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他阖上书,对着左鸩枫笑道:“你喜欢她,是吧?”

  左鸩枫一愣,转头与于昊正对视,却看见于昊正并未避讳自己那赤红的双目。

  他并不言语,只是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片刻后他开口了,语气不善道:“不关你的事。还有建议你别和我一桌,要不你会倒霉的。”

  于昊正微微一笑,毫不在意道:“那些闲言碎语不过是弱者安慰自己的工具,我从来没觉得你除了眼睛的颜色外有哪里和别人不一样。”

  左鸩枫没想到这胖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愣了愣,语气中不善的味道稍微褪去一点:“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说完便不再理会于昊正,低下头睡觉了。

  更J?新$最快:{上=5酷匠网'

  他受到的伤害太多,对陌生人的接近是本能的排斥,总觉得任何接近自己的人不是为了嘲讽,就是有别的目的。

  虽然于昊正到目前为止没显出什么不良的意图,但他还是紧紧封闭起自己,为自己披上保护色。课间时分,左鸩枫突然被一阵剧烈地晃动摇醒。

  他抬起头,却见是那一直以来就看不惯自己的刘云鹏,只听得冷冷说道:“听说你红狗玩得很溜?”

  左鸩枫内心愠怒,但却并未发作,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说完便要低下头接着睡觉。

  但这时耳边响起刘云鹏挑衅的声音:“今晚八点,乐园网吧,我教教你怎么做人,不对,是做狗,我等着你,谁不来谁是孙子!”说完便扬长而去。

  而他刚要走出教室,身后却传来了左鸩枫低沉的声音:“赢了,就不是狗吗?”

  刘云鹏一错愕,旋即道:“没错,只要你赢了,你就证明了你不是狗!”

  左鸩枫直视刘云鹏,说道:“好,我接受!”

  很快,这场约战便传到人尽皆知。左鸩枫内心激动,因为他想要通过自己的实力让所有人认识到,自己是人,不是狗,自己即便有先天的缺陷,但并不是一无是处。

  韶华音成为了左鸩枫内心的一盏明灯,曾经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他想要通过证明自己消除别人的偏见,他找回了童年的渴望,能够和大家做朋友,就算不能做朋友,那不要彼此伤害。

  下午六点,他早早来到了网吧,开始紧张地练习着,虽然他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但这场比赛对他来说至关重要,他想证明自己,特别是向那玲珑的倩影!

  七点三十分,网吧二楼已经站满了人,刘云鹏不知道给了网吧老板什么好处,竟然将整个二楼都包了下来。

  左鸩枫望着身后攒动的人群,举目四望着,只是令他失望的是,他期待的那道身影,并没有来……难道她对自己的关心只是一时兴起?她不想再关注自己?不在乎自己到底是翻身成为人,还是彻底沦为狗?

  但是,无论如何,这场比赛他必须赢!!

  八点时分,刘云鹏带着自己的雷蛇机械键盘找到了全网吧最好使的一台机子,登上了自己的游戏帐号。

  身后马上传来了资深玩家倒吸气的惊呼:“哇!!一身传承轻甲,五十泰拉粉光剑,白虎称号,天空时装,新年宠物,红尊白手!逆天了!”

  刘云鹏听到这里,得意的一笑,回头看向人群中一道傲然挺立的少女,那是穆烟烟……她虽然是校长的女儿,但她却是不受管束的孩子。

  而左鸩枫这边也登上了自己的游戏帐号,却引来一阵嘘声:“不是吧,一身五十级的紫装,还是最下级,五十级紫太刀,哈哈哈!没时装没宠物,真是寒酸鬼啊!!”

  “我擦,至尊10段!!!红尊是至尊6,他竟然尊10??就这身,开玩笑吧!!”

  “我擦!人不可貌相啊!!”

  “不对,谁知道他有没有水分,再说了就算他玩的好那也只是身为红狗的天赋技能,因为他真人就是个红眼狗,看看吧,看看他开连发吧。”

  “不是吧?连发都不开,真是另类红狗啊!”

  对于身后的冷嘲热讽,左鸩枫充耳不闻,因为他相信,随着自己的胜利,这一切质疑都会转换为对自己的肯定,他是人,不是狗!

  很快房间创立,两人开始了对决!

  看客屏息,落针可闻!

  “Three!Two!One!action!”伴随着系统倒计时,激烈的音乐响起,伴随着清脆连贯的敲击声。

  刘云鹏用的是机械游戏键盘,茶轴的,那独特的按键声配合他疯狂的手速让他在气势上就压了左鸩枫一头,左鸩枫用的是燕双飞牌的普通键盘,虽然也不难用,但性能却差得老远了,但这键盘在左鸩枫手中却也弹奏出华丽的音调,只是因为其构造的缘故,不明显罢了。

  屏幕上的两名剑士步履飞快,身法飘忽,两人都展现出极其风骚的跑位,在跑位的空当两人都伺机起手抓取对方。

  而渐渐的,那刘云鹏操纵的白手剑士竟然有些捉襟见肘起来,他能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终于一个空当间,他被左鸩枫一个起手抓住,一套爆力的连招如同疾风骤雨,几乎是眨眼间,他的血条就已经下去了一半。

  然而这时的他是被浮空的状态,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干瞪眼,但他经验丰富,他知道浮空连终有极限,他在等待落地的一刻发动保护技能,终于浮空保护出现,他那在天上的身体越来越重,终于又在左鸩枫一个Miss下落到了地上,他忙按蹲伏。

