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后警察来了,在病房里做了个简单的笔录,见他人也没有生命危险,他也一副不上心的样子,走了个程序,就不了了之了,警察也怕麻烦。

  值得一提的是,那名挑唆自己母亲刁难左鸩枫的男生自那以后也转学了,以后左鸩枫身边的人提到那个人时,也只用‘小逼崽子’代称那个学生以及其代表的这一类的人,当然这是后话。

  左鸩枫这时想下床离开,但那医生却又进来了,进门就说道:“刚才有人帮你交上了植皮手术的费用,你不要乱动了。”

  左鸩枫错愕了,他忙问道是谁。

  “是一个男生,好像叫刘云鹏。”

  1O更y◎新16最AP快EA上Y2酷。U匠a网:

  刘云鹏?怎么可能?他一直对我不顺眼,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怎么可能雪中送炭,此事定有蹊跷!

  这样想着,他忙穿上衣服往学校跑去,直接找到刘云鹏,却听他说:“你以为我想帮你吗?要不是韶华音以答应穆烟烟一个条件为代价替她求情,我才懒得帮你。”

  “条件?什么条件。”左鸩枫忙问道。

  “那还有什么条件,韶华音家里穷得很,物质上根本拿不出什么,而且穆烟烟是女生,也不会对她的美色感兴趣,她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学习成绩了,她答应的条件是:初中三年所有考试的答案由她来给,并且如果有必要,她来替考。对于她这种家教很严又很爱学习的女生来说这可能是很难接受的事情吧,但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她这么做的……行了,看在穆烟烟的面子上,这个钱我不会找你和她要的,就当我扶贫了,快闪开吧,别竖竖这里了,就跟个柱子是个。”

  说完他不理会一脸呆滞的左鸩枫,便要去球场打篮球了。

  而这时,左鸩枫开口了:“她借了你多少钱?”

  刘云鹏听到后一愣,随即玩味道:“怎么,你想自己还清这个钱?”

  左鸩枫坚定道:“是的,我要还给你,这样她就不用违背自己的原则帮人作弊了!”

  刘云鹏听了嘴角一翘,眉毛一挑道:“其实就5000块钱而已,但我不认为你这个搓逼能还得起,别指望问医院里要了,在市里的大医院还好说,这种县里医院挣一笔是一笔,到手的钱没有送回去的道理!”

  左鸩枫依旧坚定:“我会给你的!”

  刘云鹏冷哼一声,不再废话,转身走了。

  这是午饭的时间,左鸩枫想去看看韶华音,他走进食堂,却没看到韶华音的身影,想她可能是去外边买饭去了,所以便回了医院,想向医生要回那5000块钱。

  但医院的答复也并不是直白的拒绝,而是不停的推脱,柜台说要找大夫,大夫说要找财务,财务说要找领导,而医院的领导那么忙,不是外出会诊就是去开会。

  其实就算找到领导,领导也会以他未成年人没有社会能力为由拒绝他,让他的父母来,就算父母来了也是乱七八糟一系列手续。无奈之下他拿着那把蓝色雨伞,茫然地走出医院,他需要钱……

  女生宿舍中,韶华音正用煎饼蘸着水来吃,连咸菜都没有,她的钱已经全部帮左鸩枫交了医药费了,校方刚开始的1000块钱,在第二天就用完了……

  她家境贫寒,父母是务农的,家里还有个小时候因为车祸截肢的弟弟,叫韶善行,肇事司机家里也没钱,赔了1万后就1分拿不出了,善良的父母也没有为难他,只要求他逢年过节来看看他们的儿子。

  但他却一次都没有出现过,楼屋偏遭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受到打击的弟弟小小年纪就患上了重度抑郁症,数次表现出自杀倾向,无奈之下家人只好将他送到了县里的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治疗。

  每期住院费都是好几千,不仅如此还有那昂贵的特效药,他们的家庭早已经入不敷出。

  她当初来这所学校,纯粹是这里离他弟弟疗养的医院近,方便照顾他而已,否则以她的成绩,完全可以去全县最好的实验三中。

  左鸩枫出事那天,她正在宿舍里专心读书,她听舍友说男生宿舍那边有热闹了,她并不以为意,一直到这声音变成出人命了,她仍然没有起身,因为她深知穷则独善其身。

  然而当她听到跑回来的女生说,出事的是班里的红眼神经病,并且一脸振奋的描述那里的场景,最后还不算完,竟将已经传到贴吧里的视频放了一遍又一遍。

  她从座位上愣愣地站起来,直到看到在那冒着滚滚浓烟的垃圾车中,那一道如同黑炭的红眼身影踉跄着走出,衣衫褴褛,鲜血淋漓时,她的心颤了。

  直到看到他双手死死抓着那把虽然蒙尘但却丝毫无损的蓝色雨伞,她明白了一切,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而那时,她正发着38度的烧……

