后边人挤着前面人,前面人却不想靠近那满地血污,不少人拿出手机开始饶有兴致的拍摄。

  不少人指指点点津津乐道,眉飞色舞的同时还不忘捏捏鼻子,表示嫌恶。他们没有一个人把左鸩枫送到医务室。

  而此刻的左鸩枫,却对耳边的一切嘈杂充耳不闻,张锡铭临走时的话此刻萦绕在他的心头。

  是啊,他知道自己死不了,却比死还窝囊,尊严这东西,自己本来就没有,也不怕再失去。

  但是他还有他的光亮,那清汤挂面,楚楚可怜的文静少女,命途多舛,造化弄人,背后还有衣冠禽兽落井下石欲图谋不轨。

  他无法想象,这样的女孩如果以如此惨绝人寰的手段被人践踏,她会怀着怎样的凄凉悲怆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不知道,但他很清楚,那个女孩绝对不会苟且偷生的。

  自己的尊严如何被人践踏都没有关系,自己的丑态如何被别人哂笑也没有关系,只要能让这个少女不受任何伤害,平静安宁地以自己最喜欢的方式快乐地活着那就够了。

  想到这里,他不再迷茫,眼神中的死意一扫而光,他强忍着疼痛,撑着冰冷光滑的地面艰难地想站起来。

  扑腾……他滑倒了,引来一片嘲讽,要知道他的裤子还被人仍在窗户边,他现在股间流着血,作为人最不想被人看到的丑态正以最残忍的方式曝光在大庭广众之下。

  但他的心已经坚定,再次挣扎地爬起,又是摔倒,又是嘲笑,但他仿若无人,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地挣扎地爬起。

  终于没有人再笑了,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这个丑态百出的爬虫不断地扭动着遍体鳞伤的身体,这一幕让他们灵魂深处的某个东西被震颤了……

  他们实在不能想象,这种情况下,还有人能如此不屈不挠,无视千夫所指,不向外人求助,反正他们自己,是没有这样的勇气。

  终于有人熬不过自己的良知,想上前搀扶,但是左鸩枫却不为所动,固执地重复着那痛苦的尝试。

  终于,他颤巍巍地站起来了,他踉跄地走到了被扔在远处的裤子旁,艰难地穿上,无视任何人的目光向着门口走去。

  而当他血红的瞳孔对上看客的视线时,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这个男生的眼眶里,正滑下七八道血线,那目光中蕴含的冰冷和肃杀,让他们的心都颤抖。

  这不是人的眼睛,这是真正觉醒的猛兽才能具备的目光。

  而且这目光中的迷茫和麻木没有了,有的只是仿若能看透人心的深邃之光,挫折最能磨练人的心智。

  曾经的他封闭,自卑,破罐破摔。但却几乎没人知道,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从小他就对事物有自己一套独特的见解,若不是后天受到的打击摧毁了他的精神,麻木了他的头脑,他恐怕早就展现出无以伦比的心智。

  但是拨云见日的一天,终归是来了,如同勃发的豪情发过了酵,如同尖利的山风收住了劲,如同湍急的溪流汇成了湖,如同忘记为什么而战的士兵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信仰,如同被镣铐束缚的睡狮终于挣脱了命运的枷锁。

  这一刻,血祸诞生,无数人的命运将被改写,血之挽歌的前奏已经鸣响了,任人欺凌,逆来顺受的左鸩枫已经死了!

  接下来,这个红眼少年将施展自己的文韬武略,发扬自己的杀伐果断,彰显自己的义薄云天,开创自己的血之瞳年!

  左鸩枫过处,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左鸩枫踉跄却坚定地走出了洗刷间。

  当他走出了人们的视线,他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华音,从今以后,我要让你做那沐浴着阳光的木叶,而我,就是那黑暗中的根;既然上天给了我一双血色的眼睛,让我看到的也只有深浅不一的单调的血红,那我便用这血红,浸染这个世界!左鸩枫,左右沉浮的左,饮鸩止渴的鸩,血色枫叶的枫,从今以后,懦弱卑微的左鸩枫已经死了,没有人能阻挡我前进的步伐,谁阻,谁死。”

  张锡铭的不作死就不会死,终于成就了左鸩枫的不疯魔就不成活!地狱的修罗,觉醒了!

  第一卷残阳如血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嘿嘿,没想到,竟然会是烤菊花吧?下一个高能预警是张锡铭的下场,第二卷少年热血,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