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拍案而起的少女

  这些声音刚开始还有些忌讳,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肆无忌惮,奥,就是从上次他没帮刘云鹏捡球,被他当众一篮球砸到眼睛上,他却一句屁没放开始吧,咬人的兽叫野兽,不咬人的兽叫禽兽。

  左鸩枫,现在就是一头任人宰割的羔羊,起码别人眼中人就是这样,这都是惯出来的,按理说一个天生红眼的人别人应该敬而远之才对,但反而让人踩在头上,也就是说咬人的他,是这样的。

  这些侮辱的话语毫不避讳的在教室中如同念经一般,而左鸩枫那个窝囊废却一句屁都不敢放。

  真是个废物,百无一用,浪费粮食,天生贱种,任人宰割这些词汇就是别人给他的标签。

  而左鸩枫的世界里自己那用水泥砌死的心房被人凿开了,然而却不是让阳光渗透进来,而是往里灌注毒气,妄图将自己唯一一片能生存的天地天地封死。

  他曾经天真的以为,只要他不惹别人,别人就不会惹他,他曾经以为他封闭了自己,就能免受伤害。

  在一片血红的世界里,那一个个窃窃私语,偷偷窥伺,声情并茂,指手划脚的轮廓,此刻化身为张牙舞爪的恶魔。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强者是不会恃强凌弱的。

  此刻的他沦为一些蝼蚁之辈肆意践踏来提高自己层次的垫脚石,他是不是传染病和瘟神大家都心知肚明,也没有人在意。

  因为悲哀的弱者需要一个比自己更软弱的人弥补自己对强者的畏惧,通过肆意伤害他们来充实自己空虚的存在感。

  只是至强者不多见,至弱者也是,左鸩枫就是一个百里挑一的至弱者,他适时的出现满足了这个年纪的小孩以强凛弱的快感。

  走头无路的左鸩枫如同被囚在一个十字架上,周围数不清的唇枪舌剑披着血光不停地戳刺着自己那早就千疮百孔的残躯。

  表面上无动于衷的他,此刻身躯却止不住的颤抖,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何况一个压抑到极致的人。

  此刻的他在竭力克制着自己:再忍忍,对,就跟一直以来一样,当做没听见,放学以后悄悄的走就行,对,等回到被窝里,把被子蒙上,对,不要在意,就这样得过且过就好……。

  他的身体渐渐停止了颤抖,攥紧的拳头也松开了。

  是,他忍住了,然而又一段刺耳的对话传到他的耳中,让他刚平复下来的心轰然爆炸了。

  +酷x6匠:V网首发

  “我听一个以前认识他的人说,他的父母就住在望海小区那边,他还有个妹妹,在实验小学上四年级!好像叫什么左楠楠。”

  “啊,我一个亲戚也是四年级,我回去让他打听打听,看看这个怪物的妹妹是个什么货色,到时候告诉他全校的人他有个怪物哥哥在五中上学。”

  “哈哈哈!有意思,我离望海小区住的不远,我们一起去宣传吧,让大家知道那里出了个怪物!”

  多年的逆来顺受积蓄的负能量,终于在这一个瞬间,彻底决堤了!

  他只感觉全身的气血冲上脑门,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瘦弱的身躯里似乎被怒火支配。

  正当他要在愤怒的驱使下站起来时,一声清脆但充满气势的呵斥瞬间让全班鸦雀无声,也让被愤怒支配的他彻底愣住了。

  “够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们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吗!!!”

  喊出这句话的,竟然是那静若处子,气若幽兰,温文尔雅,恬静如水的女生韶华音。

  此刻的她,茕茕孑立,美目怒视着鸦雀无声的人们,胸口因为气愤正剧烈的起伏着。

  就是这只有一米五五,风一吹就要倒的身影竟然让这么多身强力壮,五大三粗的男生连头都无法抬起。

  左鸩枫涂脂唇半开着,他的双腮在打颤,喉头嗫喏着,桌子下方紧握的手指甲已经插到了肉里,他一双血色的眼睛愣愣地注视着那弱不禁风的少女。

  他从小到大以来,第一次从他人那里得到了关怀,一股暖流流淌过心涧,让他重新回忆起温馨的感觉,他冰封了多年的心,终于迎来了破开黑暗的第一丝光亮……

  此刻少女薄怒颤抖的画面永远镌刻在了他的脑海中,即便在他的眼中看到的少女,也如同蒙了一层红色的纱幔。

  但这抹红,不再是血的代表,而是善良,正直,美好的代表,一种正能量,一种温暖的代表,这丝温暖化为火种,让少年的命运,开始了真正的蜕变……

  少女那一声一针见血的叱喝让那些心虚的人纷纷低下头,以后的几天竟然有些收敛,但人的劣根性就是这样,几天之后人们似乎在潜意识中为自己找到了辩解的理由,找了许多冠冕堂皇的借口重复着对他人的伤害,不过他们却不敢像先前那样肆无忌惮了。

  因为他们知道那韶华音似乎不和他们一路的,他们怕那少女又说出犀利的言辞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虚伪借口无情地撕碎,他们需要践踏弱者来体验高人一等的感觉。