  甚至她在去医院的路上被石头绊倒,将膝盖摔得血流不止,伤口里还沾满了沙土和泥巴,她来到医院后却顾不得处理伤口,而是先跑去病房里看望了重伤昏迷的左鸩枫,最后才在医生的提醒下去包扎了伤口。

  她一直认定是自己害了左鸩枫,若不是自己当日多此一举送他那把雨伞,他也不会不顾一切地冲到火焰里没命地寻找。

  除了自责,她还有深深的震撼和感动,她那无心的赠伞之举却让那个少年重视到连命都不要了的程度。

  自己只不过是听说他输了约战后的怅然若失如同丢了魂一样走出网吧,所以才冒着雨打着伞去他将会经过的路上寻找他,安慰他而已。

  如果她知道赠伞之举会造成如今的后果,恐怕那天晚上,她会老老实实呆在宿舍里不出去,不与这个怪异的少年产生更多的交集,但事已至此,她只能竭尽全力去弥补她自认为犯下的过错……

  但生活俭朴的她在帮左鸩枫交了部分医疗费后就已经身无分文,又上哪里去凑那对于大人都不算小数的5000块钱呢?

  同学都是少年少女手里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钱,后来他突然想到舍友说起过班里的刘云鹏家境优越,钱包里的钱从来没少过2000元时,她咬了咬牙,下了决心。

  如果可能,她不想欠任何人的情,特别是钱的……

  但是她别无选择,她并没有直接去问刘云鹏借,她想到同学说过刘云鹏喜欢穆烟烟的事,就决定通过穆烟烟向刘云鹏求情,她以为同是女生的话,应该比较好说话,但穆烟烟却提出了让她连续三年帮她作弊和替考的事情。

  对于她这种女生来说,莫说三年,一次都引以为耻,但是在补偿和原则之间,她选择了补偿,作弊为耻,这也就意味着她身上有污点了,她很讨厌这种感觉……

  但好在左鸩枫的手术费用没问题了,她心里才多少好受了一些,而她远远想不到,等待着她的,将会是什么……

  这个时候,她接到了家里人的通知,自己的弟弟,在精神病院,坠楼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造化总是作弄那些正直又善良的人儿。

  回学校的路上,左鸩枫一直在想如何弄到这5000块钱,去打工?他的样子,去买东西别人都嫌弃,何况是打工,而且他未成年,就更不好找工作了。

  去抢劫?不,那样只会让自己心里的她对自己彻底失望,自己本就配不上她,如果再行如此肮脏的事,那恐怕连守望她的资格都没有了。

  想来想去摆在他眼前可行的办法只有两条路,第一是找自己的父母,但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父母,怎么开口谈事情的始末。

  长久没有交流,让他们两代人之间产生了天堑一样的隔阂,就算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他也很难迈过那道心里的槛。

  第二个选择就是那个不知道为什么跑来跟自己同桌的于昊正了,虽然和他不熟,但比起找父母要钱他更愿意找他。

  要回学校第一个要面对的自然是韶华音,上午自己找刘云鹏时她刚好不在,但已经快到上课时间,她是绝对不会逃课的,那自己该如何跟她解释自己不作手术的事情呢?

  以她的善良,怎么能答应?

  想着他怀着踌躇的心情走进了教室,然而让他庆幸又担忧的是,教室中竟然没有韶华音的身影,他来到了自己的座位,看到了在那里睡觉的于昊正,直接从桌子上跳了过去,引来教室里一片嘘声。

  众人鄙夷他,但却不敢再光明正大地嘲笑他,从他先前那不要命的举动来看,这个红眼男生,就是个疯狗,和疯狗共处一室,他们当然害怕,只有在极远处围观时,他们才敢肆无忌惮地哂笑于它。

  于昊正听到身边有动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却见左鸩枫正盯着自己,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竟然抢先说道:“你是想问我借5000块钱吧……。”

  这句话让左鸩枫彻底错愕了,这胖子真是料事如神,他真的只是初一的学生吗?然而接着于昊正又说道:“我先说,我也没有……”

  这句话左鸩枫怎么听怎么觉得欠揍,但他知道他还有话要说,于是强忍着揍他的冲动。

  只于昊正听道:“这个事,还是回去找你家长比较好啊,毕竟我们只是十几岁的小孩,如果不是家里富得流油零花钱就那么多,还真拿不出那么些钱。”

  听到这,左鸩枫有些失望了。

  看到他失望的样子,于昊正又正色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通过社会舆论扩大这件事的影响,找到那个把你东西扔掉的家长,就算找不到,也可以给校方施加压力,让他们把这个钱补给你,你再还给刘云鹏就是了。甚至如果你闹得大了,还有赚一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对于麻木的人,最好的蜕变方式就是让他经历一场洗礼,对于左鸩枫来说,一场磨难或许是最好的洗礼,这场磨难是什么呢?请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