  但这时只见左鸩枫操纵的红眼以匪夷所思的动作游移到他的另一侧,以无法想像的手速搓动抓取技能竟然再一次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

  第二波攻击结束他的血皮已经见底,这时左鸩枫对自己的扫地攻击也终结,他忙按蹲伏,获得了短暂的无敌保护,然而左鸩枫瞅准他蹲伏结束起身之前的一刻猛地一个抓取技能,将他站立的身躯猛地抓住,随便几刀下去伴随着屏幕中的人物嗷得一声惨叫,宣告了第一战的结局……

  第二局紧接着开始,比赛是三局两胜制,如果拿下这一局,第三场就无需进行了,前半段依旧很顺利,最后刘云鹏却发动了疯狂的反击,左鸩枫的血条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掉着,画面上倒下的是左鸩枫的身影……

  第三回合开始,方才那刘云鹏的绝地反击让左鸩枫错愕不已,因为刚才他的表现堪称完美,一种非常强的违和感出现后,他就输了!

  这第三回合开始后,那种强烈的违和感萦绕在他心里,让他按键的手指竟然出现了慌乱,再加上他迫切的需要用胜利证明自己,手上破绽百出,被刘云鹏一套抓住掉了一大块血,眼看胜利大天平向对方倾斜。

  左鸩枫双目几乎要喷出烈火,他强行镇定,一套起手,又是一套狂风暴雨的连招,他微笑着,因为胜利女神终是偏向他这边的。

  刘云鹏的血皮已经见底,左鸩枫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是人,不是狗!马上就要证明了!

  而就在这时,那种违和感又突兀出现,在他一片愕然中,屏幕中惨叫声响起!

  他的世界,在这一刻,彻底坍塌了,因为输的是——左鸩枫!

  这是个冷雨夜,断线的瓢泼大雨荡起街道水面的涟漪,潮湿的空气朦胧了那昏黄惨淡的路灯。

  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及远处那汽车远光灯穿刺而来的光晕恣意跳动着,雨珠打落玉盘的声响连成一片成为这片天地间的主旋律。

  惨淡的灯光够不到的黑暗街角,一道如同行尸走肉的颓废身影却神情呆滞,脚步一寸一寸艰难地挪移着,水已经浸到了他裤管的位置。

  但他仿若未觉,也不抬腿,只是生硬地向前迤逦,双腿如同两根划水的船橹,划出被落雨覆盖的破水之音。

  这道颓废身影正是那约战败北沦为狗的左鸩枫,他不知道是怎么走出网吧门口的,那些鄙夷的目光和刺耳的冷嘲以及那人狗之约彻底粉碎了他最后一点自信。

  他输了,他从小到大唯一比别人擅长的一点地方竟然被无情的蹂躏了,他知道,他接受了约战,就意外着他接受了败北后沦为狗的结局,在别人眼中,自己眼中,那道倩影眼中,自己都是不折不扣的红眼狗了,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

  走过一个又一个路灯,他如同蜗牛爬行在雨中,任那冷冷的冰雨拍在他的那早已被雨水浸透的汗衫上,也只有这种彻骨的冰冷才能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漫漫的长街走到尽头,拉长了他那孑然一身的孤寂之影。

  一辆过水的汽车打着远光灯以飞的速度冲刺而来,刺眼的灯光映得他睁不开眼,哧得一声,一段尖利的刹车音响起,水花溅起一人高,将左鸩枫溅了个狗血淋头。

  车窗摇下,一道野蛮地呵斥声响起:“大半夜的你眼瞎啊!!撞死你算了,臭傻B!!”

  而左鸩枫则是睁开了眼睛,缓缓地转过了头。

  “啊!!今晚见鬼了,算我倒霉!”他看到的是一双如赤红的双目,当下亡魂皆冒,慌乱地逃跑了。

  他继续向前踱步着,想到一直以来这世界对自己的不公,终于身躯颤抖,蹲了下来,抱头痛哭,在这淫雨霏霏的街头流下了伤心欲绝的泪水。

  突然,他隐约听到雨中漫步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他的身前,同时那刺骨的冰雨似乎被隔绝了。

  他红着眼圈抬起了头,在他朦胧的泪眼中,他竟然看着一道身着白色素裙的身影撑着一张蓝色的雨伞,静静地伫立在自己身前。

  清汤挂面,袅袅娉婷,白嫩的瓜子脸蛋在昏黄路灯的映衬下是那么的楚楚可怜,她嫣红的嘴唇挂着足以融化腊月积雪的和煦微笑。

  这微笑让左鸩枫心中那已经生成的一丝光源得到了温养,如同被点亮的蜡烛一样,让他一片黑暗的世界洒满淡淡的烛光。

  光的种子如果不被滋养,只会重新被黑暗吞噬,在濒临沉沦的时刻这雨中为自己撑伞的倩影,嘴角那可以让残阳回春的醉人笑容,让这丝濒临灭绝的种子,生根发芽,这撑伞的身影,正是左鸩枫心中唯一的光亮——韶华音。

  两道交织的身影拉长到街头的两边,在昏黄路灯的照映下,化为永恒的剪影,这一幕,时至今日仍然深深镌刻在左鸩枫的灵魂深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说:

大家身边有没有愿意为你在大雨滂沱的街头撑伞的男生/女生呢?秋枫曾经有过,即便韶华易逝,那曾经的美好却永寄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