  弱者是可悲的,但是可悲的人多了,他们就不觉得自己可悲了。

  对于左鸩枫来说,少女的话如同阳光驱散了内心的黑暗,但他内心的黑暗太过厚重,虽然他体会到了短暂的温暖,但悲伤的底色很快又将世界染成了一片黑,可能这黑淡了一丝,但是黑得太深,这一丝淡化并不能改变本质。

  他的世界又回到了一片黑暗与血红,但他却没有如先前那样悲观,少女的身影就如同光源,让被黑暗迷蒙的他感到了希望,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么多年的麻木和隐忍让他养成了逆来顺受的习性。

  少女的话语将他那濒临爆发的戾气化解了,让他那种想要奋起抗争的冲动也退了下去。

  日子又恢复了平静与枯燥,左鸩枫学会了上网,他喜欢上了一款叫地下勇士的格斗游戏,确切的说是喜欢上了里面一个职业——狂战士,俗称红眼。

  因为狂战士的眼睛天生也是血红的,那仗剑狂笑,桀骜不驯,挥舞双刀,纵横捭阖的血色身影,仿佛就是他内心深处渴望的真实写照,他几乎是废寝忘食的迷上了这个游戏,甚至夜不归宿,通宵达旦……

  而这个时候的他也发现了一件让他无比惊奇的事情,那就是他的手速,反射神经,眼力,预判都超乎想像的敏锐。

  他总是能行云流水的将那一招一式衔接到极致,甚至看对手起手时的动作就能知晓其下一步的套路,一旦被他逮住就直接是连到极限输出,甚至连那系统自带的保护都被他轻而易举的破掉,他的格斗段位几乎是以几何速度攀升……

  “你们听说了吗,左鸩枫好像天天晚上逃夜出去上网,昨天强子发现他竟然在打叫勇士的格斗游戏,玩了个红眼浑身是血的角色……”

  “哈哈,强子除了撸啊撸什么都不会,还能认得出来,我知道,他玩的职业叫红眼,戏称红狗……果然红眼狗就去玩红眼狗,哈哈哈哈,不过那种傻B玩了也是被虐的命啊……”

  “啧啧,要不晚上我们去看看那个傻B玩成什么吊像吧!”

  “哈哈,我看行!”

  …………

  这时,坐在倒数第三排中间那埋头看小说的人听到他们的讨论后头稍微一抬,随后低下。

  那是一名身材彪悍,虎体熊腰,满脸横肉,圆环眼,络腮胡的粗壮男生,而且据说他自腹部到大腿错落着体毛,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青龙……。

  他叫于昊正,从表面看不出有多厉害,但是九班的两大茬子刘云鹏和于文岐都对他客客气气。

  晚上11点,五中外的乐园网吧内,左鸩枫紧盯着屏幕,他敲击键盘的手快到几乎成了残影,而且丝毫不显一丝紊乱,那电脑里红着双目,披着血衣的小人随着他的敲击斩出满屏爆裂的血光和跳动的数字,Youwin!

  伴随着一个字母的是左鸩枫无比冷漠淡然的神色以及身后一众围观者呆若木鸡的神色,会看的看热闹,不会看的看门道,刚才那场战斗即便是对这游戏一窍不通的学生都觉得牛B哄哄。

  在场那些会玩的以难以置信的眼光审视向端坐在那里的修长身影,嘴里喃喃道:“变态。”

  而在另一边一台机子的座椅上,于昊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其上,拇指和食指摩挲着下巴上的硬硬的胡渣,神色动容,咂咂嘴,自语:“无与伦比的格斗感,极度发达的反射神经……”他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样,起身走出了网吧。

  几乎是一夜之间,左鸩枫那在格斗游戏上的天赋就已经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这里是痞子荟萃之地,正经学习的人几乎没有,所以这种新闻往往是消息往往最快的,就跟哪个女生怀孕流产一样是爆炸性的。

  第二天,当左鸩枫进入教室的时候却发现全班人的目光都聚焦向自己,但他却视若惘然,他的眼中只有那此刻唯一一个伏案书写的女生那动人心扉的侧影,那是他内心唯一的阳光。

  当他来到自己位于角落上的位子的时候却见自己旁边竟然多了一张桌子,桌子上一个胖子竟然趴在上面呼呼大睡,他停在那里,显然不知道这胖子是何用意。

  当众人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左鸩枫的好戏的时候,却见他竟然轻轻一跃,拔起将近一米的高度,将那不到80公分的书桌连同上面摆放的书立一同跨过,落地时巧妙避开了椅子,整个过程一气呵成,随心而为,他们再度被惊了一下子,不少人都说:“变态!”

  他并没有理会这伏案大睡的胖子,而是在书立的遮挡下,沉浸在自己血色的世界里,偶尔注视下那玲珑的倩影,眼神中的神色被一片红色覆盖,任何人都察觉不到这红色深处的内心所系。

  这时,上课铃响了,于昊正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看到已经坐在里面的身影微微一愣,旋即道:“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同桌了,我跟老班申请调了座位,请多指教。”见左鸩枫并不理会他,也不在意,拿出小说有滋有味的读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葬秋枫 说:

大家认为左鸩枫是赢了还是输了?下章见分晓!

书库 目录 7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